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时间会给我回报

钟天阳

2016-09-09 09: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我们一直说不忘初心,其实这句话一直挂在嘴边没有意义。我觉得真正不忘初心的意思是,当你真正决定去做一件事情,那就义无反顾地去做吧。”入行十多年,胡歌仍是那个想要好好演戏的胡歌,却也为了突破自我义无反顾地前进着。
现在要见到胡歌并没有那么容易——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他已经没有在拍戏,商业活动也非常少,这与他在网络上居高不下的人气形成微妙的对比。当胡歌出现在北京的时候,神情非常放松,甚至连说话也轻声细语,淡然得好像是在和自己聊天。
2015年,胡歌主演的《琅琊榜》上映后,人们看到一个心思缜密、复杂多虑、背负沉重身世秘密的梅长苏,也看到一个演技全面突破的胡歌。“可能是《琅琊榜》把我推向一个从未企及的高度,不断地会有新的机会来找我,说实话我是没有办法应付自如的。作为一个演员来说,其实需要一个相对独立的时间的去面对自己。”胡歌回忆,当时恰逢他拍完《伪装者》,正是处于一个身心被掏空的状态,当关注与掌声如潮水般汹涌而来,他终于决定给自己放个长假。“那段时间,我喜欢把自己关在家里,什么也不做。”
胡歌作为Piaget品牌推广大使,出现在北京活动现场
在近乎什么都不做的一年多里,胡歌思考了很多问题,不仅仅是未来想要演什么样的戏,接什么样的角色,更多的是如何看待未来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演艺生涯。
“最近很流行说匠人精神,现在虽然已经被用得泛滥了。但是抛开泛滥的概念去说,匠人和演员一样,你可以把一件事情坚持去做十年二十年,虽然过程很漫长,虽然最后甚至得不到你想象的结果,但是时间是会给你回报的——时间在你专注付出的过程中无限地延长。”胡歌若有所思地停顿了一下,“总有一天,到最后你会发现自己已经站在行业的顶端。当然这并不是说现在的我自己,我离这个目标还很远。但是我越发清晰地觉得,这是我坚守的信条。”
“一个演员,在很多地方和运动员是一样的。某一类型的角色对于一个演员是有生命周期的,过了周期就应该去尝试另一些角色。对我来说我更希望去尝试一些更适合我这个阶段的角色、更成熟的角色。”很快胡歌在这次长假前拍摄的最后一部电视剧《猎场》即将上映,在这部电视剧里,他将扮演一位都市职场猎头。提到这部剧,他难掩自满的神色,甚至毫不吝惜溢美之词去形容这部剧的方方面面。
经过漫长的沉淀,显然胡歌早已过了那个御剑飞行的李逍遥时代,下一部剧将会把他带入怎样的新周期,值得每一位影迷拭目以待。
澎湃:很多采访里你都看上去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工作中你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严苛的人吗?
胡歌:确实我觉得我对自己的要求挺严苛的。很多采访中我经常把这个原因归于我的星座(处女座),但这其实也是一个借口啦。从小接受的家庭教育也好,学校的教育也好,一直都是高标准严要求,逐渐地也就变成一种惯性。然后呢,还有一点就是我觉得,我是一个运气很好的人。就是从入行到现在,我总是遇到很多人帮我。我也遇到很多粉丝很多观众,他们一直以来不离不弃地关心我支持我。对我来说,最简单的讲法就是我不能让他们失望,我必须要对得起他们。所以在能力范围之内,我总是要求自己做到最好,甚至做得比要求更好。
澎湃:出道到现在有十多年了,你觉得自己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胡歌:我终于可以不用一直演古装戏了,我终于可以不用吊威压了。开玩笑啦,我觉得我其实没有太大的改变。最近很流行说匠人精神,现在虽然已经被用得泛滥了。但是抛开泛滥的概念去说,匠人和演员一样,你可以把一件事情坚持去做十年二十年,虽然过程很漫长,虽然最后甚至得不到你想象的结果,但是时间是会给你回报的——时间在你专注付出的过程中无限地延长。总有一天,到最后你会发现自己已经站在行业的顶端。当然这并不是说现在的我自己,我离这个目标还很远。但是我越发清晰地觉得,这是我坚守的信条。
澎湃:你因为李逍遥成名,又因为梅长苏到达一个全新高度,你自己是怎么看待演古装戏这件事?
胡歌:说实话,可能演完《琅琊榜》以后,我接戏可能更谨慎了。人嘛,总是希望演了一部很好的戏之后,可以演更好的。这也是我为什么希望缓一缓的原因,一方面是之前的工作量太大了,另外我觉得演员也需要有休息的过程,不要让自己变成一个符号。
以后真的要演古装戏的话,我不排除会演梅长苏那样的复杂的角色,但是我会希望演出更丰富更饱满更立体的状态。其实我刚出道的时候我演了李逍遥,这个名字就一直在我的头上盘旋,盘旋了非常久的时间。直到我演了梅长苏,我才从李逍遥这个名字的围绕下逃脱出来。所以如果之后还要再演的话,一定是比梅长苏更复杂的角色。
澎湃:如果有机会让你再演电影版里的李逍遥的话,你还会演吗?
胡歌:我老了,我已经三十多岁了,而李逍遥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少年,如果要再演,我想我不会再去演这样一个少年,也许演一个三十几岁的李逍遥吧。所以,一个演员,在很多地方和运动员是一样的。某一类型的角色对于一个演员是有生命的周期的,过了周期就应该去尝试另一些角色。对我来说,我更希望去尝试一些更适合我这个阶段的角色,更成熟的角色。
澎湃:你觉得《猎场》里的新角色郑秋冬符合你这样的标准码?
胡歌:我不止一次地说,这个剧本是我见过最好的剧本,而且在整个《猎场》的拍摄过程中,剧本赋予角色的力量都转嫁到了我身上。觉得你和角色在同一个身体里呼吸。所以拍完的时候我有一种被掏空的感觉。可以说这部剧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澎湃:眼下这个长假似乎还没有要结束,接下来最想去哪儿旅行?
胡歌:去非洲看动物看大猩猩、去北极看极光。
澎湃:粉丝们知道你有一个餐厅开在上海,想要偶遇的话什么时候去餐厅最合适?
胡歌:想要偶遇的话很难(笑)。因为餐厅已经变成了一个概率最高的地方,所以我已经一年多没去了。
澎湃:最后一个问题,你也可以选择不回答:作为霍建华是非常好的哥们儿,你最喜欢霍建华的哪一点?
胡歌:你是说长相、部位还是什么?嗯……从外形来说,我最喜欢他的睫毛,因为真的好长啊。从他的人来说,我觉得他是一个表面上冷酷,但是内心里非常炙热的一个人,这点让人非常喜欢。
责任编辑:张颖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