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奥会冲金然后安乐死!在自己葬礼上,她想让所有人举起香槟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李琼

2016-09-08 15: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想象一下,一边为自己的梦想在体育赛场上拼搏,一边却又因为无法治疗的疾病亲手为自己筹备葬礼,还有比这更悲情的画面吗?
但这不是电影里的情节,它正发生在里约残奥会赛场。
北京时间9月8日,里约残奥会正式拉开大幕,159个国家和地区的4300名运动将参加22个大项528个小项的比赛。
但伦敦残奥会百米短跑冠军、比利时人玛瑞克·费福尔特(Marieke Vervoort)已经考虑在本届残奥会后进行安乐死。
“我太痛苦了,有时夜晚只能睡10多分钟。但我仍然想夺得金牌,里约将是我最后的希望。”费福尔特说。

玛瑞克·费福尔特在比赛中。  本文图片均为  视觉中国 资料图
健康姑娘,一年间无奈瘫痪
37岁的费福尔特在上届伦敦残奥会中获得了T52级女子轮椅短跑100米冠军,打破残奥会纪录,并且还获得了该级别200米亚军。2015年她还在世界残疾人田径锦标赛上摘得金牌。
优异的表现和坚强的意志使费福尔特在比利时国内家喻户晓,比利时国王和王后还曾在2013年授予她贵族身份。
按照残疾程度从重到轻,田赛分为F51-58级别、径赛为T51-54级别。费福尔特所属的T52代表胸部以下几乎完全瘫痪,属于残疾程度较重的级别。
费福尔特原本是个健康的姑娘,但在2000年她突然被检查出患有一种罕见的脊椎疾病,这让她不仅左腿瘫痪,并且不断恶化,不到一年时间就全身瘫痪。
长期饱受病痛折磨的费福尔特本该需要全天候的照顾,但她却固执地养了一条拉布拉多犬,以此来告诉大家,她已经开始适应独自一人生活。
但不断恶化的病情还是让费福尔特无法支撑下去,“我将在里约奥运会后结束我的职业生涯,我会善待自己的每一天。我正考虑安乐死。”
玛瑞克·费福尔特。
因为疼痛,每晚只能睡不到10分钟
比利时从2002年起就批准了安乐死法案,只要得到三名医生许可就可以合法的执行安乐死,费福尔特对自己的决定显得相当坦然。
“人们总是看到我获得金牌后的胜利笑容,但是没有人能看到极度病痛、在黑暗里挣扎的我。”费福尔特向法国媒体表示。
在最初患病时,为了帮助身体恢复,费福尔特会在轮椅上进行篮球训练。2007年,她甚至打算参加夏威夷铁人三项的比赛。
但随着病情恶化,费福尔特只能转而参加轮椅短跑项目了。但这样的训练依旧是痛苦的,她曾表示失眠让自己几乎每晚只能睡不到10分钟,并时常因为疼痛醒来。
“我的身体真是太疲惫了。早上我让护士给我注射了一针吗啡,然后去参加训练,我正在努力赶走身体中的恐惧情绪。”费福尔特曾在网络日志中这样写道。
现在,费福尔特已经开始筹备自己的葬礼,她对媒体说:“我有一个遗愿清单,比如在死前进行一次特技飞行。”
虽然费福尔特的选择也在社交网络引发了争议,但对于她来说,确实是一种解脱。
“我的葬礼不会在教堂举行,也不会有什么咖啡和蛋糕。但是我想让每个人举起香槟对我说,‘干杯,玛瑞克!祝你一路顺风,你有一个美好的生活。’”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里约残奥会,安乐死

继续阅读

评论(20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