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无遮拦的杜特尔特?不,他是一位灵活变通的实用主义者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李宝林

2016-09-19 11: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最近一段时间,菲律宾新任总统针对美国的言论一次又一次引起媒体和大众的关注,并引发对美菲关系走向的猜测。杜特尔特的言论仅仅是因为其口无遮拦,亦或也包含他的真实意图?杜特尔特的意图能否变成菲律宾的国家政策,进而对菲美关系产生影响?
个性鲜明的杜特尔特
每一位政治家都有其个性特征,并体现在其执政理念和相关政策上。一般而言,政治家大多谨言慎行,不会轻易表露自己的真实想法,更不会发表一些哗众取宠的言论,但杜特尔特似乎是个例外。
自从参与菲律宾总统竞选以来,他多次发表被外界视为不妥的言论。杜特尔特的言论也得到了多种解读:杜特尔特心直口快,说话直截了当;杜特尔特是民族主义者;杜特尔特表现出的是地方政策夸夸其谈、哗众取宠的特征;杜特尔特将成为独裁者等等。
除此之外,杜特尔特的言论也释放出相关信息,透露出其真实想法。从杜特尔特在达沃市的执政经历看,他不仅仅是敢说,还具有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的意志和手腕。
杜特尔特缘何针对美国?
杜特尔特的言论从内政和外交两个方面向美国释放信息。
内政方面,上台伊始杜特尔特便开始履行其竞选承诺,打击毒品犯罪。扫毒、打击犯罪以及维持社会治安是杜特尔特在达沃市任市长时的主要政绩,也是他能够被菲律宾民众选举为总统的原因之一。为此,就任总统后,杜特尔特将扫毒作为最为主要的施政内容,但杜特尔特打击毒贩的方式遭到美国的谴责。这可能将削弱其扫毒效果,进而威胁其执政合法性。加之杜特尔特并非美国所支持的总统候选人,在竞选总统期间便和美国驻菲律宾大使发生口角。因此,在扫毒问题上对美国指责的强烈反击不仅是反对美国干涉其内政,更重要的用意在于反对美国借人权问题削弱杜特尔特政权的合法性。可以预测,人权问题将成为杜特尔特任期内美菲双边关系中的一个主要障碍。
外交方面,一方面阿基诺三世时期加入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进而倚重美国挑战中国的外交政策使菲律宾处于与中国直接对抗的不利处境;另一方面,菲律宾政坛存在着新任总统清算前任总统各项政策的传统。
作为实用主义者,杜特尔特有改变菲律宾完全被美国亚太战略捆绑这一状态的意图,以获取在面对美中两大国时的灵活性。为此,菲律宾向美国表达追求独立外交政策的意图,同时向中国释放改善两国关系的信号。
其次,杜特尔特针对美国的一些言论的目标群体还包括菲律宾民众。在菲律宾,马尼拉的权力中心被政治家族所把持。尽管杜特尔特出生于政治家族,但他主要在菲律宾南部的棉兰岛地区从政。从竞选伊始,杜特尔特便将自己塑造成反对权威的形象,代表边缘群体和势力。因而反权威是其政治特征之一。由于美国与菲律宾之间存在着殖民与被殖民的关系,而且菲律宾在独立后与美国建立起的美菲同盟中处于依附地位,美国在一定程度上是作为权威出现在美菲关系中的。对于这一状态,菲律宾国内存在着一些反感情绪。杜特尔特针对美国的一些不友好言论是其竞选总统时反权威形象的延续,有助于巩固民众的支持。
当地时间2016年9月15日,菲律宾圣米盖尔Tecson军事基地,杜特尔特对士兵发表演讲。 东方IC 图
美菲关系将何去何从?
由于杜特尔特政府施政时间还很短,并且还没有公布其外交政策,我们仅能从历史和美菲当今面对的问题出发对两国关系的发展进行解读。
目前看来,菲律宾期望在外交方面获得一定的独立性。首先,这一独立性是相对于阿基诺三世时期完全倒向美国而言。阿基诺三世这么做并非偶然,而是21世纪以来菲律宾借助美国的战略调整深化美菲同盟关系的必然结果。
1992年美军被迫从菲律宾军事基地撤出重创了美菲关系,但是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两国逐步修复双边军事联系。进入21世纪,菲律宾阿罗约政府通过高调支持美国的反恐战争,使美菲同盟关系进一步提升。菲律宾借此提高了打击国内反政府势力的能力,与此同时也被纳入美国反恐和制衡中国的制度安排之中。当美国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时,阿基诺三世政府试图再次抓住美国战略调整的机会,借助美菲同盟的进一步强化提升菲律宾的军事实力和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与阿罗约政府强化美菲同盟的同时还保持与中国的良性互动不同,阿基诺三世政府将菲律宾变成了美国围堵中国的排头兵。这一政策使菲律宾处于被动的棋子位置,并不能更好的保护菲律宾的国家利益。杜特尔特是一位实用主义者,这意味着他具有灵活变通性。而拥有一定程度的独立性是杜特尔特政府实施灵活的大国战略的前提。
在这一背景下,需要深究的是对菲美同盟而言,这一独立性的含义是什么?美菲两国曾签订同盟条约。阿罗约和阿基诺三世时期,美菲两国又签署了多个得到国会批准的防务合作协议,这进一步加强了美菲同盟关系的法律性。
杜特尔特在寻求独立性时不能忽略这一现实。而且这一关系在菲律宾具有坚实的社会基础。杜特尔特上台以来也多次表示将尊重美菲同盟关系。因此,杜特尔特只可能寻求基于美菲同盟的有限独立。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菲律宾是否有能力实现这一有限的独立。一方面,从自身实力看,菲律宾的国防实力较弱。即使是在打击国内反叛势力方面也需要美国的援助,因而抵御外敌时更需要依赖美国。而且,菲律宾政府提升国防实力的举措还有可能遭到国会的掣肘。如阿罗约时期,国会以菲律宾获得美国军事援助为由削减国防预算。依赖外部援助是菲律宾保持和提升国防实力的主要途径之一。这将削弱菲律宾的独立性。
另一方面从菲律宾所处的国际环境看,由于处于中美两大国之间,菲律宾能拥有的独立性将受到中美竞争强度的限制。作为小国,与彼此竞争的大国中的一方结盟是保障其安全的可行办法之一。但是,如果处于两大国竞争的前沿,完全倒向一方将使其更危险。阿基诺三世时期的菲律宾便处于这一境地。为此杜特尔特期望通过获得外交的独立性来改变这一现状。
是否能够实现目标,杜特尔特将受制于美国的约束和中美竞争强度的影响。目前杜特尔特关于美国军事顾问从棉兰老地区撤离以及将向中俄购买武器的言论可能仅仅是一种试探策略,相关国家也没有对此做出实质性反应。但是作为美国在南海力量部署的前沿阵地,菲律宾对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至关重要,因此,美国将会对杜特尔特危害美国力量部署的言行加以约束。与此同时,中美竞争强度越高,菲律宾对美国的意义更大,进而菲律宾在中美两国之间执行独立的灵活外交政策的可能性将越小。
依据以上分析,杜特尔特时期的美菲关系将不同于阿基诺三世时期,而两国关系将主要受到人权议题和中美关系的影响。
(作者系澳门大学博士后)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菲关系,杜特尔特,中美关系

继续阅读

评论(6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