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玲再调查|兰州交大博文学院前院长郭同章:她“没文化”

澎湃新闻记者 何锴 发自兰州 记者 李思文 实习生 张斌 赵怡然

2016-08-29 14: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开除患癌女教师”事件持续发酵,官方调查仍在进行中,曾与陈玲共事的两位博文学院前领导现身,对该事件发表看法。
8月26日下午,曾被兰州交通大学派往博文学院担任院长职务的郭同章、同样被派往博文学院任重要职务的李凡(化名),在兰州交大校园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独家采访。
他们对前一天博文学院现任院长陈玲带着30多名下属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所提及的学历真假、“陈老板称呼”、“集体决策”、“办教育是做慈善”等部分说法进行反驳,提及博文学院运营中的诸多矛盾,并表示“刘伶利患病后被开除并死亡事件”并非偶然。
郭同章今年76岁,1983年5月至2001年3月担任兰州交大(前身为兰州铁道学院)副校长,现已退休,2016年8月26日下午3点,正准备去打乒乓球的他听到澎湃新闻提及“博文学院院长陈玲”,显得有些激动:“我开学之后就准备给现任的校领导写一封建议信,建议马上和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进行切割!”
作为兰州交通大学曾经的校领导及博文学院的创建者之一,郭同章对“刘伶利事件”格外愤怒:“我们兰州交通大学这么多年打造出来的牌子,就这么被毁了。”
“反驳”陈玲诸多说法
郭同章2002年12月被兰州交大派到博文学院当院长,接替“不能适应陈玲”的前任,2003年离任,他说离任的原因是陈玲要把他的办公室给别人用。
2016年8月26日,对澎湃新闻谈及对陈玲的看法时,郭同章说:“一句话,没文化,不懂教育、没有理念,用人也没有标准,只根据自己的好恶。”
他说,在陈玲的管理下,博文学院的人事任命就是其“一言堂”。这与陈玲前一天告诉澎湃新闻的“人事等管理由委员会集体决定”恰恰相反。
对于陈玲的真实学历,郭同章称:“她肯定不是本科大学,文化程度要我看,连高中都不如。”
截至8月29日,博文学院官网上对陈玲的介绍中,一直是“2013年1月北京师范大学博士毕业。北京大学研究员、访问学者”。在8月25日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她曾边说边流泪,称自己确实是北京师范大学博士毕业生,并出示北师大博士同等学力证书、北大国内访问学者证书等相关资料。不过,北师大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办公室主任韩丽丽随后告诉澎湃新闻,从没听说过这个证书,不清楚学院是否有博士研究生同等学力证书,学院也没有办法进行核查。而证书上显示的盖章人赖德胜教授表示,学院并没有该专业的博士研究生同等学力证书。就在8月24日,北师大有关部门曾向澎湃新闻表示,该校从未录取兰州交大博文学院院长陈玲作为北师大博士研究生,也从未授予陈玲博士学位。
而关于学校不少教职工称陈玲为“陈老板”的说法,郭同章表示也是实情。在25日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陈玲和在场的副院长左闯均否认有“陈老板”这一叫法。
兰州交大和陈玲不愿回应
同样作为曾被兰州交通大学派往博文学院担任重要职务的李凡向澎湃新闻谈起院长陈玲,也称颇感无奈:“学院体制就是董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她是董事长又是院长,等于是把所有权力都抓到手里了。即使权力分开也没用,大权都在董事会手里,她不给经费,院长怎么运作?”
对李凡的这一说法,8月27日下午,甘肃省教育厅宣传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回应澎湃新闻,称省教育厅正在研究相应规定,要把民办学校的董事长和校长分开,董事会负责大方向,具体行政工作由专业校长负责。
该负责人还表示,对“开除患癌女教师”和“陈玲学历造假”事件,调查组正在调查中,调查结果将会及时向社会公布。
关于郭同章和李凡的说法,截至发稿时,澎湃新闻记者多次致电院长陈玲、兰州交通大学现任校长杨子江核实,均无人接听,发短信也均未获回应。8月26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前往兰州交大,希望可以找到相关人员核实情况,但相关办公室均大门紧闭。
8月29日上午,甘肃省教育厅负责宣传的梁主任告诉澎湃新闻,现在针对博文学院这件事的调查组信息还处在保密阶段,“现在省教育厅也在等调查组的调查结果。”
郭同章提出博文学院和兰州交大签约十年已到期,应当按国家规定完全独立办学或转为高职。澎湃新闻记者就此致电甘肃省教育厅有关部门和人员求证,电话亦无人接听。
澎湃新闻查询发现,教育部曾发布自2008年4月1日起施行的《独立学院设置与管理办法》,明确要求“本办法施行前设立的独立学院,按照本办法的规定进行调整,充实办学条件,完成有关工作。本办法施行之日起5年内,基本符合本办法要求的,由独立学院提出考察验收申请,经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审核后报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组织考察验收,考察验收合格的,核发办学许可证。 ”
另据新华网报道,该《办法》还要求独立学院按独立设置的普通本科高校标准进行规范,并给予5年过渡期,以及转设、回归母体高校、迁址新建,终止或停办等6条规范路径。但由于独立学院的利益牵涉到母体高校和投资方等,尤其是一大部分独立学院往往由房地产等投资资本举办,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不配套,导致5年申请考察验收期往往被迫延期。
【对话郭同章】
“陈玲办学初衷就是因为有商机”
澎湃新闻:您是什么时候到博文学院担任院长?对陈玲了解吗?
郭同章:我当然了解了,跟她待了有十多个月。我是2002年12月过去的,当时学校先派了一个兰州交大的姜副院长过去当院长,但他待了大概四五个月,说有点不适应陈玲,觉得这样是办学不行的,办学理念这些都没办法沟通,就回来了,后来换我去了。
当时确定下来的时候,我们还有三个教授在那边当系主任,分别是:电信系系主任、土木系副系主任,经济学一个教授。他们一直给我打电话说:“你快过来吧,现在招生这些都已经没法弄了。”
当时学校新房还没建起来,陈玲他们就借省委党校的地方开始做招生宣传,弄了一个宣传车,拉了大标语,整天在路上转。我觉得不像样子,一个大学怎么能这样?教育不是产品,太低级了。但陈玲根本不听,她也不懂。他们有个副院长,其实是她丈夫,夫妻俩就说:“招生就是要到处宣传。”
陈玲一开始对我也很尊重,但我发现她根本没有任何办学的理念宗旨。还有一个重要感受,坦率说,就是没文化。我给他弄章程时,她自己用电脑打印了一个“人才20条”,不知道从哪抄的。就是这样,不懂教育、没理念,文化不够,这个文化要更深层的理解,学历差还在其次。
澎湃新闻:院长是不管学历高低,什么人都能当的吗?
郭同章:这个教育厅的“民办教育促进法”里有提,就说民办学校的院长首先要具备一个条件,就是要有五年以上教育工作经历,她一年都没有。后来教育厅提出,要由挂靠学校派书记,书记她更不理会,更不看在眼里,书记的权利还不如人事处长。
澎湃新闻:如何看待这次博文学院发生“刘伶利老师事件”?
郭同章:我觉得必然如此!底下病的(教师)有好多呢,就要不给你发工资。而且我知道的这样的民办学校还有一些,我倒觉得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整顿一下民办院校。
陈玲办这个学校(博文学院)的初衷就是觉得有商机。学生一人1万,(现有1万多个学生)一年就是一个亿。虽然学校有运作成本,但她工资一拖再拖,每年都是这样,这两年也依然如故,工资经常不给发,理由就是没钱,总是没钱。
“我连自己的办公室也做不了主”
澎湃新闻:刘伶利老师一事对兰州交大影响如何?
郭同章:我准备开学找院长和书记,正式把我的态度表明下。
实际上原来我顾虑的事情现在全爆发出来了。我就担心不要把咱们学校名声搞差,现在外面(报道这件事)干脆就写兰州交通大学,人家的理解就是“你底下的学院不就是你兰州交通大学的么”。
澎湃新闻:陈玲说博文学院每年收入的10%要交到兰州交大,是这样吗?
郭同章:原来是8%,为什么我准备找他们呢?因为这个学校到2013年就(办学)十年了,教育部门有个规定,独立院校自己独立办学,在挂靠的学校办学十年以后,要么你自己真正完全独立,要么就转成高职。
澎湃新闻:你什么时候离开博文学院的?
郭同章:就是2003筹办招生时,陈玲几个月都不发老师工资。当时学生都是(高考成绩)200分以下,班主任也多是年轻娃娃刚毕业,饭钱都没有,我就自己拿5000元钱出来,一人给点生活费。现在陈玲有钱了,但教师工资还是经常欠发,她就说她没钱。
离开的导火索是她要把我的办公室给别人用,我特别生气,觉得她根本就不给我创造条件,我连自己的办公室都做不了主,我就走了。后来他们三天两头到我家道歉,说惹我生气了,我说不是生气,是我想给你们办,但我没法办,你们根本没有什么界限感,定了章程都是白定,办公室主任一会一换。
她(陈玲)就是文化程度太低了,不知道怎么设身处地为别人考虑、怎么调动别人积极性。用人也没标准,只根据自己的好恶。我真的很难理解她。
2003年的11月份我正式退休,我给她写信,因为她当时书面承诺要给我10%的股份,我把辞职信和她给我的股份制承诺一并寄过去了,但他们一直没吭声,把信退回来了,好像根本就没拆开。
唉,我当时是真想给她好好干,我还说:青春年华奉献铁院,老骥伏枥再效博文。
我走之后他们还欠我十几万,我找别人去帮我要,她就说没钱。后来经过很多波折她才给我。6月底她还给了我一个月工资,但我给他找的书记走时,她就不给人家工资。然后很多去那边的(兰州交大的)老师也都相继回来了。
最可笑的是,我走时她不以为意,反而任命自己当院长。
果然后来就出事了,她从河南违规招生200多人,一个人收一两万,全都是录取线下的,连专科都没过线的,弄了几百万。这时他们内部也出矛盾了,副院长卷了几百万跑了,跑了以后她也看出来问题严重,有点害怕了,河南的学生就被退回去了(澎湃注:对副院长卷款逃走一事,澎湃未找到相关报道,向多方求证亦未能核实,几名愿意接受采访的博文学院职工称这是建校初期的事、而他们近几年才进校)。
我得到消息就给校领导写信,兰州交通大学苦心经营十几年,绝对不要因为博文学院这帮人把我们名誉搞坏了。
“学校都是她一个人说了算”
澎湃新闻:您怎么评价陈玲这个人?
郭同章:一句话,没文化!所谓有文化,不只是说文化水平、文化知识。而是既要能认字能念书,有思想、有思维能力,办事情有理念,又要学会尊重,自尊。他们特别虚荣,就喜欢交友聚会炫耀一番,谄媚上级,对别人很霸道,不尊重。我看陈玲就是胆子大,抓住了这个机会。真要靠能力的事,我觉得她不行。
澎湃新闻:我听说在学校的不少教职工不叫她陈院长,都叫“陈老板”,您听说过吗?
郭同章:嗯,我当然都听说过了,都叫她“陈老板”。
澎湃新闻:那陈玲在办校之前是做什么职业的,您了解么?
郭同章:我听说她以前开过牛肉面馆,卖过牛肉面。
澎湃新闻:陈玲的真实学历您清楚吗?
郭同章:她没有一个正规学校(的文凭),肯定不是本科大学(毕业)。文化程度要我看,连高中都不如。
为什么这么说?当时我来了,想给她整理一个办学理念,比如办学规模、目标、宗旨。但她根本听不进去,不跟你搞这个,也不好好弄招生简章,而是自己找了一个给钱就登的小报纸,想靠媒体宣传博文学院。她宣传:我们既不是兰州大学的模式,也不是兰州交大的模式,我们就是要办民办学校的航空母舰!这个在小报上登了很长时间。我看了以后真是无可奈何,觉得这个人没办法交往。
我跟底下三个系主任,全心全意给她做招生简章,但她还是想靠宣传车,另搞一套。我还按照“民办教育促进法”给他们定规矩,董事会就管三件事,一是筹资;二是和院长一起确定办学方向计划;三是重要人事的任命。而院长则负责主持行政教学工作,反正院长和董事长一定要分开。没想到定出来的方案根本执行不通,她还是一个人说了算。
澎湃新闻:一个人说了算,有具体的事例吗?
郭同章:太多了,最典型的就是她经常怀疑别人,当时郝先馗(曾在博文学院任副院长,原甘肃民族学院函授部主任)和一个副院长有矛盾,副院长既是她(陈玲)亲戚,又是股东,姓房。他就是混混,什么本事都没有,净惹事,他们在人事变动上“一言堂”。我当时劝她把房弄下去,可她非但没把房怎么样,还把郝先馗弄下去了。她也没说理由,就不明不白地(把郝先馗)赶走了,郝先馗走的时候还说,陈玲欠了他好几个月工资不发,被她害得很惨。
这些矛盾让我感到工作很费劲,我就跟学校领导说,最好你们过来一次,看看这个学校到底怎么办,她整天东一下西一下,唯一的目标就是把学生招来,收他们钱。他们当时也真没钱,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贷了一笔钱,把楼盖起来了。
澎湃新闻:建校的500亩地是陈玲自己的吗?
郭同章:对,也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弄了块地、盖了楼,没有钱就重复借贷,用楼去抵押贷款,反正在银行找关系,他们就信走后门。
我觉得真的干不下去,想办的事情都办不成。我就让学校那边,包括任校长(指原兰州交通大学校长任恩恩)都来了,在她那开了个会,吃了个饭,我在会上说了规划跟目标,然后跟陈玲说我待不下去了。任校长就说,郭院长是我们大家学习的对象,他要是走了,我们也派不出院长给你了。她承诺以后都跟我商量,然后又是自己另搞一套。
听说我走了以后他们有个(办校)十周年(纪念活动),上面照片就没有我了,把我抹掉了。
澎湃新闻:您怎么看待民办教育,能不能系统地谈一谈?
郭同章:民办教育这一块,我觉得必须要解决一个利益的问题。现在的民办教育目标都很明确,就是想办法利用这个机会,要赚点钱,像博文学院一年要收1万多(澎湃注:根据博文学院2016年招生章程,该院学费为文史、经管类专业每人每学年9800元,理工类专业每人每学年11000元,艺术类专业每人每学年12000元,住宿费为4人间每人每学年1200元、6人间每人每学年900元、8人间每人每学年800元),这边(兰州交大)才4000啊。她要招1万人的话就是一个多亿啊(澎湃注:博文学院官网称该院现有在校生11383人)。
【对话李凡】
“她是董事长又是院长,权都抓在手里”

澎湃新闻:您在博文学院任职近4年,和陈玲接触多么?您能不能评价一下她?
李凡:那肯定是有接触,她是行政上,我是党务工作。评价就算了,她做出的事情让社会上、让大家来评吧。
澎湃新闻:有网友说陈玲是“一言堂”,谁都管不了,有这个情况吗?
李凡:这是体制上的问题,她是独立法人,交大也是独立法人,那这两个法人谁管谁啊?
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说,陈玲只是投资,其他收入,比如说赠款、学费,这些都是办学经费,不能随便抽出去,国家法律上明确规定,投资人是不允许抽资的,但在学校办学有结余的情况下,她是有适当回报的。
她现在的(管理)体制就是董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她是董事长又是院长,等于是把所有权力都抓到手里了。
澎湃新闻:按规定董事长和院长的权力应该是分开的?
李凡:分开也没有用啊,大权都在董事会,院长想干活也没法干,各方面的经费不支持,各方面都受人制约,院长怎么去运作?
澎湃新闻:您在博文学院工作时,听说过克扣教师工资吗?
李凡:这个我倒没听说过,但是知道是因为资金周转不好,缓发。后来慢慢也就不严重了,就开始解决这个问题了。
澎湃新闻:郭同章院长说博文学院在2013年就应该脱离兰州交大母体了?
李凡:脱钩难主要是在国家行政上脱不掉。脱钩要经过教育厅审批,然后报到教育部评估,评估完以后能脱就彻底独立了,就办成民办高校了。
如果评估过了,教育部行政命令,命令以后要继续办成什么样的民办高校;如果不过,教育部要拿出意见该怎么办,或者并到母体学校,或者解散。所以说没有教育部的行政决定,想脱都脱不掉。管也没法管,扔也扔不出去。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女教师患癌被开除,博文学院,专访

相关推荐

评论(3.8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