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草原天路取消收费后交通时常拥堵,游客沿线遗留大量垃圾

崔涛 张帆 韩冰/中国新闻网

2016-09-01 16: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张北县高速公路野狐岭出口处,来“草原天路”游玩的车辆排起了长队。  中新网 图
被誉为“中国66号公路”的张家口“草原天路”,一度陷入“收费舆论漩涡”。收费解除后,“草原天路”现状如何?中新网记者实地探访发现虽然该景区人气大幅回暖,但涉及到的交通拥堵、环境治理等问题依然存在。
交通拥堵 配套设施不够
七八月份的天路正是一年中最美的时节。茂盛的植被铺满了路旁的山丘,远处天高云淡,洁白的风车迎风旋转,路边的向日葵在阳光的照耀下金灿灿一片。
记者一行驱车行驶在“草原天路”上,眼前的情景和三个月前大不相同。在高速公路野狐岭出口处,只见一辆辆来自全国各地的车辆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游客来自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山东、江苏等地,其中以北京、天津、河北车辆较多。
变化最大的是路上的游客和路旁的商贩。公路上车辆来来往往,不时有游客拿着相机探出车窗外拍照。每隔几百米就有一些商贩,有的支起烧烤炉,搭建起蒙古包,售卖烤熟的肉串、红薯和土豆;有的售卖纪念品和儿童玩具;更多的则是守着十几辆山地摩托或几匹马、几头骆驼,招揽游客乘骑玩耍。
记者发现“草原天路”两侧设有大量私人组织的露营地,游客们支起帐篷在此露营。公路两侧的农家乐和旅馆也比从前增多,并新增了射箭、漂流、滑草等娱乐项目。一名张家口本地游客表示,这些娱乐项目的经营者们会根据游客口音来“定价”,“比如我用普通话谈价钱就比用张家口方言贵很多。”
此外,公路两旁虽然修建了不少免费停车场,然而由于游客众多,停车场无法满足需求。很多游客将车停在路旁的空地或山坡上,经过车轮碾压和游客践踏,这些地方的植被已完全破坏,露出褐色的土壤。
山西大同的游客张先生周末带领全家来“草原天路”游玩。“为了避开拥堵,我们昨天晚上就到了,住在天路沿线的农家乐里。”张先生说。
中新网记者看到,在“草原天路”东线通往崇礼区的出口处,进出天路的车辆堵成一团,在仅有两车道的狭窄的出口处,很多旅游大巴在无人指挥的情况下,大小车辆互不相让,通行缓慢。
在天路上,游客随意丢弃的垃圾。  中新网 图
沿线遗留大量垃圾
对于北京游客高崇峰来说,“草原天路”他还“没来够”。“这里景色很美,蓝天白云,环境很好,我们一般暑期来天路住上两天。现在天路上游客太多,有些游客素质不高,将垃圾遗弃在天路上。”
记者驱车行驶过程中,发现路旁一处较为平坦的草地上,停着很多汽车,一些游客围坐野餐。在这片空地上,随处可见被丢弃的塑料袋、方便面桶、废弃玩具等。
今年66岁的郭金梅是“草原天路”的一名环卫工,负责“草原天路”二道湾村到水泉洼村的公路垃圾清扫。郭金梅称,在旅游旺季她和另外8名负责该路段的同事从早上8点一直工作到下午5点,“游客多的时候,我每天都要捡5、6袋垃圾。”
郭金梅表示,除了乱扔垃圾,甚至有些游客随地在公路旁大小便。
经常来“草原天路”的北京游客陈正男说,这里的环境优美,完全是自然风光,山里还有很多动物,如果游客随地乱扔垃圾,景区不注意保护环境,美景就会遭到破坏。
外地投资者居多 当地村民盼致富
随着“草原天路”的火爆,中新网记者在“草原天路”沿线村庄走访却发现,虽然有不少村民经营农家乐项目,但更多的投资者来自县城和外地。
东子(应采访者要求化名)是“草原天路”上一家农家乐的经营者,他是张北县城的居民,2015年在“草原天路”花费60万购买了一块土地,建设了这家旅馆。
“今年这个村新开了6、7家农家院,附近大酒店也建了不少,生意不太好。我家旅馆附近就建了一家大酒店,是外地人投资的,投资了约有500万元。”东子说。
沿着小路驶下“草原天路”,记者来到“草原天路”沿线小二台镇黑脑包村。该村新建了一家农家乐,农家乐的负责人表示他不是本村人,只是帮着朋友经营。
在黑脑包村村外,记者遇到一辆北京的厢货车来村里收购土豆。该村村民表示,当地村民想依托“草原天路”致富,却没有资金。靠种土豆,一年一户收入只有300元。有时将土豆卖给游客,5元钱一大袋。
“草原天路”由张北县人民政府于2012年9月投资3.25亿元建设,全长132.7公里。此前,张北县旅游局局长杨亮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天路收取费用的初衷是因近几年草原天路客流量井喷式增长,超出了其承受范围,给生态建设、交通秩序、卫生管理和旅游品质等带来一系列安全隐患问题。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草原天理,收费

相关推荐

评论(21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