徐玉玉案嫌犯团伙群像:年轻缺钱或人生不顺,都想快速谋财

澎湃新闻记者 王选辉 发自福建安溪

2016-08-29 09: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28日,福建泉州市安溪县湖头镇在一片迷雾中。 文内图片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贾亚男
2016年8月28日,A级通缉令之下,山东临沂徐玉玉被电信诈骗案的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郑贤聪投案自首。
在徐玉玉受骗猝死后的第7天,涉嫌对其进行诈骗的6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6名嫌犯如何结识,又是怎么一同走向诈骗犯罪的道路,目前尚未得知,还待警方进一步调查并公开。
公安部通报的嫌犯消息显示,6名嫌犯的平均年龄只有26岁,其中3人为“90后”,陈文辉未满22岁,熊超不到19岁。低龄成为这个团伙的的重要标签之一。
连日来,澎湃新闻连续走访陈文辉、黄进春、郑金锋、郑贤聪4名嫌犯的家,试图还原出这个犯罪团伙群像:年轻,有经济压力或人生不顺,希望快速谋财改变现状,对家人谎称外出打工,常年不在家中,从不谈及自己的“工作”。
福建泉州市安溪县湖头镇下坑村,村口拉着“打击电信诈骗“的横幅。
人生不顺、缺钱
8月10日,黄进春刚过完自己35周岁生日。半个月后,他已经被广东公安机关抓获,进了看守所。
黄进春是徐玉玉案6名嫌犯中年龄最大的。作为“老大哥”的他,人生并不顺利,至今还未结婚。在早婚盛行的泉州安溪县,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黄进春的父亲今年已经80岁,母亲林珍根(音)今年74岁。黄进春是家中小儿,往上有3个哥哥1个姐姐,都早已成家。
在安溪县湖头镇下坑村的一个半山腰,有一栋二层土砖房,黄进春的家就位于这里。林珍根说,这个土砖房已经建了二三十年,他们也一直住在此处。
干点农活换钱是老人家的主要收入。林珍根对澎湃新闻坦言,自己曾多次催这个小儿子结婚成立个家庭,他也曾谈过几个女朋友,但没人愿意嫁过来。
团伙中和黄进春的状况相反的是陈文辉。由于早婚(未领结婚证),还不到22岁的陈文辉,目前已经是2个孩子的爸爸。
和村里其他农民一样,种植售卖茶叶曾经是这个家庭的主要收入。陈文辉的家是一幢3层高的毛坯砖房,因为缺钱,屋内屋外都没有装修。邻居称,陈文辉觉得搞茶叶没办法解决生活的困境,做了一段时间就放弃,出门“打工”了。
团伙中的另一嫌疑人郑金锋,户籍地为永春县达埔镇乌石村。乌石村郑姓村委副书记对澎湃新闻介绍,郑金锋早年就跟随父亲一起搬到永春县达埔镇达山村,后来他父亲就去世,剩下他一个人生活。
达山村除了郑金锋,还有一个最后自首的嫌疑人郑贤聪,两人所住位置相距不远。郑贤聪家的房子为一幢尚未完工的2层小楼,据村民介绍,郑贤聪和妻子离婚后一直单身,育有一儿一女。
福建泉州市安溪县湖头镇下坑村,黄进春父母站在屋前。
黄进春被捕前的卧室,父母说他不经常回家。
谎称外出打工,从不谈“工作”
对于现状不满,又懒于通过正当的渠道努力去改变,陈文辉等人走上了同一条路:电信诈骗。
今年2月份,陈文辉就骗家人称外出打工赚钱来缓解经济压力。曾经有家人追问过他的去处,最后他谎称到了厦门打工。
澎湃新闻注意到,几个嫌犯都和家人谎称在外打工或做生意,长期不回家。黄进春在今年春节时索性都没有回家。
谈及这个小儿子的情况,七旬老母林珍根双手不停颤抖。在外“工作”数年,黄进春从来没有给他们寄过一分钱。
虽为同一团伙成员,但在当地村民的视线之内,大家并不来往。认真看完黄进春外的几个同案犯照片后,林珍根很坚定地摇了摇头,“都没见过。”陈文辉的家人也说,通缉令上挂出头像的其他人都不认识,从来没来过家中。
澎湃新闻走访四嫌犯家时遇到的家人和邻居,都称从来没听到过其本人介绍过自己“工作”的情况。
对于这些嫌犯的行为,家属和村民们的看法近乎一致。达山村一村民直言,这本身就是上不了台面的事情,经历这么多年,大家都看不起继续搞电信诈骗的人,“年纪轻轻做什么不好。”
“穷不能是违法犯罪的借口,这样搞肯定是不行的。”陈文辉伯父说。在陈家人的劝说下,2016年8月27日,躲在山中数天的陈文辉投案自首;第二天,同样在家人、村干部的劝说下,郑贤聪投案。
8月28日,福建泉州市永春县达浦镇达山村,郑贤聪的父亲得知儿子被抓获消息后,眼眶湿润了,趴在饭桌上一言不发。
郑贤聪的母亲得知儿子投案的消息后,站在田埂上一言不发。
郑贤聪的家。
责任编辑:周喜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电信诈骗 徐玉玉

相关推荐

评论(1.7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