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嫌凶广闻的16年“修行”:改用死者名,从扫地僧到住持

澎湃新闻记者 邵克 实习生刘向

2016-08-31 11: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12日下午,修自行车的老盛像往常一样忙着手中的活计,看到一辆挂着蚌埠车牌的黑色轿车离开安徽省凤阳县龙兴寺。轿车后座坐着龙兴寺的住持释广闻,旁边还坐着另外两个他不认识的身着便装的人。
60多岁的老盛在龙兴寺门口摆摊修车已近20年,摊位就设在寺院门口左边。这场景他已经司空见惯,“他(释广闻)经常开着车或者坐车出去办事”。直到第二天寺院附近的居民告诉他,释广闻“是杀人逃犯”,他仍是难以相信。
在老盛眼中,释广闻是一个慈祥的大师父,“广闻师父没事的时候在寺院门口闲转,还会跟我打个招呼,老爷子,怎么样啊”。
释广闻现在的户籍名叫孙红涛,曾经的户籍名是张立伟。根据新华社和此前安徽媒体报道,张立伟是黑龙江大庆市上网的命案逃犯,16年前,他涉嫌伙同他人携带管制手枪、尖刀杀害三人后潜逃。其中一名被害人的名字,也名为“红涛”,姓于。
张立伟化名孙红涛,剃度出家,洗白身份,一步步从扫地僧做到龙兴寺住持,并一度颇具威望,先后当选为凤阳县政协委员、滁州市佛教协会副会长、滁州市政协委员,2016年还当选凤阳县佛教协会会长。
龙兴寺 澎湃新闻记者 邵克 图
龙兴寺前身是朱元璋出家礼佛的於皇寺,是曾经的皇家寺院,现为国内名刹。
“自行剃度”出家并获取教职身份
2000年11月8日,大庆市萨尔图区一家俱乐部发生一起命案,嫌疑人张立伟伙同李永力等人,携带管制枪支、尖刀窜至这家俱乐部,杀死三人。新华网2004年的一则报道称,李永力在逃了两年多后,因为一名驻所检察人员获得的举报线索,被抓获归案。张立伟则一直未归案,被大庆市公安局网上追逃。
案发三个月后,也就是2001年2月11日,安徽九华山百岁宫来了三个游客。百岁宫方丈慧庆法师日前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经询问当时的目击证人和查验登记簿,这三人中有一人是张立伟,另外两人分别是张的父亲和姐姐。那时,张已经自称是孙红涛。
当时,同行来寺庙的居客,只登记一人即可,登记簿上只登记了张立伟父亲的身份信息。慧庆法师称,寺院没有能力查验留宿之人,但公安部门会经常查验登记簿。
九华山百岁宫在家居客登记簿。澎湃新闻记者 邵克 图
张并未在九华山出家。
一名当时与张立伟同时在百岁宫留宿的居客证实,张立伟并未在九华山剃度。他回忆,对张立伟的第一印象是“蛮帅的小伙子”,说是来出家。
上述三人在九华山住了两天便离开。多个信源证实,张立伟同年去了凤阳的龙兴寺,并在那里完成剃度,于2004年受戒字号“广闻”。慧庆法师称,他询问过当时的证人,张立伟是自行剃度。
佛家弟子在受戒后会由师父授予法号和字号。有媒体报道称,张立伟出家后拜慧庆为师。慧庆称,自己到现在也不知这个弟子的法号是什么,“广闻也不是我起的,是他自己起的。”但他未否认广闻是他的弟子。
澎湃新闻通过安徽省佛教教职人员基础信息网络查询系统,查询到广闻法师的备案信息:其姓名为孙红涛,法号“果涛”,具有教职身份,教职为”比丘”。
2005年3月施行的《宗教事务条例》确定了教职人员的备案制度。此后国家宗教事务局出台了《宗教教职人员备案办法》,规定履行宗教教职人员备案,应当填写《宗教教职人员备案表》,同时提交该宗教教职人员的户籍证明复印件和居民身份证复印件。
根据《汉传佛教教职人员资格认定办法》,满足相关条件,并经过受戒,方能成为佛教教职人员,而受戒程序需经剃度师同意后向寺院提出申请,寺院审核同意后报所在地佛教协会,之后再上报省级佛教协会,省级佛教协会进行甄别鉴定,符合条件的,同意其受戒,并预先向省级宗教事务部门提交备案要求的相关材料。
滁州市宗教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在宗教事务条例》实施以前,对宗教教职人员没有备案规定和程序,虽然也有一定的审查,但没有严格的程序制度。此外,该负责人还表示,宗教事务部门缺乏相应的技术手段去甄别教职人员的身份信息。
从扫地僧做到住持、市政协委员
广闻  图片来自网络
龙兴寺原为皇家寺院,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曾于此寺出家,明初洪武十六年重建,明清两代,龙兴寺时废时兴,文革初期曾遭破坏,为我国名刹之一。
安徽省佛教协会电子期刊《安徽佛教》记载,1992年,凤阳县政府聘请安徽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九华山百岁宫的慧庆法师来此主持修复事宜。经过修复,建成佛殿禅房200余间,占地面积60亩,龙兴寺因此规模壮阔,成为皖北佛教的一处中心道场。此后,慧庆法师担任龙兴寺方丈多年,直到2012年左右提出辞职。
慧庆法师称,由于他还兼有别的寺院职务,与广闻接触很少。他记得2004年的时候,自己发现广闻抽烟,要将其赶出寺院。后来蚌埠一些在家修佛的居士们前来跪下向他求情,他才同意让其继续留在寺内。
龙兴寺一名上海来的76岁女居士,在2000年左右入寺,长年住在寺内,做一些义工。据她讲述,张立伟刚开始什么都做,包括扫地,在厨房洗菜切菜。这位居士还称,她与广闻熟识十多年,广闻很有能力,对弟子和其他人都很好。
广闻的声誉在官方层面得到印证,安徽省民族宗教事务局网站曾经发布的一篇文稿称,广闻法师长期以来持守职份,模范遵守教义教规;品行良好,仪态端庄,潜心修持,有较深的宗教造诣,其先后担任凤阳县龙兴寺住持、凤阳县佛教协会会长、滁州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其担任住持后,先后修缮了寺庙宾馆、寮房、消除安全隐患,新建财神殿、五百罗汉堂等,使寺庙焕然一新,成为凤阳县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之一。
文稿还称,龙兴寺在自身发展的同时,不忘回报社会,发扬扶危济困,积极支持社会慈善公益事业。如长期帮助一个残疾特困家庭,每月汇1000元,坚持十多年,每年向孤儿院捐米、面、油,关心老人的健康。多年来在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以及助学敬老等公益事业中慷慨解囊达百万元。
澎湃新闻注意到,目前此文稿已从上述官网删除。
洗白身份:户籍警涉嫌滥用职权
澎湃新闻从滁州市政协人事科看到的政协委员名单显示,2012年12月,时任龙兴寺监院的广闻当选滁州市第五届政协委员。滁州市政协官网显示,广闻在第四届的时候就已经当选政协委员,按时间推算,应是在2007年12月当选。
据滁州市政协工作人员查阅,在当选政协委员期间,广闻只提了一条提案“改善宗教活动场所发展环境,促进宗教活动场所健康有序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广闻当选滁州市政协委员之后,才正式“漂白”了身份。据新华社此前报道,在逃期间,张立伟漂白身份化名孙红涛,并于2008年3月11日,在安徽阜阳市公安局颍州区马寨派出所取得户籍。2009年初,其户籍迁入安徽滁州市琅琊区。
颍州区公安分局外宣办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时任马寨派出所的一名户籍警2008年3月违规给张立伟办理了户籍,“我们发现以后对这名民警进行了停职调查,上级的督察等部门已经对其进行初查,发现该民警行为涉嫌滥用职权,目前已经移交颍州区检察院调查处理”。
一名从事户籍工作七八年的户籍民警介绍,重新的获得身份一般是以往年没有落户为由,要求公安机关落户,这种情况十几二十年前比较多,但公安机关是有核实责任的。
滁州市佛教协会一名副会长告诉澎湃新闻,2008年5月,广闻当选滁州佛教协会第二届副会长,此后连任。也就是说,广闻在当选副会长之后就把户口迁到滁州佛协的所在地,也就上述的琅琊区。“户口可以迁可以不迁,现在想起来怪不得他那么急迁户口。”该副会长称。
该副会长还称,在当选副会长时,广闻就已经是龙兴寺的监院了。“做到寺院的监院、住持,要么是德行很高或者比较强势,能服众,肯定离不开师父器重。”
根据《汉传佛教寺院住持任职办法》,住持对外代表常住,对内统理大众,需要具备的基本条件包括:信仰坚定,戒行清净,有较深的佛学造诣,品德服众,有较高威望;年龄30岁以上,戒腊10年以上。此外,还要能够讲经说法、主持法务活动,有较强的组织协调和管理能力等。2014年底,广闻升任龙兴寺住持。
上述副会长认为广闻比较强势,“在选举佛协的会长时,广闻非要当第一副会长,就是排名在第一,其实这些没有什么区分。”他还提到。广闻自己曾经说过,“他师父慧庆还打过他,用巴掌呼,打不到还站在原地生气,肯定是犯什么错了。”
广闻在滁州市佛协副会长任上主要负责慈善,也就是资助贫困,捐助养老院、孤儿院等方面的工作。
微信名叫“放下”
去年12月,凤阳籍长期做慈善公益项目的王满意找到广闻,想跟龙兴寺合作,发展新媒体,策划一些线上线下的活动,在增加寺院收入同时也能推动佛法传播。
“广闻法师他很支持。”王满意说。接下来他便帮助龙兴寺注册了实名认证微信公众号,并于今年1月6日发布了一条招聘启事,招聘包括平面设计、活动策划、文案运营等五个职位。
但微信公众号更新了两篇便不再更新了。“因为资金等一些问题吧,办不下去了。”王满意说。后来广闻通过微信向王满意道歉:“我们的事情没有做好,我有很大的责任。也很惭愧,但我尊重你和你的团队”,“可能是缘分不具足、还有我的德行不够!请多谅解”!
广闻被抓让寺院内的众多僧人和居士难以接受,包括龙兴寺的法师在内的多名与广闻有接触的人士均称广闻是个好人,他们说得最多的,是广闻对修缮寺院的贡献,以及广闻长期用自己的单费(即工资)资助了两个孩子。
龙兴寺厨房现在的厨师已经在寺里干了八年,他见到过广闻资助的一个孩子。他称,孩子的父母因病早故,由爷爷养育,广闻经常寒暑假让孩子爷爷把孩子带进寺里,由他看孩子,爷孙俩会在寺里用完午斋后离开。
受访的居士和寺院附近的居民还提到广闻的另一件善行:他在寺院门口内部,为一个无家可归有些智障的乞讨者专门修了一间房子,算是为其提供住食。
上述那位76岁的居士,虽然有子女,广闻曾承诺为她养老送终,因为她对于寺庙的贡献。这位居士还提到,自己去年12月胸积水病发,广闻亲自开车将自己送到蚌埠三院。她不愿多谈广闻,担心因为情绪激动导致病发,说要等广闻回来,“我跟了他十多年了”。
在蚌埠,与广闻熟识的居士们已经自发组织起来,继续帮助广闻资助的孩子。蚌埠市一家香烛礼佛用品店的店主薛宪宏是发起者之一,他也与广闻相识十多年来。薛宪宏告诉澎湃新闻,16名居士已经集齐这个月1000元,交由龙兴寺的会计,然后转给受资助的孩子,他们会一直这样坚持下去,直到孩子考上大学。他希望即使广闻真的犯罪,法院在量刑的时候会考虑一下他的善行。
广闻的微信名叫“放下”,个性签名为“爱上孤独”。他很少发朋友圈,多为转发,最近的一条朋友圈是4月11日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中是一块石碑,碑文是包拯的一首诗:
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秀干终成栋,精钢不作钩。仓充鼠雀喜,草尽兔狐愁。史册有遗训,毋贻来者羞。
澎湃新闻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广闻涉嫌杀死的三人之中,有一人名字也叫“红涛”。
滁州市宗教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广闻事发后,市宗教局已经向各区县宗教事务部门提出要求,新增的宗教教职人员,要会同公安等相关部门严格审查;由于宗教人员总数很多,是否对之前的教职人员重新进行审查,接下来会进一步考虑。
上述佛协副会长告诉澎湃新闻,他前两天送两名学生去佛学院,两名学生便被公安查了身份信息,此前是没有的。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释广闻 少林寺 漂白身份 潜逃

继续阅读

评论(1.5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