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等待戈多》首译50年后,《贝克特全集》汉译本终于推出

澎湃新闻记者 林夏

2016-09-23 18: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8月,世界上第一套《贝克特全集》终于以汉译本的形式由湖南文艺出版社推出。这是1965年施咸荣首译《等待戈多》以来,贝克特中国译介史上颇有意义的一件事。
法国作家、剧作家塞缪尔·贝克特,以1952年的《等待戈多》闻名世界,是荒诞派戏剧的重要代表人物,196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贝克特进入中国的时间很早,1965年,施咸荣首译的《等待戈多》就以黄皮本的形式在内部发行了,但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贝克特的译介并没有多大进展。因为主题生涩,即使借着诺贝尔奖的效应,国内也只是译出了几个短篇。倒是有关贝克特的各种传记、文学评论集时有出版。2006年,在贝克特诞辰百年之际,湖南文艺出版社推出了五卷本的《贝克特选集》,收录了《等待戈多》等名作。2012年8月,在增补后,湖南文艺出版社又推出了11卷本的《贝克特选集》,加入了贝克特早期最主要的长篇小说,比如最早的两部长篇《莫菲》和《瓦特》等。
2006年版《贝克特选集》之三
2016年是贝克特110周年诞辰,历经三年的努力,湖南文艺出版社和译者终于完成了22卷本的《贝克特全集》,包括了著名贝克特研究专家鲁比·科恩编辑的贝克特杂谈录《碎片集》(Disjecta)、总计3500多页的《贝克特书信集》等。
以下是《贝克特全集》编译计划提出者、也是译者之一的曹波为《莫菲》所写的译序部分内容,澎湃新闻获得授权转载。
贝克特
贝克特(Samuel Beckett,1906—1989)是“第一位重要的后现代小说家”,也是欧洲荒诞派戏剧的代表作家之一,对现代世界文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的生日(4月13日)成了“贝克特戏剧节”,成了全世界实验派戏剧爱好者和学者欣赏贝克特名剧的盛大节日,而他消瘦且棱角分明的面相——“深深的额头纹、修剪不齐的灰白头发、长长的喙形鼻子以及海鸥似的眼睛”——也成了20世纪欧洲文坛的经典面相之一。
贝克特以戏剧《等待戈多》扬名欧美,但他首先是一位“荒诞主义小说家”,是“二战”前后欧洲最杰出和最具有独创精神的小说家。他的戏剧有很多片段是根植于前期小说的,或者说,他的戏剧和小说之间有很强的互文性,没品味过他的实验小说的滋味,就难以充分体会他的荒诞戏剧的精神。因此,贝克特戏剧的研究者和爱好者不妨回过头来,从他的前期小说中寻找走出迷宫的线团,而试图革新的作家和喜好黑色幽默的普通读者,也可以从中收获不少创作的灵感、心理的豁然和哲学的冷峻。这是本人研读、翻译贝克特早期小说的初衷。
贝克特1906年出生于爱尔兰首都都柏林南郊的一个村庄。少年时代,他常常感到郁郁寡欢和莫名的痛苦,和母亲隔阂愈深,但和父亲感情甚笃,可惜父亲英年早逝,使他遭受了沉重的心理打击。他的生日恰好是耶稣受难日,因此他常把自己的心理困惑变成迷幻的“梦意象”,再打上受难的印迹,给自己的作品平添了一种对宗教的调侃和个人意识的升华。他在都柏林市中心的厄尔斯福特学校上中学,后转到王尔德的母校波托拉皇家学校寄宿。1923年,他进入都柏林圣三一学院攻读法语和意大利语,由于才华出众,第三学年获得“现代语言奖学金”,毕业时以全班第一的成绩荣获“学院金质奖章”。
1928年,贝克特获得两年的互派奖学金,由圣三一学院派往著名的巴黎高师(后现代精神分析学家拉康的母校)担任英语教师,其间他结识了爱尔兰作家、意识流小说大师詹姆斯·乔伊斯,深受乔伊斯“文字革命”的影响。回国前,他完成了论文《论普鲁斯特》,该论文体现了他对悲观哲学的认同,也暗示了他日后创作的方向。1933年,他抑郁症发作,来到伦敦接受心理治疗,其间他阅读了弗洛伊德等人的心理学著作,还聆听了荣格的心理学讲座,这些经历触发了他探索人类潜意识的灵感,使他的作品平添了浓厚的心理分析的色彩。
1936年,贝克特完成了长篇小说《莫菲》,但两年内连续遭到42家出版社的拒绝。1937年,他在德国各地游历,对绘画和音乐表现出非凡的理解力和与众不同的感知视角,这一点在他的小说和戏剧中都有明确体现。次年移居巴黎,开始步入小说创作的高峰期,“二战”期间创作实验小说《瓦特》,为后续作品奠定了基础。这期间,他的创作经历了一场意义深远的升华,实现了从全知全能的第三人称叙述向无知无能的第一人称叙述的飞跃,也实现了从英语创作到法语创作的转换。在文字游戏和文学典故方面,他早期的作品常流露出乔伊斯的影响,而战后的作品却很少卖弄学识,反把无知、无能和失败当作创作的主旨,展现在昏暗、困惑和痛苦中絮絮叨叨的漂浮的思绪。
1946年至1950年,贝克特完成了具有鲜明“元小说”特征的小说三部曲《莫洛伊》《马龙之死》和《无法称呼的人》,以及划时代的、“20世纪最具革命性和影响力的戏剧”——《等待戈多》,从而奠定了他在欧美文坛(尤其是剧坛)不可动摇的地位。此后,他还创作了不少经典戏剧,如舞台剧《终局》《开心的日子》,广播剧《跌倒的人》《余烬》,等等。可以说,“贝克特革新了战后戏剧,是许多小说家、画家和视觉艺术家公认的导向标……与叶芝、乔伊斯一道成为20世纪彻底改变了文学的三位爱尔兰作家。”
贝克特是爱尔兰英语作家,或者说,是侨居巴黎的爱尔兰裔法语作家。他承认,“爱尔兰籍贯给自己的创作留下了深刻印象”,而且他终生“持爱尔兰护照”。除欧洲大陆的各类文艺流派,他还受到了许多爱尔兰前辈作家的影响,如《格列佛游记》的作者斯威夫特、戏剧家约翰·辛格、诺贝尔奖诗人威廉·叶芝、画家杰克·叶芝、意识流代表作家乔伊斯等。因此,尽管他遵循了“极简主义”的原则,在早期作品中也时常提到伦敦,但细心的读者和观众还是能体会到,在文化上贝克特是属于爱尔兰的。不仅他的早期小说多以爱尔兰为背景,如《莫菲》以及《瓦特》中关于纳克博的故事,而且他的中后期戏剧也常常如此,如1956年创作的《跌倒的人》就以他童年时的故乡为背景,是他最具自传色彩和鲜明爱尔兰特征的戏剧之一,而1959年创作的广播剧《余烬》虽然背景更模糊,但依然可以断定是以都柏林南部的海滩为背景的。此外,贝克特小说的语言和戏剧中的对白都明显带有爱尔兰英语的节奏和句法特点,如小说《瓦特》中连绵不绝的流水句,以及舞台剧《来与去》中三个女人的对话,这些都带有浓厚的爱尔兰色彩。
可以说,在骨子里,贝克特是爱尔兰作家。只是在“去殖民”意识还不浓厚的年代,这位英语作家被英语的故乡勉强笑纳了。不明所以的中国论者常把“英语作家”当作“英国作家”,而一些《英国文学选读》类教材的编者也不注明贝克特和詹姆斯·乔伊斯的国籍,无意中成了文化霸权的追随者和殖民主义的拥护者。
1969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以后,贝克特就进入了中国的视野,其获奖戏剧的翻译、出版随之开始。1980年代,他的其他戏剧也得到了译介,但只发表了少数荒诞派或存在主义之类的论述和艺术赏析文章,而在1990年代,贝克特研究的新时代才真正开始,除一般性论述和硕士论文外,学术论文、论著(章节)和传记相继发表或出版。到世纪之交,数篇博士论文通过答辩,十余篇学术论文也在外语类核心刊物上陆续发表,掀起了中国贝克特研究的第二个浪潮。在2006年4月前后,随着贝克特百年诞辰纪念活动在全世界的展开,除汉译纪念图册、报刊与网络纪念文章以及戏剧赏析文章大量涌现外,相关专著得以出版,另有数篇博士论文通过答辩,而且贝克特所有法语作品的汉译本也推向市场,使贝克特在中国的译介和研究跨入了黄金时代。
在贝克特所有作品中,重译最多、质量最高的当属早期戏剧代表作《等待戈多》,其中施咸荣的译本流传最广,而台湾传奇剧社的戏曲版译文《等待果陀》可谓独树一帜。2006年余中先等推出的5卷本《贝克特选集》,除短诗和片段式作品外,还收录了短篇小说、长篇小说和戏剧,是国内规模最大、耗时最长、收录最全的贝克特作品翻译工程。此外,国内的戏剧学院除自己编导了数部贝克特名剧外,还邀请爱尔兰大门剧院、台湾当代传奇剧社等上演了英语版《等待戈多》和中西结合版《等待果陀》等名剧,使贝克特戏剧的交流与欣赏呈现一派热闹景象。
责任编辑:顾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贝克特全集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