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上墨家元素文化产品有哪些?有《秦时明月》也有《墨杀》

黄蕉风

2016-09-08 07: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5、2016堪称“墨子年,中国自主创新的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上天,改革开放以来规模最大的国际墨学大会在滕州召开。近日当代中国第一部墨家元素都市悬念长篇小说《墨杀》在墨子故里山东出版。
除了墨家学术学理上的重新训诂、现代性转化以外,墨家元素文化产品井喷式涌现,也是一大文化现象。最近几年得益于中央大力推进传统文化建设和国学复兴,墨家元素文化产品开始进入人们视野,包括但不限于电影、电视连续剧、动画、漫画以及各种周边。一些著名的影视作品,如《寻秦记》《仙女湖》《大秦帝国》或台湾的“金光布袋戏”等,对“墨侠”“墨者”和墨家集团的传奇式、神话式的艺术再现,引起诸多观众读者兴趣,使得他们在影视作品之外,有意愿去了解具体历史时空中的墨子墨家。正好今年是风靡一时的墨家元素影视作品电影《墨攻》和动漫《秦时明月》上映十周年,故觉有必要谈谈墨家元素文创产业在当代中国的未来。
电影《墨攻》和动漫《秦时明月》

《墨攻》是中国近十年来唯一一部正面展示战国时代墨家组织的古装史诗电影。这部2006年拍摄,由张之亮执导,刘德华、范冰冰、王志文、吴奇隆等两岸三地影视明星出演的电影,除了票房赚得盆满钵满之外,也通过银幕第一次让观众了解到“墨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刘德华饰演的墨家弟子革离,秉持墨家“兼爱非攻”的和平主义精神,只身一人前往梁国帮助守城,打退赵国大军,颇有祖师墨翟“止楚攻宋”的风范。不过,墨家历史上是否真的建制成“军”(即影片中所谓“墨家军”),而墨家的守御机关术真有如电影这般出神入化,实未可知。
电影《墨攻》改编自日本架空历史小说《墨子攻略》,亦有同名漫画。作者久见贤一是业界翘楚,获得过中岛敦纪念奖。革离据说是以墨翟的大弟子禽滑离为原型,故既然同属“役夫之道”,则不大可能像刘德华这般潇洒了。电影只改编到小说的一半,后一半的小说版比前半部分更加精彩。若以墨学发展史为参照,则已经涉及到墨离为三、墨者入秦等历史。关于墨家后学的还原也有模有样。不过小说安排的革离的结局,是离开中国,东渡日本,成为日本“忍者”的始祖。这就有点大和民族的自恋倾向了,因为墨者革离绝对不可能是云中君徐福。
当然,我们如果排除电影艺术再创作的角度来看《墨攻》,可以说导演基本上将墨家思想的几个重要元素都融贯于影片当中。除了大片必须具备的武打招式、战争场面、明星效应,墨家之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异质性”,也是《墨攻》引起观众兴趣的原因。
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日本漫画《墨子攻略》
《秦时明月》则是根据台湾作家温世仁的同名漫画改编的国产动画片,如今已出了6季,在国内拥有众多青年粉丝。《秦时明月》被业界誉为国内动画界的良心之作,无论制作水平或者故事脚本,与日韩欧美一线动漫相比亦不遑多让。《秦时明月》是从荆轲刺秦一直演绎到楚汉相争。主人公荆天明是荆轲之子,后来继承巨子大位,与青年项羽并肩作战,直至推翻暴秦。在《秦时明月》中,诸子百家不再仅是舞文弄墨的学术流派,而是各具特异的武术宗门,撒豆成兵、奇门遁甲粉墨登场,百家争鸣被演绎成华山论剑。《秦时明月》当然是武侠作品,而在这其中最具任侠气质的又属墨家组织,它也占据了整部动画最核心的位置。特别是《秦时明月·诸子百家》这季动画播出之后,在民间带动不少动漫少年在线上线下自发组成“墨家粉丝团”,掀起一波“墨家热”。
《秦时明月》所衍生出的动漫周边产品,如时尚汉服、纪念品等更是占据国产古装动漫市场的半壁江山。及至10年后的今天,仍有数万计的新老粉丝,把《秦时明月》中墨家集团的教义“天下皆白,唯我独黑。非攻墨门,兼爱平生”设定为自己微信、QQ、知乎、豆瓣的签名,以此自勉自励。他们因动漫影响而接触墨学,服膺墨子。该剧在扩展墨学爱好者人口基本盘、培植青年墨学受众群体方面所作的贡献,超过10年间国内所有纯墨学学术研讨会和论坛的总和,具有传播学上的指标意义。
国内首部墨家元素都市悬念长篇小说《墨杀》
随着墨子号卫星上天,墨子故里山东人民出版社及时推出国内第一部墨家元素都市悬念长篇小说《墨杀》。
著名作家高渔在书中讲述的是一个“当代墨者”或者“墨家在当代”的故事。《墨杀》中的墨者,在现实生活中亦有自己的职务和本分。但绝非是指《墨杀》中的刑侦破案只是凭墨家元素“借壳上市”,比如作为墨家巨子的徐震是警队英雄,其惩恶扬善、嫉恶如仇的风格本来就符合先秦墨家“执法王”的角色;以类似西方天主教“七宗罪”为形状带出的“墨学十论”如兼爱、非攻、尚贤、尚同、节用等,亦可算严丝合缝于墨家的伦理价值观,颇具中国特色。
《墨杀》最吸引人的地方不仅仅在于作者描绘的破案刑侦手段之高妙,正邪两方角力之惊险,而在于他将我们置于一个典型的伦理辩难之中——“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正义如果要用非正义的手段去达成,到底还是不是正义。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的两难如何解决?这是先秦墨家哪怕其他诸子在当时也汲汲思考,而今人类亦都无法完全寻得整全答案的难题。
在学术上,墨家学者总在问一个问题:究竟“兼爱”有没有预设“自爱”?在《墨杀》中徐震为子赎罪而自担刑责走向死路,无疑是不自爱的,却又成全了父爱、大爱——以如此决绝和壮烈的姿态完满墨家道德,恰是庄子评价墨子的“墨子虽能独任,奈天下何”的千古悲情。按作者自述:“这是一本墨家入门书,通过人物行为,生动诠释墨家理念及其当世价值。但归根到底,这是一本关于爱的书,通过一个极致美丽残酷的故事,呈现不可思议的爱的力量。”相比《秦时明月》、《墨攻》等其他墨家元素文化产品,高渔的《墨杀》堪称后来居上,具有更高的伦理深度。即便其为都市悬念小说,题中之义仍在横亘千古不绝如缕的墨子精神力,而非神话传奇中的墨家机锋巧辩。
一如随着大陆儒学复兴,相应的读经运动、汉服运动等周边产业也会随之提升自己的文化附加值以配套,墨学复兴所衍生的墨家元素文化产品,自然也要经历一个不断配齐品种、创造性开发的过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山东人民出版社推出国内第一部墨家元素都市悬念长篇小说《墨杀》,是功不可没的。因为墨子去今已久,事迹多不可考;《墨子》文本仅存正统道藏本所录53篇,亡佚甚多,历史上墨家的信仰仪轨、组织模式、生产生活情态,已经不可能如儒家一样得到完全的复原。
“复古”固然走不通,“创新”却大有可为。比如:作家高渔的书中,就已经在思考墨侠巨子与正义匡扶的课题。日后的其他创作者也可以从墨者止战非攻的行传中提炼若干侠客精神以充实传统文化肌理,抑或参照西方基督教文化中“救世主”式线性叙事模式来创造具有中国特色的“超级英雄”文化主题(最典型的当然是墨子“止楚攻宋”的案例)。
溢出墨家具体历史情态的再创作会流于肤浅
不过,过分溢出墨家具体历史情态的再创作、再创造,可能也会流于肤浅。须知和《寻秦记》中神乎其神的墨子剑法一样,《墨攻》中的云梯冲车、加强连弩,《秦时明月》中的机关城、机关鸟、尚同墨方、电光神行步,大部分是文艺工作者对墨家进行的浪漫化处理。今天我们凭常识可知上个世纪初莱特兄弟才造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架飞机,而文艺作品中的墨家竟然在两千多年前就造出了能飞越万仞城墙的热气球,带领中国人率先突破地球引力,堪称奇谈!任何形式的墨家元素文化产品,都应拒斥对墨家形象的过分神化、鬼化、矮化和扭曲化。
我们必须承认,相对于近代科学,先秦墨家有限而肤浅的逻辑学(三表法)、光学(小孔成像)、力学(规矩方圆)、兵法(守御篇)在近代被抬升至崇高的地位,而李约瑟在《中国科技史》中“墨家的科技水平超越整个古希腊”的断言确有过誉之嫌。

《秦时明月》中的尚同墨方
其实墨家思想最宝贵的部分,是他们“剑及履及”、止战非攻的和平精神。因为神神怪怪的东西,任何朝代都可以有,不需直溯先秦墨家。作为墨学工作者,我们更愿意当今的中国观众和读者,在看到新形式的墨家元素文化产品的时候,不唯只是被墨家的武功或者玄幻所吸引,而是能感受到那为正义赴汤蹈火死不旋踵的气概。
墨家元素的文化产品在以后的中国只会越来越多。资本市场或者文创产业,愿意将墨家包装成“任侠的宗师”还是“黑社会的始祖”倒也无妨,关键在于墨家元素文化产品能否把墨家剑及履及的精神表现出来。最应急其先务的,恐怕是知行合一,即学即用,回到两千多年前墨翟“止楚攻宋”的独行之路,努力兼爱、非攻、尚贤、节用。
思想
我是黄蕉风,关于当下中国墨学复兴的问题,问我吧!
黄蕉风 2015-07-15 516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墨学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