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劫运钞车案疑犯住处发现“欠债清单”,警方追回还款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罗杰 发自辽宁营口

2016-09-10 22: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月7日13时许,辽宁省营口市大石桥市一 运钞车司机李绪义劫持运钞车,抢走600万元现金。由于当地警方尚未披露李绪义作案细节,亲属此前屡次拒绝媒体采访,就算在案发地大石桥市,“运钞车劫持案”也是传言四起,各种说法不一。
李绪义相片。  如无特别说明,图片均来自 澎湃新闻记者陈绪厚   
连日来,李绪义家属深陷舆论风暴之中。9月10日,李绪义的母亲、妻子、弟弟等亲属现身,披露李绪义劫持运钞车的前后细节,并回应 “劫车帮父母还债”的说法。
10日中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李绪义被抓的住处,见到了一张李绪义被抓前写下的“欠债清单”,上面罗列有20多位债主名字,部分债主注明了具体欠债金额及电话号码,而且开头三位债主的欠款金额明细已被划掉。有债主证实,李绪义抢劫运钞车后,确实向他们还了钱,目前这些钱已被警察收回。
母亲微信劝儿子自首
在拒绝了一批又一批来访记者后,9月10日,李绪义的母亲王艳、妻子王芸(化名)等亲属现身,向澎湃新闻讲述了李绪义劫持运钞车的背后细节。
王艳曾在微信劝儿子李绪义自首。
3天前,刚入职不久的运钞车司机李绪义,将一辆运钞车劫持开进他所熟悉的丰华颐和村小区。半年前,为了还债,李绪义刚把这里房子卖掉。
据大石桥市公安局此前通报称,劫持运钞车案疑犯仅李绪义一人,他抢走了运钞车内的600万元现金。
澎湃新闻9月8日报道,丰华颐和村小区的多位保安表示,事发时,天下着雨,李绪义将运钞车开进了小区地下车库,后去了他弟弟家,并留下一袋钱。
李绪义弟弟家位于丰华颐和村小区22栋1单元,临近西小区地下车库入口。9月10日,弟弟李绪亮向澎湃新闻表示,当时,他本人不在家,李绪义曾来家中洗澡,有家的钥匙;等他回家时,警察已经来了,哥哥确实有留钱,但具体金额不清楚。
得知儿子劫持运钞车在逃,远在黑龙江的王艳慌了神,她急忙给李绪义打电话,电话不通;她给李绪义发微信,李绪义没有回复。
王艳向澎湃新闻出示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9月7日17时许,她曾劝儿子自首,“你要是妈的儿子你就快点自手(首)”,“你让不让我和爸全家人活了(?)”。
李绪义在房内被抓,门口贴有封条。
逃亡8小时后,李绪义在其住处落网。李绪义的妻子王芸向澎湃新闻表示,当时确实是她向警察提供了线索,并领着警察来到住处,将躲在床底的李绪义抓获。
王芸嗓子沙哑,没讲几句就哭起来。一旁的亲属表示,连日来,王芸的精神处于崩溃边缘,身体虚弱,每天要去医院打点滴。
王芸说,李绪义劫持运钞车进小区时,她正在约一公里处的彩票站上班,完全不知情;知道消息后,她凭感觉,认为李绪义不会跑,很可能就在家中,但怕警察直接把李绪义击毙了,于是领着警察上门抓人。
事实上,这并不是李绪义的家。由于半年前卖房还债,李绪义及其妻子、儿子只得借住在亲戚家。
这是一栋老旧的楼房,距离大石桥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楼仅约150米。
家庭深陷三角债困境
事后曝光的监控视频显示,成功劫持运钞车后,李绪义背一包钱走出丰华颐和村小区,乘车离开;在一处商铺门口,李绪义逐一拿出一叠叠现金,去给债主还钱。
王艳向澎湃新闻证实,当时,李绪义是去还一位债主的30万元高利贷。王艳推测,9月是这笔30万元高利贷的还款期限,否则利息翻倍,可能正是这笔高利贷最后“压垮”了李绪义。
不过,王艳也有些想不通,“每月都是这样挺过来的,这次儿子怎么就没挺住?”
王艳向澎湃新闻透露说,由于当包工头深陷三角债困境,他们没钱给工人发工资,只能去借高利贷。目前,李家一共欠债200多万元高利贷,还有约40万元的银行贷款,别人也拖欠他们300多万元的工程款。
王艳出示的承包合同。
近年来,李绪义和父母没有分家,多和父母一起外出承包工程。王艳说,“儿子不是那样的人”,劫持运钞车是为了“帮父母还债”。
半年前,为了给父母还债,李绪义卖掉自己在丰华颐和村小区内的一套二居室。澎湃新闻走访发现,这套已出售的房子位于丰华颐和村小区3栋1单元。
李绪义一家位于李大屯村的祖屋,已废弃多年。
9月10日,这间二居室买主的家人向澎湃新闻表示,当时,李绪义出手很快,没怎么讨价还价,最后以32万元成交,他们只付了一部分钱。
王艳介绍说,李绪义最近借过一笔15万的高利贷,仅月利息就高达2万元。
李绪义一家原是大石桥市博洛铺李大屯村民,后全家搬入大石桥市区居住。李大屯村一位张姓村民介绍说,自在2015年底,她就发现李绪义一家陷入“财务危机”,到处想办法借钱,“拆东墙补西墙”。
多位李大屯村村民曾向澎湃新闻表示,李绪义的父母向很多村民借过房契,用房契向银行贷款。对此,王艳回应称,确有此事,40万银行贷款也由此而来。
9月10日中午,澎湃新闻在李绪义被抓的住处,见到了一张李绪义被抓前写下的“欠债清单”。上面罗列有20多位债主的名字,部分债主注明了具体欠债金额及电话号码,而且开头三位债主的欠款金额已被划掉,疑似钱已被还完。经李绪义的大伯李继敏辨认,“欠债清单”上的字迹为李绪义所写。
9月10日,澎湃新闻从上述被划掉的两位债主证实,9月7日,李绪义抢劫运钞车后,确实有向他们还钱,目前这些钱已被警察收回。
李绪义的妻子王芸说,李绪义虽还债压力大,但这些事从不跟她讲,独自承受;事发前,她就发现李绪义不敢随便接电话,就算接也去楼梯间接,“每次问他,都说妈妈或弟弟打来的”。
母亲称长年在外讨债
据李绪义母亲王艳介绍,上述被拖欠的300多万元全都是工程款,主要来自两个工程:一是大石桥市虎庄镇保障性住房项目,2011年投入了100多万元,至今欠款18万多元;二是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保障性住房工程,投入了600多万元,被拖欠300多万元。
王艳说,从2014年开始,她和丈夫很长一段时间在黑龙江讨债,去了多次,都没有结果。9月7日,李绪义劫持运钞时,王艳远在黑龙江讨债;9月9日,李绪义的父亲又去了黑龙江。
一位曾跟随王艳去黑龙江的沈姓工人表示,在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保障性住房工程中,王艳确实有被拖欠工程款的情况,但他不清楚原因。
王艳向澎湃新闻出示的一份承包合同显示,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曾和黑龙江润森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曾签订合同,后者承包“棚户区改造鹤北林业局天水湖小区A4标段工程”,开工日期为2012年10月25日,共工期为335天,合同价款为12422200元。
王艳出示的委托协议。
另一份授权委托书显示,黑龙江润森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授权委托王艳承建“棚户区改造鹤北林业局天水湖小区A4标段工程”。
针对王艳的上述说法,澎湃新闻根据王艳提供的电话,联系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一名冯姓负责人,电话无人接听,短信也没有回复。
9月10日,澎湃新闻电话、短信联系黑龙江润森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一名许姓负责人,未获答复。
9月10日,家属收拾衣服,准备第二天给李绪义送去。
王艳还表示,2011年,她从大连老板徐永平承建大石桥市虎庄镇保障性住房项目,后者至今拖欠她18余万元。
9月10日,徐永平回应澎湃新闻称,他也是“受害者”之一,这项由大石桥市政府主要领导站台的工程,后被证明是一个骗局,开发商“中国东亚投资有限公司”是一家皮包公司,后卷钱走人。徐永平称,他投入了800万元,至今没有收到任何工程款。
虎庄保障房项目已废弃。  徐永平供图
大石桥市城乡规划建设局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虎庄镇保障性住房项目由市政府统筹,具体情况不清楚,有采访需求需先经大石桥市委宣传部同意。
虎庄保障房项目奠基仪式。
澎湃新闻向大石桥市委宣传部求证此事,未获答复。9月9日,该工作人员曾向澎湃新闻表示,他已听到到这方面传闻,具体情况还需相关部门进一步核实。
运钞车司机工作疑当地政府介绍
李绪义,今年35岁,当过兵,是党员,此前跟父母一起外出承包工程。多位李大屯村村民表示,村民觉得李绪义比较能干,还曾想让他当村支书。
李绪义家中保留着多张他在部队当兵时获得的荣誉证书。
王艳称,由于深陷三角债困境,一家人压力都很大,他们多次向大石桥市政府讨要拖欠的虎庄镇安置房工程款,无果;后经当地政府介绍,李绪义当上了运钞车司机。
据王艳介绍,当地政府曾两次给李绪义介绍这工作,第一次,她不放心,没让李绪义去;一个月后,李绪义没有告诉她,偷偷去了。
“家里这么难,每天看那么多钱,当时就很担心。”王艳有些懊悔,她没想到,不足三个月,李绪义就成为了轰动全国的劫持运钞车疑犯。
大石桥市政府是否曾介绍李绪义当运钞车司机?9月9日,大石桥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对此予以否认,称营口瑞泰押运有限公司大石桥分公司招收李绪义当运钞车司机,肯定按正规程序招人。
澎湃新闻多次向营口瑞泰押运有限公司大石桥分公司求证此事,至今未获得答复。
9月9日,一位接近营口瑞泰押运有限公司大石桥分公司的消息人士向澎湃新闻表示,李绪义当运钞车的工资并不高,税后每月不足2000元;事发时,运钞车内包括李绪义在内共有5人,目前另外4人均已回家,但禁止离开大石桥市,要求随叫随到,且被公司下了“死命令”:不准接受采访。
上述消息人士称,李绪义和同事都相处得很好,不清楚李绪义当时是怎样劫持运钞车的。
李绪义的多位亲属也表示,李绪义怎么劫的运钞车,怎么抢的钱,他们均不知情。
目前,大石桥市公安局尚未披露李绪义劫持运钞车的具体细节,李绪义究竟如何作案,外界尚不得而知。
责任编辑:徐其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抢劫运钞车 自首 抓人

相关推荐

评论(35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