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庙里供奉解放军烈士?当事人讲述天下第一奇庙由来

“东线瞭望”微信公众号

2016-09-21 22: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71岁新加坡归国华侨讲述这座奇庙的来历。视频来源 “东线瞭望”公众号(03:31)
在福建省惠安县崇武镇一个叫西沙湾的海滩边,有一座被称为“天下第一奇庙”的解放军“烈士庙”,里面供奉着27位解放军烈士塑像。
这是一座专门为牺牲军人而建造的庙宇。
开国上将叶飞听说此事,挥笔题词,并激动地说:“人民有情!”
每天清晨,当东方海平线上刚刚露出鱼肚白的时候,71岁的新加坡归国女华侨曾恨,就会准时来到“烈士庙”,敬献清茶一杯,寄托绵长久远的思念。
战士壮烈,惠女虔诚——“我要为解放军建一座庙!”
“那天,西沙湾的海滩上,倒下好多解放军战士。”伴随不远处大海潮起潮落的波涛声,两鬓斑白的曾恨激动地向记者讲述那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里发生的悲壮故事。
1949年9月17日,13岁的曾恨在西沙湾海滩边番薯地里,帮助母亲拔着草。
“我们是新加坡华侨。几年前,为躲避战乱,我和妈妈回到家乡崇武。”曾恨回忆,当时日本人占领了新加坡,她的几个兄妹都被炸死了。
蓝天、白云、碧波、银滩,曾恨和母亲劳作的身影和大自然融为一体,构成一幅美丽的田园风景画。
突然,飞机的轰鸣声惊醒了这对母女。
“国民党的飞机来轰炸了。”曾恨说,惊惶失措的妈妈想拽着她跑,“可是,我被吓呆了,蹲在原地大哭。”
曾恨被震晕了!
“醒来后,我感觉身子被重重的东西压住了,全身都是血。”曾恨回忆说,“鲜血染红了海滩。我第一感觉是可能活不了啦。”
曾恨却毫发无损!
“压住我的是3位解放军战士,血都是他们的,他们牺牲了。”曾恨回忆起50多年前一段生死经历,依然泪流满面:“有5位解放军战士赶来救我,另2位死在了半路上。”
那一天,为抢救崇武百姓,27位解放军战士献出年轻生命。
当年,解放战争已接近尾声,驻扎崇武的是叶飞率领的解放军官兵。他们刚解放福州、泉州,准备南下追击国民党军队。
“那天,母亲对我说,‘你的命是解放军给的,你应该用一生一世来报答解放军。’”曾恨说。
此后每年9月17日,都被曾恨看作另一个生日。
安息在西沙湾的英烈,受到崇武人民的敬仰。烈士墓旁,母女俩和乡亲们,搭建了一间小屋,屋里安放着“廿七英烈灵位”的牌位。
崇武自古有奉祀为民捐躯英雄的习俗。明朝,戚继光率部在此与倭寇激战,部分阵亡将士就葬在西沙湾海滩旁,村民为他们建一座“湖寮宫”。小屋就在“湖寮宫”旁。
母女俩天天到小屋祭奠英烈,风雨无阻。
“时间越久,我对救命恩人的思念就越深。”曾恨说,“有一天,我和母亲商定,将来条件好了,我要为解放军建一座庙!”
后来,曾恨用泥土塑一尊解放军像。她把母亲的梳妆盒改成一个神龛,把泥像放入神龛,供奉在家里。
从少女到老妪,从神龛到庙宇——“终于可以告慰妈妈的在天之灵了!”
“文革”期间,“湖寮宫”和供有“廿七英烈灵位”的小屋被造反派拆除,曾恨的神龛也被砸烂。
“造反派还不许我到烈士墓前祭拜,他们说解放军不信神、不搞迷信。”曾恨回忆,“我就对他们说,解放军是保护神,解放军保国家平安,救百姓生命,比菩萨还要神!”
“1980年,93岁的母亲去世了。她留给我的最后遗言是——‘一定要建庙,报答解放军。’”曾恨说。
从那以后,为建庙,乡村供销社售货员曾恨,做小本生意,省吃俭用。儿女们也把节余的钱交给她。她卖掉母亲留下的金手镯和耳环。为了借钱,她抵押掉房契。
“钱还是不够。”曾恨说,“后来,有人发起重建‘湖寮宫’。我想,我能不能像建‘湖寮宫’那样,也募资为解放军烈士建庙?”
令曾恨没想到的是,她建解放军烈士庙的消息一传开,四邻八乡的男女老少纷纷慷慨解囊。仅半年,她就募集了60余万元。
1993年,解放军“烈士庙”紧挨着“湖寮宫”动工。建庙的那些日子里,曾恨一直都住在工棚里,日夜监工。1996年,耗费她大半辈子心血的“烈士庙”终于建成了。
这是一座没有和尚、没有尼姑、无佛无神的特殊庙宇,在通常用来摆放神像的地方端端正正地摆放着27尊解放军塑像。
“终于可以告慰妈妈的在天之灵了!”庙宇落成那一天,曾恨来到母亲墓前,热泪长流,长跪不起。
后来,经曾恨等人四处奔波,在崇武人民的关心支持下,“烈士庙”旁边还建成了庄严巍峨的烈士纪念碑和烈士纪念馆。
此时,当年的青丝少女早已变成满头华发的老妪,但曾恨对解放军的那份情意始终未变!
惠女情深感动八方——“只要我还活着,这个庙我就要守下去!”
解放军“烈士庙”建成后,立即引起国内外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
1997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叶飞听女儿说有这样一座解放军“烈士庙”后,感慨万千。他激动地对女儿说:“人民有情。”
接着,这位戎马一生的开国将军拿起笔,挥毫题词:“为了人民,死得光荣。”他派专人送到解放军“烈士庙”。曾恨请来手艺精湛的石匠,把老将军题写的八个大字镌刻在“烈士庙”前的纪念碑上。
27位烈士所在部队为“烈士庙”赠送匾额,上书“战士壮烈,惠女虔诚——天下第一庙”。他们还为庙建了一座门。
每年9月17日烈士牺牲这一天,当地军民都要在庙里举行纪念活动;八一建军节、清明节等节日,当地离退休干部、青少年学生也不忘前来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当地驻军在每年新兵入伍和老兵退伍时,也会到这里缅怀先烈。
“在‘烈士庙’,既能重温人民军队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和英勇善战的传统,又可以感受人民对子弟兵似海的深情。”驻地距“烈士庙”仅1公里的东部战区某海防营的教导员吴军训对记者说。
2002年,惠安县委县政府将“烈士庙”列为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
“烈士庙”还引来众多国外游客。一位美国游客临走前留下这样的话:“这是一个传奇的故事……中国人民有情有义,这是个伟大的民族。”
早已儿孙满堂的曾恨,为让烈士不感到孤单和寂寞,谢绝儿孙让她到县城居住的请求。她对儿子说:“只要我还活着,就不离开这里!”
现在,曾恨每天都要来到庙里,仔细擦拭雕像、香案。她为烈士准备了很多东西——小汽车、摩托车、飞机、舰艇、手提电话等纸扎祭品。
“烈士生前没能享用过的东西,现在可以享用了。”站在“烈士庙”前曾恨将深情的目光投向无垠的大海。
如今,占地400余平方米的解放军“烈士庙”游人如织。庙宇上空回荡着《我是一个兵》《说句心里话》《我的老班长》等军营歌曲的旋律。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烈士

相关推荐

评论(1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