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家中,特朗普的拥趸有哪些?

澎湃新闻记者 熊丰 译

2016-09-15 10: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随着美国大选投票日的临近,历史学家们也都纷纷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和态度。在目前已经明确表明政治立场的历史学家中,特朗普的支持者寥寥无几。历史学家们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他们的理由何在?瑞克·申克曼(Rick Shenkman,著有《政治的动物:我们石器时代形成的大脑是如何阻碍我们政治发展的》一书)和沙朗·阿拉那(Sharon Arana)在历史新闻网(www.historynewsnetwork.org)撰文,介绍了历史学家们在此次美国大选中的政治立场。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全文进行了翻译,以飨读者。

几乎每一天都会有历史学家跳出来反对唐纳德·特朗普。就在上个月,肯·伯恩斯(Ken Burns)和大卫·麦卡洛(David McCullough)在脸书上建了一个主页,专门发布历史学家们对特朗普冷嘲热讽的视频。在此页面上对特朗普开炮的,很多都是历史学届的“大腕”:威廉·洛克滕堡(William Leuchtenburg),伯纳德·维斯伯格(Bernard Weisberger),尼尔·阿尔文·本特(Nell Irvin Painter),维琪·鲁伊兹(Vicki Ruiz),凯·伯德(Kai Bird),罗伯特·卡罗(Robert Caro)和迈克尔·卡津(Michael Kazin)等等。在这一主页建立之后不久,一个名为“历史学家反特朗普联盟”的组织也宣告成立。很快,历史学家反特朗普联盟就获得了超过600名学者的支持(实际上,反对特朗普的学者远多于这个数字,但是很多学者却不愿意在反特朗普联盟的请愿书上签字,因为这一请愿书指出,历史学家的身份使得他们在谴责特朗普的倒行逆施时更具有权威性)。
实际上,这一现象并不出人意料。历史学家这一群体总体而言比较倾向于接受自由派的主张。当约翰·米全(Jon Meacham),这位总统传记专家,发了一条推特来嘲讽共和党提名特朗普为总统候选人之后,阿涅特·里德(Annette Gordon-Reed)——这位学者的代表作是研究杰斐逊总统和他的黑人情妇的桃色绯闻——立马转发了这条推特。
除了很多我们所熟悉的自由派历史学家以外,许多保守派的、甚至被认为是共和党拥趸的历史学家,也加入了反对特朗普的阵营。首先向特朗普开炮的是罗恩·拉多什(Ron Radosh),要知道,他的下一部著作可是要为沃伦·哈定(Warren G. Harding)辩护。拉多什在他的推特中批评了川普,并且赞许了乔治·威尔(George Will)在特朗普获得提名后决定离开共和党的表态。
就连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这位前哈佛大学,现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的教授也在推特中暗示,特朗普的崛起对美国的自由有很大的威胁。
几个星期之后,丹尼尔·派普(Daniel Pipes),这位支持过伊战和布什政府的保守主义者,也公开表示自己无法忍受特朗普的存在,像乔治·威尔一样,他也离开了共和党。
那么,众多的历史学家中,有特朗普的支持者吗?在大海捞针般搜索后,我们发现了六位,三位是学院派,三位是民科(non-academics)。
在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最负声望的是美国军事史学家,前古典学教授,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韦克特-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在一篇文章中他说道,当必须在特朗普和希拉里之间做出选择的时候,他会选择特朗普。但是这篇文章的绝大篇幅,都被用来指出特朗普的缺点和错误。
提摩西·菲尼斯(Timothy R. Furnish),这位俄亥俄州立大学伊斯兰史的博士,也是前大学教授和美军特种行动部队顾问,五月在历史新闻网撰文表示,他支持有限度地禁止逊尼派入境美国(在文章中,他认为在穆斯林发动的恐怖袭击中,大多数都有逊尼派活动的身影)。在八月的一条推特中,他说如果自己要在特朗普和希拉里之间做出选择的话,他会选择特朗普。
威尔弗雷德·麦克莱(Wilfred McClay),这位俄克拉荷马大学的保守派历史学家认为,特朗普并不是一位理想的候选人。但是:“当政治氛围恶化到无法产生出令人尊敬的政治家时,那些不那么令人尊敬的政客就会产生。现在抱怨特朗普的种种出格言论已经于事无补。我们需要反思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主流的共和党人并没有尊重他们的选民。现在他们需要做的是给选民以更多的关注。”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表示自己是否会在11月的大选中给特朗普投票。
另外的三位非学院派历史学者,普遍与保守主义运动有着密切的联系。
德雷克·汉克斯(Derek Boyd Hankers)是一位非裔政治史研究者,在书中,他认为绝大多数黑人在南北战争中都在为南方而战。实际上,这一迷思早就被学院派的历史学家们所戳破。如果以汉克斯的水准能被看作是历史学家的话,那么他应该是这个国家里唯一一位认为特朗普伟大的历史学家了。
特朗普的另一个支持者是大卫·巴顿(David Barton),他声称,基督徒应该把特朗普看作者上帝的选民。但问题来了,巴顿能被算作是历史学家吗?巴顿的代表作是《杰斐逊撒谎了》一书,本书为他在福音派基督徒(evangelical Christians)中赢得了大量的粉丝。(该书宣称,美国本质上是一个基督教国家。)2012年,在历史新闻网举办的一项测验中,历史学家们将《杰斐逊撒谎了》评为了在版著作中最不可信的一本书。不久之后该书的出版商就将其下架了。直到最近,基督教背景的出版商又重新出版了本书。
大卫·巴顿,这位福音派基督徒都有些什么主张呢?他认为,女性不应该被给予投票权,全球变暖是个谎言,在校学生应该被武装起来,以应对可能发生的校园枪击案。
另一位支持特朗普的福音派基督徒,是纽约时报的畅销书作家,埃里克·梅塔萨克斯(Eric Metaxas)。他写作的反纳粹牧师迪特里希·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和反奴隶制的英国政治家大卫·威尔伯福斯(David Wilberforce)的传记广受好评。梅塔萨克斯在著作中不经考证的引用了不少巴顿的观点,他认为,特朗普或许不是一个最理想的候选人,但:“我认为他本质上还是个好人,像隔壁的叔叔伯伯那样,他的很多言论你或许不赞同,但实际上他并不是一个马基雅维利主义者,或是一个心胸狭窄的排外者。如果他真的是这样不堪的话,我是不会投票给他的。”
以上,便是历史学家中特朗普的全部拥趸,共计六位。
【2016年8月17日更新】
自从本文发表以后,我们又在历史学家中发现了三位特朗普的拥趸,他们是:保罗·戈特弗雷(Paul Gottfried),伊丽莎白城学院历史系荣修教授;克莱德·诺曼·威尔森(Clyde Norman Wilson),南卡罗莱纳大学历史系教授;拉尔夫·雷克(Ralph Raico),纽约州立大学纽布法罗学院历史系教授。他们在LewRockwell.com的网页上联名签署了公开信支持特朗普。

文章来源:http://historynewsnetwork.org/article/163552
责任编辑:熊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历史学家,特朗普

继续阅读

评论(8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