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欧洲头疼的难民,为何在加拿大不惹事还积极融入当地社会?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钱皓

2016-09-22 15:2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年来难民和移民问题已经上升为国际安全问题,巴黎的暴恐袭击和德国多发性血腥冲突将欧洲和世界卷入一个新的非传统安全怪圈。如何解决难民问题成为欧洲乃至联合国的头等大事。2016年9月19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第71届联大解决难民和移民大规模流动问题高级别会议上发表讲话,强调中国愿意承担与自身能力相适应的责任,支持发展中国家的难民和移民工作,并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从目前来看,在众多中东难民接纳国中,加拿大以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多边合作的难民政策、人性化的安置路径以及国家“多元文化”价值观,确保了叙利亚难民正在和平、有序、平稳地融入加拿大社会。
2016年7月1号加拿大国庆日,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在渥太华国会山同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小孩亲切握手。  东方IC 图
接纳难民与安全如何兼顾?
根据加拿大政府移民局最新滚动数据统计,截至2016年9月11日,共计30647名叙利亚难民进入加拿大,其中完全由政府援助的难民数为16350名,政府和民间共同援助人数为3058名,民间担保援助数为11239名,分别安置在250个城镇。
目前难民安置中心主要按照5个标准分配难民:1)难民的加拿大联系人所居住的社区;2)需特殊安置和创伤心理咨询或医疗的难民安排去能够提供该服务的社区;3)有相近的种族、文化和宗教社区;4)根据现有资源,该社区的容纳能力;5)语言、职业和家庭结构。
此次加拿大政府简化了接纳叙利亚难民的程序,打破了常规难民甄别的繁杂程序和冗长时间,但在选择哪类难民进入加拿大却有着一整套严格的规定。
首先,加拿大在接纳难民问题上与联合国难民署积极合作,因此加拿大所接受的叙利亚难民已经在海外进行了至少三道安全审查,这与欧洲国家的中东难民蜂拥入境,再行甄别不同。
得益于距离遥远的地缘优势和加拿大一贯坚持的联合国框架下的难民安置立场,加拿大接受的大部分难民来自土耳其、黎巴嫩和约旦的三个联合国难民营,这些难民已经在难民营居住了很长时间,难民署对他们的背景早已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并登记入册。在此基础上,海外加拿大移民局还利用北约共享档案以及美国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以及以色列反恐部门的反恐资料进行再一次背景调查,最后由加拿大皇家骑警、边境安全情报局和移民局联合面试,每名难民还需要接受虹膜扫描等一系列安全检查和医疗检查,最大程度上减少恐怖分子混入的可能性。
其次,基于安全考虑,加拿大政府修改了申请人的标准,在接纳难民问题上坚持只接受难民营的妇女儿童以及与家人待在一起的男性,目前不接受独自一人前往加拿大的叙利亚男性难民,但对有两个幼童以上的家庭实行优先批准,因根据西方国家情报单位的工作经验,有两个以上幼童的家庭几乎都没有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是最保险的群体。
同时,加拿大在接受叙利亚难民的途径上实行政府援助、民间(教会/社区/私人)担保援助、民间和政府共同援助的方式,这种难民接收途径在安全方面可靠、可控。在经费上,民间的私人担保人需提供所担保难民至少一年的住宿、安置援助,受担保人应居住在担保人所在的社区。民间和政府共同援助的难民,政府和私人各提供6个月的收入援助,难民通常居住在担保人的社区。在总体难民援助经费上,政府负担40%,民间负担60%,因此对公共财政造成的负担比较轻,媒体和公众舆论的反应相对积极。
地利+人和,难民积极融入加拿大
与欧洲国家不同,加拿大与欧洲之间辽阔的大西洋断绝了难民通过划船、步行等迁徙方式蜂拥入境。同时,由于地理上的遥远,很多难民因为担心语言障碍、天气寒冷以及远离故乡而不愿前往加拿大。加拿大与联合国难民署合作,在难民营发放调查卷,询问是否自愿移民加拿大,在8500份有效调查中仅有6.3%的难民自愿移民加拿大。
因此那些自愿并通过筛选的难民在抵达加拿大后主动融入社会的积极性高,特别是那些由民间担保的难民,他们或是依托社区、教会安置并学习就业技术,或是与担保他们的亲戚居住一起。亲情的纽带和健康的社区纽带很好地加速了他们在就业、语言学习和当地社会融入的进程。
最值得一提的是,加拿大难民安置志愿者活动遍及全国。加拿大一些大学积极参与了难民安置和工作技能培训工作项目,目前已有200名学者参与帮助叙利亚难民提高技能和语言培训的志愿者工作。各大学、教会、社区、非政府组织也都组织了志愿者活动,参与接待和安置工作、钱物募捐和语言、技能培训活动。这种全面参与救助难民的志愿者现象是加拿大独特的“人道主义”价值观的具体体现,也是这些叙利亚难民选择进入加拿大温暖港湾的原动力。
和谐景象下也有不同声音
加拿大曾在二战后参与联合国战后难民安置,也曾在1956年匈牙利事件中接纳了38000名匈牙利政治精英难民,更在 1970~1980年代接纳了数以万计的来自东亚和越南的“船民”(难民)。
此次叙利亚难民是加拿大冷战后接受的最大数量的难民,目前叙利亚难民正在平稳地融入当地社会。一方面,加拿大的“多元文化主义法”从法律上保障了少数族裔的权利并培育了国民对异文化的包容意识;另一方面,加拿大核心国家价值观“人道主义”、“和平主义”以及加拿大接纳难民的传统,也为叙利亚难民在异国他乡安居乐业提供了温暖和宽松的生存环境。
今年3月,加拿大移民局局长表示将再接纳1万名难民,总数将达35000名,大大超过美国承诺接收22427名的难民数。截至2016年9月11日,目前完成审核准备启程前往加拿大的人数为3753名,正在接受审核的人数为19475名。
但自去年11月13日巴黎暴恐袭击以及今年德国接连发生系列恐怖袭击事件后,加拿大媒体和公众舆论对自由党政府迅速大量安置叙利亚难民的可行性和安全性表示强烈质疑。特别是去年国际原油价格大跌,加拿大经济急剧下滑,而加拿大政府将在今后6年内花费12亿加元来安置难民,这导致不少加拿大人认为国家公共财政上的稀有资源应该更多地花费在本地福利项目上,而非在自身难保之时去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
阿尔伯塔省一位居民去年11月16日在加拿大请愿网上发起了一份请愿书,要求政府以保障加拿大的社会治安和公共安全为前提接受叙利亚难民,截至8月21日已有44800人签名响应。这样的反对声音是否会对加拿大接收更多的叙利亚难民造成阻碍?叙利亚难民能否普遍实现加拿大梦?这仍需要我们继续观察。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加拿大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难民问题,加拿大

继续阅读

评论(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