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晓林任全总副主席之后:一年140场活动,仍喜欢被喊师傅

广州日报

2016-09-08 12: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巨晓林与年轻的工人在一起。  东方IC 资料图
54岁的农民工巨晓林今年当选为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别人对巨晓林的称呼,也从巨师傅,变成了巨主席。
对于这个称呼,巨晓林至今还有些不习惯。当选副主席后,多年未见的老工友,决定为他庆祝庆祝。“巨师傅,错了,应该是巨主席,来,干一杯。”
巨晓林笑了:“你还是叫我巨师傅吧。”边说边端起面前的白开水,和工友们碰了一下,喝了一口,双手在裤子上来回摩挲着。过去的半年,巨晓林深刻体会到身兼“农民工”和“副主席”双重身份给自己带来的挑战。
身高一米六的巨晓林一口地道的陕北方言,额头光亮。见了工友,他总是笑呵呵的。以前,他从一名工人当选为全国劳模,单位领导为他庆功,对领导的祝贺酒他只是以白开水回应。
觥筹交错了一番,工友们的话题还是回到了巨晓林身上。“你这一下子成了副主席,可别忘了工友们啊。”巨晓林笑了笑:“只要有机会,我就会为农民工群体多说话。”
从农民工到全国红人
1962年,巨晓林出生在宝鸡市岐山县祝家庄镇杜城村,这是一个小山村。1979年高考落榜后,他原本想去复读,但家中还有6个兄弟姐妹,巨晓林放弃了复读的打算。
1987年春节,巨晓林的姐夫带回消息,他所在的铁道部电气化工程局打算招收一批合同工,期限三年。巨晓林觉得,到国企干活,总比在老家筛沙子、刷油漆要强,他成了电气化局一处三段二队二班的一名接触网工人。
在巨晓林看来,这是人生中最好的机会,以至于过了29年,他依然记得第一天上班的日子:1987年3月1日。
巨晓林所在的工班任务是安装铁路的接触网,它为机车提供电力,是铁路提速的大动脉。
接触网施工不比一般电工活,涉及电力、电机、机械制图等众多专业活,技术含量很高。电线像蜘蛛网,施工图纸像天书,只有高中文化的巨晓林顿觉自己是个“睁眼瞎”,电线杆像高楼,高空作业像杂技,巨晓林第一次怨起自己个子太矮。经过一个月培训,他就被派到北京至大同复线的工地。从那时起,图纸、书、笔记本,成为巨晓林身边必带的3件宝。工友们看到他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劝他:“这是技术员干的活,你一个农民工,瞎折腾什么。”
接触网有一个附件,坠砣杆,工人要站在2~3米的支柱上,把吊在滑轮上、重达25千克的坠砣对准槽道,推到坠砣杆上。这对于身高一米六的巨晓林来说,太困难了。
学历不行,勤快来补。父亲爱画画,巨晓林从小耳濡目染,也有一些画画的功底。他把记不太清楚的接触网的零部件都画下来,反复记忆。小组长每天布置一个活给他,他就把施工标准记在本子上。晚上收工后,默读几遍记住。
巨晓林给多数工友的印象是沉默寡言,模样憨厚。在单位中,他几乎是最不起眼的一个,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唯一的爱好是吃老家的岐山噪子面。但就是这样一位不起眼的农民工,却在20年间,把劳动者可以得的奖几乎拿了一个遍,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劳模、中华技能大奖。
一年参加140场活动
2006年,中铁电气化局网六段段长李红江带队到迁曹线菱角山车站检查,巨晓林当时正在接线。李红江发现,巨晓林接线的方法和传统方法不一样,巨晓林告诉他,这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接线方法。李红江让他把所有方法整理出来。两个月后,他整理了40个创新方法,起名《接触网施工好经验好方法》。当年年末,他被网六段评为经济创新个人标兵。这是巨晓林入职近20年来获得的第一项大的荣誉。“当时心里可美了,想到我的这些方法能被其他工友使用,感觉长脸了。”
但这份手稿是用陕西方言写的,只有巨晓林自己能看懂,单位希望他重新整理出书。写书,对只有高中文化的巨晓林可是大挑战,他特意拜了工班里的大学生当老师。遇到弄不懂的技术名词就查、就问,三年多下来,数十万字的笔记,最终浓缩成了10万多字的书稿《接触网施工经验方法》。如今,这本书成了工友们干活时的“操作宝典”。
2009年4月,巨晓林获得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全国大奖——“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这一年,他成为公司的职工代表,此后,他也成为单位“先进工作者”专业户,先后荣获“经济技术创新标兵”、“技术革新能手”、“劳动模范”、“知识型职工先进个人”。那时起,他成了公司的名人,待遇提升,和副工长住在一起,每个月工资3000元左右。
各种奖像潮水般涌来,巨晓林拿奖拿到手软。2010年4月,他被选为北京市劳动模范。2010年年末,人社部表彰全国“第十届中华技能大奖”获得者,作为农民工代表的巨晓林名列其中。一位国资委的领导得知像巨晓林这样的“名人”竟然还没解决编制问题,要求给巨晓林解决“工人”编制。巨晓林头一回成了“吃公粮”的公家人。评上了高级技工,可以拿一些补贴,他每个月的工资涨到了6000元。
2012年“七一”之前,巨晓林成为被中组部表彰的100名“全国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之一。2012年7月3日,在北京市第十一次党代会上,巨晓林被推选为十八大代表。此时,距离巨晓林入党才4年。
2015年初,他被增补为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后来还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
各种荣誉蜂拥而来,巨晓林在工地有了单独的宿舍和办公桌,在北京也有了一间有电视和床的单间。工友们开玩笑说,巨晓林把各种能得的奖都得了个遍,拿了“大满贯”,应该是荣誉之巅了。但巨晓林总是带给他们惊喜,2016年1月,巨晓林当选为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
成为副主席,给巨晓林的生活带来很大改变。巨晓林做过一个统计,2015年,他参加了140多场活动,待在工地的日子只有80天。他是北京市人大代表,年末要参加北京市两会。从头一年的12月到第二年的春节前夕,他一般都在北京两会和各种会议中度过,春节期间在家顶多住上10天,2月底要回北京准备参加全国两会。五一劳动节前,他作为工人代表以及劳模,又要参加各种会议。五一之后才能空闲一些。
“喜欢他们叫我巨师傅”
作为农民工兼职副主席,他每两个月去全国总工会开一次会。有农民工不断给全总寄信,指明要巨晓林收,但信中提到的很多问题,其实他也解决不了。农民工群体对他期望很高,让他感到很大压力。巨晓林工资仍由原单位发放,还是6000多元。他最怕上台发言,因为自己的普通话不标准,夹杂着浓厚的陕西口音,尽管经过训练,但始终没扭过来。
巨晓林的名字在中铁电气化局的各个工地里传开。比如,职工技术比武劳动竞赛“晓林杯”、职工优秀技术创新成果“晓林奖”,工地上的“晓林精神文化墙”。他的故事也早已传遍了村子,回家后也几乎一天都没闲着。哪家农民工在外打工被欠薪,单位不给买社保,也都来找他。
巨晓林说,他还是更喜欢别人叫他“巨师傅”,因为这样才没有距离感。巨晓林说,当选总工会副主席后,别人总以为他变身领导了,但是他知道,自己还是一名普通的农民工。
与两年前相比,巨晓林两鬓的白发明显多了很多,头顶的头发也少了不少。“太忙了,太累了,经常在两个身份中穿插,我还在适应中。”
(原题为:《从农民工到总工会副主席》)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巨晓林,全总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