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精神病院两年数十人“重复进出院”,官方否认套取新农合

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发自广西合浦

2016-09-08 08: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周斌谋母亲欧秀龙讲述儿子的遭遇。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编辑 薛晶(03:47)
周斌谋在家休养,医院至今未道歉。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图
位于广西合浦县城南郊3公里外的北海市合浦精神病医院,仅在2014年,就有至少40名患者疑似被重复办理进、出院手续。在2015年前7个月,则疑似至少有33人。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取的多份相关原始材料显示,上述个案中同一个患者出院和入院的间隔,往往只有1-2天,有的人当天出院后,又被办理入院。
上述做法又被称为“分解住院”、“分段报销”。
2015年底,患者家属通过网络等渠道质疑合浦精神病院伪造病历,违规办理进、出院实现重复检查,进而套取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下称新农合)报销款,给患者救治带来风险,并增加了治疗费用。
合浦精神病医院院长陈升旭和副院长钟军均向澎湃新闻表示,整个事件已由相关部门做过调查,并由合浦县网信办公开作出回应。
而上述合浦县网信办回应则称,“不存在套取新农合资金的情况”,“不排除个别工作人员在电话打不通的情况下,为怕麻烦,没有再次反复拨打电话,和患者家属沟通不到位;同时报账材料整理过程中怕麻烦,操作上确实存在不规范的地方。”
对此,合浦新农合中心副主任陈芬业8月11日告诉澎湃新闻,“阶段性报账”的现象确实存在不完善之处。今年,合浦县新农合中心已向上级单位提出完善报销方案,目前正在等待新方案出台。
“所有的资料加起来有近十斤”
合浦县城南郊3公里外,沿丰门路穿过一条长长的林荫道,尽头即是合浦精神病医院。占地近40亩的蓝色小楼掩映在绿树丛中,被4米高的围墙隔离。院内,还有近半的面积被围墙困住,这里是精神病患者接受治疗和休息的病区,外人无法进入。
2015年10月7日,患者家属欧秀龙照常去看望儿子周斌谋,却发现他躺在病床上,头顶挂着吊瓶。欧秀龙说,当时儿子无法动弹,呼之不应,眼里却在流泪。欧秀龙认为医院救治过程存在疏漏,多番交涉后,她于10月11日决定将儿子转院治疗。但家属去提取住院资料时,却发现近两年来从未离开医院的周斌谋,竟有10次进、出院病历记录。
周斌谋的哥哥周晓峰告诉澎湃新闻,合浦县精神病医院当时提供给家属的出院证明上,入院时间写的是2015年7月10日。周晓峰当时觉得疑惑,“分明是2013年12月底入院的,前面住院的时间去哪里了?”
以往,欧秀龙去看望儿子,都是到住院楼三楼的一间接待室里,签字登记后,由医护人员叫周斌谋的名字,儿子很快就会出现在他面前。欧秀龙常常给儿子带去家里做的饭菜,但从未问过他在医院做了哪些检查。“他是精神病人,说的话也没有人信。”欧秀龙说。
公开信息显示,合浦精神病医院创建于1976年,是广西最早的精神病医院之一,也是北海市卫生系统唯一集职工医保、居民医保、新农合于一体的非营利性公立精神病医院。该院有医务人员122人,住院部分设男、女4个病区,病床600余张。
周晓峰找到了最初的缴费收据,上面显示弟弟入院的准确时间为2013年12月23日。周家人向医院抗议,要求提供完整的病历资料,院方开始以“病历丢失”为由拒绝,但最终同意提供。
“我当时就被吓一跳,”周晓峰说,“所有的资料加起来有近十斤,怎么会有那么多。”
周晓峰仔细翻阅后才揭开谜团,“这不只是一次住院的记录,而是10次进、出院的病历资料”。“但弟弟这两年没有离开过医院半步。”周晓峰说。

此外,家属还发现病历中有多处蹊跷之处。一般情况下,B超检查报告应有对应的图片或影像资料,但周斌谋2014年5月21日所做的B超检查报告,字迹为手写,报告后面无图片或影像资料。
周斌谋的家属向医院询问原因,医护人员告诉他们,这是新农合报账需要所做的“内部出院”。感到问题严重的周家人开始复印病历。“从早上一直复印到下午,两台复印机都搞坏了。”周晓峰说。
“怎么会写错自己名字?”
2016年7月初,澎湃新闻记者在合浦白沙镇的一个村庄里见到周斌谋。转院治疗一年多后,周斌谋的行动和语言能力已经逐渐恢复,但精神问题并无改观。周晓峰说,他至今不清楚弟弟在医院里遭遇了什么,依然保存着这些病历资料,希望能给弟弟讨个说法。
澎湃新闻记者查阅这些病历资料发现,在2013年12月23日到2015年10月11日近两年里,周斌谋有10次进、出院记录。
资料显示,周斌谋一般每次住院时间在60天左右,最短的为30天,最长的为93天。而上一次出院到下一次入院,间隔往往只有一两天,有时甚至在同一天完成两个手续。如其第九次出院和第十次入院,时间均为2015年7月10日。
周斌谋每一次进、出院,都产生一本几十页的病案资料,其中包括《使用药物不良反应知情同意书》、《医患沟通记录表》、《实施保护性约束等行为约束知情同意书》、《行为治疗计划书》等资料。
而一些需要监护人签字的资料上,都有欧秀龙的名字。

欧秀龙对澎湃新闻记者称,从2013年12月23日到2015年10月11日,除了第一次入院和最后一次出院外,中间所有资料上签署的“欧秀龙”签字,她均不知情。她说,每次去医院看望儿子,也没有人告知她儿子需要办理出院手续或需要她签字。
澎湃新闻记者比对多处签字发现,这些笔迹存在较大差异。如在2014年3月5日的《医患沟通记录表》上,监护人欧秀龙的名字,被错写成“欧秀美”,后又将“美”划去,更正为“龙”。
“我读了高中的,怎么会把自己的名字写错?”欧秀龙感到莫名其妙。
周斌谋的入院病情诊断均为“未分化型精神分裂症”,每一次入院的《行为治疗计划书》上的病史摘要中,一般都有“因患者自语、懒散、行为异常17年余,复发加重1天而于X年 X月X日 X时 X分由家人陪同非急诊入院”类似的表述。
“每次都是过一两天病情就复发,哪有这么巧的事?”周晓峰说。
频繁进、出院非个案
周斌谋10次进出院资料,这期间他一次也没有离开过医院。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图
周斌谋的遭遇并非个案。澎湃新闻从相关渠道获得了《北海市合浦精神病医院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住院报销登记表》,这份登记表包括每位患者每次进、出院的时间,每个患者住院阶段产生的费用总额,医院从新农合获得的报销款(补偿金额),以及患者的家庭地址、身份证号等基本信息。
通过比对同名患者的基本信息,澎湃新闻发现,2014年1-12月,至少有40位患者重复办理进、出院手续。2015年1-7月,则至少有33位患者。资料显示,同一个患者出院和入院的间隔,往往只有1-2天,有的当天出院后,又被办理入院。
澎湃新闻联系采访多位患者家属,均表示未收到相关出院或入院通知,至今不知情。

合浦常乐镇52岁的陈铭娟至今仍在合浦精神病医院住院,陈的丈夫吴㐵先告诉澎湃新闻,大约五六年前,妻子精神病发作,将家里的孩子打伤,随后当地派出所民警征求家属意见后,将其送到这家精神病院。
吴㐵先说,这五六年妻子一直住在合浦精神病医院,“连过年都没有回来”。但澎湃新闻获得的合浦精神病医院2014年1月-2015年7月的新农合报销清单显示,陈铭娟在这期间,存在10次进出院报销记录。
合浦县廉州镇68岁的陈子宽于1993年前后出现精神病,曾断断续续在合浦精神病医院住过。陈子宽的妹夫苏以洋告诉澎湃新闻,陈子宽最近一次住进这家精神病医院是两年前,至今仍在医院,“从来没有回来过”。
但澎湃新闻获得的资料显示,陈子宽从2014年1月到2015年7月,有7次进出院报销记录。
合浦县公馆镇的徐婧在她出生8个月时,母亲离家出走,7岁那年,父亲又病故。徐婧的婶婶杨念说,此后她开始照顾徐婧,并承担起监护人的角色。徐婧读初中时,开始变得精神失常,并逐年加重。
杨念清楚得记得,徐婧是2013年5月16日第一次到合浦精神病医院住院,其后短暂回家过年,2014年2月2日,徐婧再次被送到合浦精神病医院,至今两年多一直没有回家。
但在上述医保报销资料上显示,从未回过家的徐婧,至少有8次进出院记录。
此外,合浦县西场镇民丰村袁绍富、山口镇山北村李绍棠、白沙镇东风村周仕朝、公馆镇乡山村朱有竹等人,在2014年1月-2015年7月期间,也存在频繁进、出院数次的记录。澎湃新闻亦从他们所在的村委会证实,这期间他们并未回家。
“内部出院”
周晓峰说,患者每次入院,都要重新做一系列检查,“患者实际上并未真正出院,这些检查是否有必要做?”他认为,医院涉嫌利用重复入院检查,获取更多新农合报销款,进而也加重了家属的负担。
周晓峰和母亲多次找到该院领导,并在网络发帖,希望搞清楚周斌谋频繁进出医院的真相。周晓峰说,医院一直回避自己的责任,称出院记录是“内部出院”,原因系新农合报销的规定。
7月4日,合浦精神病医院院长陈升旭和副院长钟军均向澎湃新闻表示,整个事件已由相关部门做过调查,并由合浦县网信办公开做出回应。合浦县委宣传部一位庞姓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2016年1月18日,合浦县网信办发布《关于近期网上对精神病院报道的情况说明》(下称“情况说明”),他也参与了对此事的调查。
这份情况说明对周斌谋频繁进出院给出的解释是:“因为精神病患者(特殊群体)住院时间长,诊疗费用较大,如报账周期过长,会直接影响到医院的正常运转。为保证医院正常运转,该院采用阶段性结账,一般2到3个月为一阶段。”
《情况说明》对家属签字涉嫌伪造的解释是,“不排除个别工作人员在电话打不通的情况下,为怕麻烦,没有再次反复拨打电话,和患者家属沟通不到位;同时报账材料整理过程中怕麻烦,操作上确实存在不规范的地方。”
上述庞姓工作人员表示,医院已经对操作不规范的医务人员进行了处理,但未透露具体处理意见。
7月18日,周斌谋的主管医生颜以庚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证实了“内部出院”的说法。他承认,周斌谋的病历中,部分家属的签字由医生代签,颜以庚对此的解释是,“电话联系不上”。而之所以要“内部出院”,则是新农合报销制度的规定。
一位有着近10年临床经验的医生告诉澎湃新闻,病历上所有涉及病人或家属的签名,除非有签名者的语音或者视频证据同意,都应是本人签字。如遇紧急手术等一时找不到家属的情况,也只能由院长或医院其他负责人代签,且只能签院长或其他负责人自己的名字。
这位医生说,像这样由医生模仿家属笔迹的签字,从未遇见过。如果证实这些名字非患者家属所签,则医院已涉嫌伪造病历。
另外,颜以庚也承认,像周斌谋一样频繁进出院的现象普遍存在,在联系不到家属的情况下,家属签字亦由医生代笔,“这是我们做得不规范的地方”。
其后澎湃新闻记者分别向吴㐵先、苏以洋和杨念核实,他们均表示从未有人告知病人需要办理出院手续并签字。
周斌谋的一份入院资料,其母亲欧秀龙的签字由医生代写,将“龙”错写成了“美”。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图
重复检查?
根据《合浦县新农合按床日付费工作实施方案(2015年修订)》的标准,合浦精神病医院住院患者,依据住院时间分4个阶段报销,即1-2天每天330元;3-12天每天220元;13-28天每天210元;28天以上每天180元。其中,精神病的报销比例为70%。
而在该方案实施之前,当地实行的是按比例报销,县级医院的起付线为200-300元,报销比例70-75%。
一位熟悉合浦新农合报销的人士透露,这两种报销形式,都无法排除“内部出院”之嫌,存在漏洞。
其分析,当初按比例报销时,由于每次入院都会做一些常规检查,有的医院可以利用“内部出院”这道屏障,重复对患者进行检查,增加检查费用,进而让医院获得更多的报销补偿。一般情况下,初次入院患者都需要进行必要的三大常规检查(血常规、尿常规和大便常规),对于精神病患者,还需要进行心理测试,传染病检查等。而设置“按床日付费”上限后,由于补偿金额随着住院天数递减,患者“内部出院”后,再次办理入院时,又可以从第一次入院开始计费,进而获得更多报销。
由于合浦县新农合中心采取“直报”,这些补偿款项,由医院向新农合中心提供相应票据,新农合中心直接将款项打到医院账户。患者及其家属并不参与整个报销过程,亦无其他第三方监督。
合浦新农合中心副主任陈芬业8月 11日告诉澎湃新闻,由于精神病医院患者住院时间一般比较长,本来新农合中心应预拨一部分款项给医院,但“不知道预拨多少”,因此只能为医院做阶段性报销,即“内部出院”。
陈芬业说,按新农合报销规范,医院提供疾病诊断证明、住院发票、住院医药费用清单、合作医疗卡、身份证明等资料,即可报销,但新农合中心没有能力核实患者是否真实出院,以及家属签字的真实性。
另一位有着多年临床经验的医生对澎湃新闻说,医院因“阶段性报账”为患者办理“内部出院”后,患者实际上并未出院,但医院要为患者办理再次入院手续,重新书写病例,前述的检查项目是否需要重新再做,“确实存在可操作的空间”。
以周斌谋的个案为例。周斌谋在2014年3月5日-2014年5月4日、2014年5月6日-2014年7月6日、2014年7月7日-2014年9月5日、2014年9月6日-2014年11月5日和2014年11月6日-2014年12月30日的住院汇总清单显示,这五次住院记录中,均包含乙肝两对半、丙型肝炎抗体和梅毒的检查。
这些检查均产生了费用,其中“乙肝两对半”为20元/次,“丙型肝炎抗体”为18元/次,“梅毒”为12元/次。这三种检查均在新农合报销的项目之内。
上述医生看过这些清单后认为,这三项检查不需要重复做。他说,这些项目属于传染病检查,入院第一次根据需要可以做,但住院期间,“如果之前查出有病,由于精神病院并不治疗这些病种,在精神病院也不会康复;如果之前查出没病,住院期间一般也不会被传染。”
这位医生说,这五次住院记录,周斌谋并未离开过医院,“但从这些检查项目看,他实际上是被当做初次入院对待的”。
对于涉嫌重复检查一事,陈芬业委婉表示,“之前有这种行为,医院说要完善那个检查”。她提到,实行“按床日付费制”后,给每位患者的报销金额上限固定,即使“阶段性结账”,“系统也是连续的”。
另外,合浦县委宣传部一位庞姓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转述合浦精神病医院的说法称,并不存在重复检查的现象,但对于具体某项检查是否必要,他表示自己无法回答。周斌谋的主管医生颜以庚也否认存在重复检查,他说,因为患者服用的精神类药物有较大副作用,因此每隔几个月对患者做一次检查是必要的,但他没有针对乙肝、梅毒等的检查是否必要做出解释。
周斌谋的第六次入院资料。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图
报销制度不完善
合浦新农合中心副主任陈芬业告诉澎湃新闻,“阶段性报账”确实存在不完善之处。今年,合浦县新农合中心已向上级单位提出完善报销方案,目前正在等待新方案出台。
澎湃新闻注意到,在2015年底,合浦精神病院曾有相关负责人因骗取医保资金被通报处理。
2015年12月,广西自治区纪委通报了25起腐败典型案例,其中包括“北海市合浦精神病医院原财务科、医保科科长吴婷机骗取医保资金问题”。
2016年8月4日,新华社又披露,南宁市邕宁区蒲庙镇卫生院通过“分解住院”等方式套取新农合资金。
澎湃新闻获得的该院新农合报销资料,包括陈铭娟在内的数十人反复进出院,家属不知情 。澎湃新闻记者 赵孟 图
报道称,这家医院2015年11月共有30多人70多次的住院记录,涉及新农合补助金额9万多元,12月有200多人400多次的住院记录,涉及的新农合补助资金达到44万多元。名单上每名患者都有两次住院记录,绝大多数人两次住院记录相隔在一两天之内。
一位家住蒲庙镇和合村的村民告诉记者,去年12月她因妇科病到蒲庙镇卫生院住院,住院几天后,医生告诉她要给她再办一次入院手续,“说这样可以多得补助”,最后,她分两次报销了住院费1000多元。
前述新华社报道称,广西壮族自治区卫计委表示,“下一步将不断完善新农合支付方式改革政策,适应多元医疗卫生需求,动态调整支付标准,科学合理引导参合人员分级进行诊疗,并继续加大对定点医疗机构监管、严肃查处各种违规违纪行为”。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徐靖、杨念为化名)
责任编辑:崔烜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新农合 报销 漏洞

继续阅读

评论(57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