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贩刺死南京城管之前:三次被处罚仍占道经营,曾扛气罐威胁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邱海鸿 实习生李玉洋 发自南京

2016-09-24 11: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天(9月21日)晚上我值班,可能回不来。”
“没事,回不来就回不来,由我来照顾孩子。”
9月21日晚上9时32分,这是王云(化名)与丈夫任克明电话里的最后一次通话。南京市玄武区锁金村城管中队副指导员任克明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晚上11时左右,南京市玄武区锁金村城管中队的几名女队员敲响王云的家门,急促的敲门声吓了她一大跳。
就在1个小时前,当晚10点左右,任克明带领4名队员在夜间巡查执法时,被占道卖水果的摊贩葛小彦(化名)刀刺身亡。
官方通报称,葛小彦因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已被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刑事拘留。玄武区已成立多个工作组,做好相关善后工作。
事发的南京林业大学北二门附近。文内图均来自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邱海鸿
六年来南京首个因公殉职的城管:温厚平和
9月21日上午9时许,任克明带着4名城管队员走出南京市玄武区锁金村城管中队办公新址。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了解到,19日,他们的办公地点还在锁金村7号8栋,20日刚搬到位于板仓街2—1茶叶城内的新址。这个新址的设计、装修、家具购置等工作,均由任克明负责。
“为了能顺利搬入办公新地,任指(任克明)提前结束年假回到中队。”锁金村街道一杨姓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根据9月22日玄武区委宣传部通报和知情城管透露,21日晚,任克明所带领4名城管队员进行正常巡查,至新庄立交往长途汽车东站的公交站台,发现安徽亳州籍男子葛小彦用一辆东风牌卡车在慢车道上违章占道卖水果,几名城管队员上前了解情况,指出其不得占道经营。第一次劝离后,葛小彦随即驾车离开了。
七八分钟后,执法队员巡查到玄武大道时,发现了葛小彦又将车停在南京林业大学西北2门附近的快车道上,继续销售水果。执法人员对其实施第二次劝离。
葛小彦不言不发,突然拿出水果刀威胁城管队员,城管队员谢某等3人上前夺刀,任克明也上前劝阻。
葛小彦挣脱谢某等人控制,手持尖刀刺中任克明的腹部。任克明被送到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南京当地媒体称,任克明是南京2010年施行大部制改革、由原市容局等部门新组建市城管局后,第一位因公殉职的南京城管执法人员。
任克明生前主要分管中队党政建设及违建查处工作,近两年来,获得过“南京市总队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先进个人”、“南京市城管执法队伍青奥会保障先进个人”、“玄武区环境综合整治及‘大干一百天’先进个人”等称号。
多名城管队员向澎湃新闻透露,任克明今年45岁,是1997年南京市第一批通过社会公开招考的城管队员,从事城管工作已有19年。
任克明历任玄武区城管大队指挥督查中心副主任、玄武湖街道城管中队副中队长、锁金村街道城管中队副中队长,自2015年1月起担任锁金村街道城管中队副指导员。
“人很好,温厚平和,与同事关系融洽。”锁金村街道和城管中队多名同事如此评价任克明。
2016年9月23日,澎湃新闻记者在锁金村城管中队采访时,来了一名残疾人为任克明捐款,他是任克明曾经的执法对象。“我之前在家门口搭过违建花园,任克明多次上门做工作,态度温和,我主动拆除了小花园。得知这么一个好城管被刺死,我眼泪都掉下来了。”
任克明的工作证。
任克明生前在工作中。
在南京讨生活的外地摊贩:婚姻不顺
“这个水果摊贩迟早会出事,感觉精神不正常。”锁金村城管中队一名城管队员对澎湃新闻记者说,葛小彦近年被行政处罚过3次,“拿刀威胁城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以前他曾把煤气罐扛到城管中队,一手拿打火机,扬言要制造爆炸事件,幸好当时好多人制止了他。”
据南京官方通报,葛小彦自2013年起在玄武区锁金村、红山地区长期占用城市道路贩卖水果,先后三次被玄武城管部门行政处罚,仍然不听劝阻,反复占道经营。
澎湃新闻记者调查了解到,南京林业大学香樟苑外的小吃一条街也曾是葛小彦的“据点”,这里是该校的“繁华地段”,吃饭时间学生集中涌向这里。
据多个摊贩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2014年,南京林业大学香樟苑改造后,变成了艺术学院的教室。葛小彦与两个好友合伙在香樟苑东面的坡道上摆水果摊,“2015年开始,不知道什么原因,水果摊不摆了,葛租下小吃一条街北面角落里的店铺卖炸鱿鱼。空闲时间,他还会去新庄一带卖水果。”
9月22日起,葛小彦在南京林业大学西北门持刀刺人致死的消息,在南京林业大学香樟苑外的美食一条街传开,成为这条街茶余饭后讨论的话题。
“听说葛刺死城管,我感到很震惊,他看起来蛮憨厚老实的。”一名卖烧饼的摊主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最近一次看到葛,是在新庄广场往红山路方向的公交站台附近,当时,他开着卡车正在卖橘子。 
多个与葛小彦熟悉的摊贩向澎湃新闻介绍,葛小彦今年38岁左右,曾离过婚,卖水果的时候,他曾经吆喝过“老婆跟别人跑了,水果降价卖啦”。不少人还以为他是开玩笑的,后来才知道,葛的前妻确实跟别人跑了,“听说还把他的钱卷跑了”
“他性格内向,但人比较勤快,经过我的摊子时,总是笑嘻嘻的。”与葛的鱿鱼铺相邻的一名摊主说,葛小彦炸鱿鱼的生意一直不太好,摆水果摊又被查收,挣不到多少钱。
附近一名缝补衣服的摊主对澎湃新闻说,葛小彦的鱿鱼摊在事发前四五天就转给别人了,“听他几个要好的兄弟讲,10月1日他将要回老家结婚了。没想到,这个时候闯下这么大的祸。”澎湃新闻记者发现,9月23日,这个鱿鱼摊已经变成一个经营烤面筋的摊点。
“葛还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儿在安徽老家,这个孩子以后怎么办啊?”这名摊主说完这句话,留下一声长长的叹息。
幸福甜蜜的家庭破碎了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任克明的妻子,目前没有固定工作,任克明留下60多岁的老母亲、刚上六年级的儿子,还有一个体弱多病的弟弟常年需要他接济。任克明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他的殉职让给家庭带来沉重打击
“家属异常悲痛,一时还难以接受现实,都处于心力衰竭的状态。”陪着任克明遗属的锁金村城管中村和玄武湖街道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
“他是为了我才留在南京的。”9月23日,任克明的妻子王云对澎湃新闻说,任克明今年45岁,她比任小5岁,今年40岁,两人在南京林业大学相识、相知、相恋。
1993年,王云考入南京林业大学室内设计专业,当时任克明刚上大四,专业是企业管理。两人认识之后,相互爱慕,走到了一起。
“1994年,克明大学毕业后,本来要去山东一个单位上班,为了我就留在了南京,进入南京市熊猫无线电厂。”王云说,1997年,恰逢南京市第一次通过社会公开招考城管队员,当时就陪他去考城管玄武区城管大队,“由于没有任何人脉关系,只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考考,没想到笔试考了第二名”,面试也杀出重围顺如通过。
“我们1998年结婚,那时候什么都没有,租了个租金400元房子,生活虽然比较艰苦,但是两人感情很好,还是感觉很幸福。他很体贴,经常加班到十一二点,第二天一早还早起,给我和儿子喂凉白开,等我们起床,早餐已经买好放在餐桌上。”王云说,丈夫也很孝顺,把老母亲接到身边照顾,还时常接济体弱多病的弟弟,对他们嘘寒问暖。
任克明生前执法照片。
锁金村街道城管中队一李姓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他跟任克明同年参加公开招考进入城管大队,与任同事19年。“记得第一次见到任克明时,那还是个阳光、帅气的东北大小伙,和同事们相处得都很愉快。多年相处下来,感觉他是个温和少言的人,但还保留了东北人豪爽大方的性格特征,吃饭的时候总是抢着买单。”
在贾姓协管员的心目中,任克明是个谦和有耐心的好领导,“有多年丰富的一线执法经验,执法时候注意方式方法,会不厌其烦地跟违章摊主做工作”。
“丈夫当城管,我非常支持。为了照顾家庭,我不得不放弃找正式工作。”王云没想到,丈夫会因为付出生命代价。她希望社会能给城管工作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京,城管,小贩,调查

相关推荐

评论(5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