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季军、奥运会亚军…这支中国男足的强大你能想象?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李琼

2016-09-17 11: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中国有这样一支男足国家队,他们不恐韩、不恐日,称霸亚洲,曾获得过奥运会亚军、世界杯季军,甚至还诞生过“世界足球先生”。
然而,他们却一直鲜有人关注,更别提什么丰厚的奖金了。
这支为中国足球获得无数荣誉的队伍就是中国盲人男子足球队。
在里约残奥会五人制盲人足球赛的比赛中,中国队依然表现出色。他们一路击败西班牙、墨西哥,战平阿根廷挺进半决赛,最终仅以1比2惜败于巴西队,无缘决赛。
在中国,有许多盲人孩子在追逐着自己的足球梦,他们说:“只有在球场上全力奔跑,只有足球才让我觉得自己还活着。”

中国队在与墨西哥队的比赛中打入精彩进球。
中国队“一条龙”过人进球,击败西班牙队。
从零开始的世界顶级强队
盘带、拼抢、过人......如果只看脚法,你或许根本看不出在场上踢球的是一群盲人。然而戴着眼罩的球员、鸦雀无声的观众和场上奇怪的铃声,又让盲人足球显得与众不同。
“从来没听说过盲人可以踢足球的,也不知道盲人足球该怎么踢。”面对这个当时在中国还很陌生的项目,中国盲人男子足球队的队长王亚峰一开始也充满疑惑。
为了备战北京残奥会,2006年中国正式组建了第一支盲人足球队。由于此前从未接触过盲人足球,教练员和盲人运动员们只能从零开始、逐步摸索。
“开始只能慢慢走着带球,逐渐慢慢小跑(带球)。”中国队主教练邹宏谋在最开始对盲人足球也一无所知,他和教练团队只能从西班牙等强队的比赛录像学起。
与普通的足球比赛不同,盲人足球采用的是五人制足球。除了守门员外,其他4人的视力伤残程度应达到B1级,也就是完全丧失视力且无光感。
面对健全的守门员,盲人运动员如何将球控制在脚下并踢进球门?对此,前任主教练董俊杰只有一个答案:苦练。
“让这支足球队坚持下去的,是他们的毅力和信念。”
9月15日,中国队球员王周彬(前右)在比赛中与对方球员拼抢。新华社 图
为了能让盲人运动员更好地学会控球、盘带,邹宏谋一开始让队员们摸着自己的身体感受动作要领,就这样一遍一遍地训练,直到他们掌握要领。
正是这份坚持与付出让中国盲人足球在成立的几年间先后击败了阿根廷、英格兰、西班牙等老牌劲旅,成为了新的世界强队。
在北京残奥会上,中国盲人足球队首次参赛便获得亚军。此后,他们又获得了2010年世界杯季军、广州亚残运会冠军,并多次获得亚锦赛冠军,称霸亚洲盲人足球。
“他们在困难面前展现出来的那种不屈的坚毅和勇往直前,就算正常人也未必能做到。”董俊杰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
王亚峰接受央视采访。
他是中国的“梅西”
在这支中国盲人足球队里,队长王亚峰无疑是整支球队的核心。1990年出生的他今年已经是第三次出征残奥会了。
这个26岁的福州男生患有先天性B1视力残疾,他在2005年入选福州市盲人足球队,随后又入选国家队。
在北京残奥会上,王亚峰成为球队进球功臣。“他的技术非常全面,奥运赛场上的老外都称他是世界头号球星。”邹宏谋也对自己的徒弟赞赏有加。
王亚峰在2010年又帮助球队夺得盲人世界杯的季军,并当选“最佳运动员”,这一称号相当于盲人足球界的“世界足球先生”,他也因此被称为“中国梅西”。
“梅西一直是我的榜样,我要像他那样克服先天身体条件的不足,做一名成功的足球运动员。”
有意思的是,在里约残奥会前,梅西曾与西班牙盲人足球队踢过一场比赛。在比赛中,被蒙上双眼的“梅球王”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凭借精湛的控球技术和与生俱来的脚感,王亚峰收获荣誉的同时也受到了国外教练的青睐。西班牙足球教练曾多次邀请他去踢球,但他仍然选择留在中国。
“留在国内为国争光,我觉得这是第一重要的。”
盲人足球运动员由于视力障碍,因此每个动作都需要靠自己的双手来触摸感受。澎湃资料
一个拉球动作,盲人孩子要学三四年
在40米长、20米宽的球场上,盲人运动员仅能依靠听觉来判断周围环境,因此现场观众要保持安静,装有响铃的足球能够让球员们判断球的位置。
引导员的作用也不可或缺。他们通过不停地敲击球门,来提醒运动员们射门方向和场上局势。“引导员是盲人运动员的眼睛。”中国盲人足球队引导员王桂顺如此解释。
为了避免运动员受伤,球场四周围满了隔板。运动员在踢球时也会发出“喂喂喂”的声音来避免互相冲撞,或者喊自己的名字提醒队友“我在这”。
即便做好了万全准备,但受伤依旧无法避免。与正常的足球比赛相比,盲人足球由于运动员无法看见彼此而更容易做出凶狠的逼抢、放铲等动作。
“你得时刻看着他们,几乎每天都会受伤。”陕西省盲人足球队主教练张毅认为盲人运动员踢球时需要更多的安全保障。
为了一支少年盲人足球队,陕西独臂教练张毅曾坚持了14年。他曾看到几个盲人孩子在路上踢装了一半沙子的矿泉水瓶,便做出了组建盲人足球队的决定,“他们渴望参与进来”。
陕西省盲人足球队的孩子们在训练。澎湃资料
参与进来容易,踢好却很难。“盲人失去视觉之后,感觉一种动作就非常片面。”张毅说一个拉球动作盲孩子要学三四年,他们必须靠“摸”才能明白动作要领。
事实上对于大多数盲人孩子来说,踢球是一种让自己能够与正常人一样的渴求。
“只要是在盲人足球场上,我都可以很自由,我想跑或是想往左、往右都可以。这种来去自如的感觉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1998年出生的刘猛是中国盲人足球队中年纪最小的一个,但他和众多盲人运动员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即在足球场上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平时我们走路都要躲躲闪闪,现在能有一片场地,很安全、没有任何障碍去奔跑,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虽然按摩师将会是大部分盲人今后从事的职业,但依然有大批盲孩子愿意去刻苦训练足球,“只有在球场上全力奔跑,只有足球才让我觉得自己还活着。”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盲人足球队,残奥运

相关推荐

评论(1.2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