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罗的海传奇︱立陶宛和波兰的革命情谊是怎样炼成的?

徐晓飞

2016-11-28 15: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5年年底,波罗的海旁的波兰和立陶宛达成协议,两国的电网正式互联了。虽然国家电网互联是欧盟提出的要求,但毕竟事关国家安全,是要做成这一点还是需要两国之间有很深的政治互信。波兰和立陶宛在历史上联系紧密,但是两国之间曾有过不少矛盾冲突。立陶宛现在的首都维尔纽斯在1939年之前一直都属于波兰,当时的波兰共和国对境内立陶宛人的打压使得维尔纽斯这一立陶宛古都城内的立陶宛人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现在波兰人也占到立陶宛总人口的百分之六,立陶宛政府在波兰裔人口聚居区推行的立陶宛化政策也一直招致波兰政府的不满。虽然有以上的种种历史问题,波兰和立陶宛在现代欧洲历史上总是共同进退的。当立陶宛在1990年宣布独立之后,波兰也是世界上头几个承认立陶宛独立的国家之一,后来波兰对于立陶宛加入北约也是鼎力支持。两国在2004年同时加入欧盟,两国在外交上一向都保持步调一致,在欧盟内部也互相帮扶。波兰和立陶宛的“手足情深”,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两国的友谊可谓是源远流长。十四世纪的一场婚礼,开启了两国此后患难与共的友谊。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立陶宛大公国和波兰王国,一个信仰原始宗教,一个是虔诚的天主教国家,关系并不好。但是两国有着共同的敌人,那就是占据着波罗的海漫长海岸线的条顿骑士团。而骑士团也很不待见信仰异教的立陶宛大公国,两方在此前已经经历了数次战争。波兰和条顿骑士团的矛盾根源在于波兰自身的经济结构。波兰所在的东欧平原有着欧洲最肥沃的土地,波兰的贵族们在当时的欧洲粮食市场上呼风唤雨。水运在当时的欧洲是最便宜的运输方式。而粮食作为大宗商品更是和运量巨大的水运无比契合,但是波兰作为一个内陆国,粮食出口需经条顿骑士团控制的波罗的海海岸线,自然受制于人,只是苦于自己无法独立击溃骑士团,所以正焦急地在欧洲寻找盟友。
土黄色的是十四世纪的立陶宛大公国,西边的蓝色代表了波兰王国,东边的绿色则是莫斯科公国,紫色代表的条顿骑士团掌握了几乎整个波罗的海的海岸线
此时的立陶宛也面临来自骑士团的威胁,但是在立陶宛贵族眼中,同样信仰天主教的波兰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些外来宗教都是亡我之心不死的境外反动势力。但在十四世纪的欧洲,坚守异教信仰已经显得越来越不切实际。是不可能为立陶宛带来任何盟友的。即便如此,立陶宛人对曾经尝试征服他们的天主教依旧没有任何好感,立陶宛贵族们在选择伙伴这个问题上都更倾向于东方的莫斯科公国。而立陶宛向东向南的扩张也决定了它必须和东部的斯拉夫人搞好关系。事实上,到了十四世纪中期,立陶宛大公国统治人口的绝大多数都是信仰东正教的斯拉夫人。如果历史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立陶宛说不定就皈依东正教并与莫斯科公国结盟了,波兰和立陶宛之间也不会有今日的革命情谊了。但是戏剧性正是历史的迷人之处。就在所有人都觉得立陶宛和莫斯科公国越走越近马上就将结盟的时候,历史适时地为立陶宛送来了一位新的大公——约盖拉(Jogaila),而在历史上更为人熟知的是他的波兰语名字:雅盖沃(Jagiełło)。也正是他建立了波兰和立陶宛此后四百余年的联盟关系。
约盖拉到波兰之后的画像,登基后的他面对的是一个暗流涌动的立陶宛
暗流涌动的立陶宛
约盖拉的父亲是立陶宛历史上公认的明君阿尔吉达斯(Algirads)。在他统治期间,公国的领土扩张了一倍以上,大致奠定了立陶宛大公国北起波罗的海南至黑海的版图。阿尔吉达斯一生总共娶了两位妻子,约盖拉是他第二任妻子所生的长子。但在约盖拉之前,阿尔吉达斯和他的第一任妻子总共有五个儿子,而且由于他的第一任妻子是一个虔诚的东正教徒,所有这五个儿子都在出生后受洗皈依了东正教。正因为这样,阿尔吉达斯才决定立年轻但是依旧是异教信仰的约盖拉为继承人。
此时的立陶宛国内有三股势力:阿尔吉达斯的长子安德烈(Andrei),被立为继承人的约盖拉,还有就是阿尔吉达斯的弟弟凯斯图蒂斯(Kęstutis)。熟悉宫斗戏的大家一定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约盖拉的当务之急就是寻找盟友来迎接即将到来的内战。出于对自己兄长的尊重以及忠诚,凯斯图蒂斯选择了支持自己年轻的侄子 。三股势力中的两股站在了一起,安德烈自然意识到形势对自己不妙,所以他选择了寻找外援。而他寻找的这个外援意外地对立陶宛的历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1377年,阿尔吉达斯去世的消息传遍整个公国,安德烈随即就向约盖拉发难,而他选择的这个外援也浮出水面:莫斯科大公迪米特里(Dmitry)。 这使得约盖拉与莫斯科公国彻底决裂,进而切断了立陶宛向东寻求盟友的道路。在安德烈起兵之后,约盖拉就开始着手与西方的条顿骑士团举行和谈。最终在1380年,约盖拉秘密地和条顿骑士团签订了合约,保证了条顿骑士团在这次立陶宛内战中保持中立。同时安德烈也发现自己找的这个外援似乎对于推翻约盖拉没什么兴趣,反而一门心思地攻击约盖拉的盟友金帐汗国,一步步向黑海推进。约盖拉也索性抛弃金帐汗国,放任其被莫斯科大公进攻,自己专心应对安德烈,进而顺利地在1384年暂时平息了国内的风波。
东欧的伊比利亚婚礼
虽然风波暂时停息了,安德烈也被赶去了莫斯科。但是这次内战让约盖拉更加急切地需要在欧洲找到盟友,支持安德烈的莫斯科大公国自然是不可能了。
就在这时,波兰贵族们看准机会向约盖拉发来邀请,希望他能迎娶波兰女王,从而实现波兰和立陶宛的联合。此时的波兰女王是尚未成年的雅德维加(Jadwiga),用现在的话来说是一个可爱的萝莉。要接受这么一个优厚的邀请,约盖拉唯一要做的就是皈依天主教。
波兰女王雅德维加的画像
波兰的贵族们左等右等终于等到这么一个拉拢立陶宛的机会。对于波兰贵族们来说,拉拢立陶宛将会给波兰在东部找到一个实力雄厚的盟友,隔绝在东部崛起中的莫斯科大公国,同时保证波兰贵族们在西乌克兰广袤肥沃的领地的安全。
对于约盖拉来说,这当然也是好事。有人给他送上一个萝莉老婆,还请他去当国王,皈依天主教之后条顿骑士团也再没有理由进攻立陶宛了。更不要说波兰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同盟,这个婚约怎么看都是好事,约盖拉自然也就答应了。1386年在波兰首都克拉克夫,三十好几的约盖拉迎娶了时年十一岁的雅德维加。也就是在这次婚礼之前,异教的约盖拉在克拉克夫受洗成为天主教徒。约盖拉也在婚礼之后成了雅盖沃,并成为波兰的共治国王。此时,作为立陶宛大公和波兰国王的约盖拉大概正沉浸在新婚燕尔的幸福与喜悦中,畅想着自己作为波兰和立陶宛两国共同君主的美好未来。
红色实线框出了婚礼后约盖拉名下的波兰王国以及立陶宛大公国的疆域以及两国的内部边界,当之无愧的当时欧洲面积第一大国
帝王大梦一场空
约盖拉很高兴,波兰人也很高兴,但是有一个人不高兴。他就是凯斯图蒂斯的儿子,日后被誉为立陶宛史上最伟大的统治者维陶塔斯(Vytautas)。
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不对劲,之前凯斯图蒂斯不是还是约盖拉的盟友吗?怎么他的儿子又会不高兴呢?这就要说到约盖拉在内战期间对凯斯图蒂斯的背信弃义了。
还记得1380年约盖拉为了保住西部边界的稳定和骑士团签订的合约吗?正是在这个合约中,约盖拉为了稳住骑士团,私下里许可了骑士团对凯斯图蒂斯领地的掠夺,维陶塔斯作为他父亲的代表就正在条约签署现场,约盖拉可以说是当着他的面把他父亲卖了。骑士团也很不给约盖拉面子,在1381年就迫不及待地入侵了凯斯图蒂斯的领地,而凯斯图蒂斯还在忠诚地帮约盖拉打仗呢。突然被这么摆了一道的凯斯图蒂斯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之后的立陶宛经历了他发起的政变以及约盖拉的镇压。最后结果是凯斯图蒂斯父子被约盖拉抓住,但维陶塔斯之后成功越狱,集结军队准备进攻约盖拉。而约盖拉眼看内战还在进行,自己的盟友就反过来要打自己,也只能和维陶塔斯妥协,并把一块领地送给维陶塔斯。虽说最后这个争端和平落幕,但是两人的梁子也就此结下了。
现在约盖拉跑到波兰去转了一圈之后,不光取了波兰语名字,还变成了天主教徒,这让立陶宛国内的很多坚定的异教贵族大为不满,维陶塔斯当然也是其中之一,更不要说约盖拉把本来许诺给维陶塔斯的领地送给了被委任为立陶宛执政的自己的弟弟。这对维陶塔斯来说就绝对是不可接受的了。当即维陶塔斯就决定联合国内对约盖拉不满的贵族起兵反抗约盖拉的统治。而大家也可以从他的名号上看出来,维陶塔斯赢下了这次内战,约盖拉只得把自己的立陶宛大公头衔让给了维陶塔斯,专心做波兰国王去了。
成功登上立陶宛大公之位的维陶塔斯
年轻的波兰女王在1399年就早早地去世,并没有生下任何的子女。约盖拉为了保住自己波兰国王的位置,与维陶塔斯以及波兰、立陶宛的贵族们进行了长时间的谈判。波兰贵族们希望借此让约盖拉做出更大让步,维陶塔斯则希望保住自己立陶宛大公的位置,毕竟如果约盖拉被赶回立陶宛的话就很有可能触发新的内战。这样三方其实在利益上是一致的,在1401年最终确认的维尔纽斯-拉多姆协议(Pact of Vilnius and Radom)中确立了约盖拉作为波兰国王的地位,同时维陶塔斯被正式承认为立陶宛大公,但是在他死后大公的位置将由约盖拉的继承人继承,保证波兰和立陶宛的联盟。波兰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前前后后这么多年,终于确保了和立陶宛的联盟。波兰贵族们对于险些坏了他们好事的维陶塔斯自然也是没有什么好感的,他们在之后找到了报复的机会。1429年中东欧有头有脸的人物都都聚集在立陶宛大公国的卢茨克开会,主要讨论维陶塔斯的加冕以及对土耳其的反击问题。在参会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西吉斯蒙德(Sigismund)的支持下,罗马教廷决定加冕维陶塔斯为立陶宛国王。毕竟西吉斯蒙德作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匈牙利及克罗地亚国王、波西米亚国王,教皇马丁五世(Martin V)都是在西吉斯蒙德的支持下选出的,教廷自然不敢忤逆西吉斯蒙德的意愿。而维陶塔斯加冕成立陶宛国王看起来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在明达格斯之后过了数百年的时间,立陶宛终于要再次成为王国了。但是王冠在送往立陶宛的路上被波兰贵族拦下,虽然此后罗马送出了另一个王冠,但是维陶塔斯在这个王冠到达立陶宛领土之前就病逝了。就这样维陶塔斯到死都没有等到他梦寐以求的王冠,波兰人也成功地扼杀了立陶宛成为王国的最后希望。
战壕里造就的友谊
维陶塔斯帝王梦的落空其实都是后话了,在1401年协议签订之后,波兰和立陶宛的联盟算是稳固了。两方终于得以共同对抗条顿骑士团,而历史的车轮并没有让约盖拉和维陶塔斯等太久。
1409年的9月,波罗的海畔萨莫吉希亚的条顿骑士团控制区发生了起义,当地的农民希望可以回到立陶宛的统治之下,摆脱骑士团的压榨。约盖拉和维陶塔斯敏锐地抓住时机,宣布支持农民起义。条顿骑士团也随即向波兰和立陶宛宣战。双方打打停停之后,在1410年7月迎来了决战。立陶宛军队和波兰军队在条顿骑士团控制的普鲁士边境外80公里处集结完毕,于七月九日跨过边界进入普鲁士。七月十日的早晨,两军在由三个村庄围起来的大约四平方公里的平原上相遇了。史学界对于两军具体的对阵人数有许多中推测,但是大致认为骑士团军队人数介于一万和两万之间,波立联军的人数则在两万和三万之间。战役是由维陶塔斯率领的立陶宛轻骑兵首先发起的。大战一小时后,维陶塔斯率领轻骑兵全线撤退,条顿骑士团在团长的带领下开始追击,并在路上遭遇了波兰的大军。大军由约盖拉亲自率领,被分成三个军团,依次进攻骑士团的军队。期间约盖拉险些被敌方的骑士杀死,所幸被下属所救。就在波兰军队和骑士团军队战作一团的时候,维陶塔斯率领立陶宛军队杀了回来,出其不意地进攻骑士团军队的右翼,打乱了骑士团军队的部署,并最终和波兰军队一起打败条顿骑士团,斩杀了条顿骑士团的团长。史学界现在普遍认为维陶塔斯领导了一次成功的佯装撤退诱敌深入。

战役的全过程,红色、红黄条纹、白色方块依次代表波兰、立陶宛、条顿骑士团军队
战后,条顿骑士团的官方记录显示,出发的所有士兵中,只有1427人成功返回来领取报酬。总计有超过八千名条顿骑士团士兵及骑士战死,大量高级将领死亡。此战之后,条顿骑士团再也没有能力向外扩张了,波兰和立陶宛成功地打垮了条顿骑士团。
这一战可以说确立了波兰和立陶宛贵族之间信任的基础,相当于是两方互投投名状,此后波兰和立陶宛之间的联盟愈发牢固。维陶塔斯没有留下子嗣就去世了,约盖拉的儿子因而继承了波兰和立陶宛的王位,这也就是波兰和立陶宛延续至今的命运共同体的历史的开端。
责任编辑:熊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波兰,立陶宛,天主教

继续阅读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