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趴馆开进住宅楼被指夜间扰民,上海城管:取证难执法更难

王嘉露 杨舒鸿吉/劳动报

2016-09-02 10: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轰趴馆(轰趴是“Home Party”的英译汉发音,即家庭派对)开进了住宅楼,频繁进出的陌生人及延续到深夜的KTV歌声让居民颇感不安。家住上海市徐汇区天钥花苑的居民近日向本报热线反映,所在居民楼内开出了一家轰趴馆,经常营业至深夜令周围邻居不堪其扰。
令居民疑惑的是,非商用楼里这种轰趴馆是谁允许开出来的呢?其实,这种行为属于擅自改变房屋使用性质,也就是所谓的“居改非”,目前申城其实普遍存在这种现象,取证难、执法难导致其屡禁不绝。
夜半歌声让人不堪其扰
根据投诉人提供的地址,记者在天钥桥路380弄24号居民楼内找到了这家轰趴馆。
刚走进2楼,走廊里就传来了歌声,循着声音,记者敲开了房门,只见屋里有近20名年轻人,几位学生模样的女生正在一个KTV机前唱歌。此外,屋内摆有麻将机等设备,有一些人玩得兴致正高,不时发出笑声和喧闹声。
“这里是不是在搞轰趴啊?”对方随即否认并称:“只是普通的同学聚会,如果嫌吵,我们就把声音调小一点。也就是最近几天才有聚会,我们一般下午6点就结束了。”
记者在某点评网站上查询“HERA赫拉欧式私人定制轰趴馆”,发现地址不在天钥桥路380弄,而是位于凯旋路上的某大厦。记者以预订的名义拨通商家电话,对方表示,天钥桥路380弄确实是轰趴馆,但近期可能要装修,便将地址改成同公司的另一家轰趴馆。“我们这里工作日内7小时价格为1988元,周末2488元,需提前预订,同时支付押金1000元。
轰趴馆开进了居民楼,楼里的居民怎样看?24号楼的住户王女士向记者反映:“经常聚会到深夜12点,不仅是唱歌的声音,聚会时嬉笑打闹声也常常让人不堪其扰。尤其周末更加严重,我们都无法休息。”另外一位居民说,楼道内本来有门禁,现在多了很多陌生人进进出出,感到十分不安全。他同时质疑,轰趴馆开进居民小区,这样赤裸裸的“居改非”,有关部门为什么不取缔?
“居改非”怎么没人管
记者采访了该小区物业。一名汤姓经理表示,该小区权属较为复杂,有5栋楼是商用住宅,允许开商铺,有一栋楼是商住两用的,但轰趴馆所在的24号楼是民用住宅。他表示,房主租给了谁,用做什么用途物业方面并不掌握。谈及扰民情况,物业方表示,也曾多次上门劝阻,但是收效甚微。
记者联系了房主励先生,对方表示,房子与一家公司签订了5年合同,再由其转租给别人,具体租给了谁、作何用途他并不清楚。励先生说,合同中特别注明了承租方不得改变其居住用途,一旦查实有违约情况,他将与承租方中断合同。
近年来,申城轰趴馆逐步进入公众视野,仅以某点评网为例,登记的轰趴馆已有近百家,其中不少就开在居民小区内,属于“居改非”的重灾区之一。此外,本报新闻热线也接到不少市民反映,在小区内开出了私房菜、会馆、麻将馆等。
取证难、定性难、执法更难
记者了解到,2004年上海市政府首次明确“居改非”属违法行为后,相关整治一直在进行,效果却不明显。说起来,物业、居委会、工商等部门都可以来管,但实际上“皮球一踢”,常常无疾而终。
根据今年1月15日起施行的《上海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条例实施办法》规定,城管成了治理“居改非”的主要执法部门,但在实践中仍是阻碍重重。
徐汇城管徐家汇中队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之前已接到关于天钥桥路轰趴馆的投诉,并派人前去突击检查并拍照留证,然而在确定经营性质上犯了难。“检查时确实看到一些人像是在办生日party,但现场没有查到收银机等能证明经营行为的证据,网上由于地址不符也不能作证,业主则再三强调只是自己朋友聚会。”他表示,对于那些不承认自己经营行为的房主,城管只能联合工商寻找证据才能定性。
此外,业主的配合度也影响了执法进度。他说,该小区“居改非”早已是成片的历史遗留问题,他们在执法中曾多次碰到拒不开门的业主,只能请物业或社区民警协助。
(原标题:轰趴馆开进居民区,夜半歌声惹民怨)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轰趴馆,居改非

继续阅读

评论(10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