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32年命案告破:嫌犯改名藏匿山西,被捕时称来的太快

张林虎/中新网

2016-09-25 15: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受害人家属为四子王旗警方送来锦旗。中新网 图
中新网乌兰察布9月25电 “想不到在我退休前,能看到这个32年的悬案告破。”25日,内蒙古自治区四子王旗公安局的老民警抚摸着厚厚卷宗,感慨万千。
1984年7月29日,四子王旗供济堂乡黄羊城村,一起命案搅乱了村落的安宁。时年22岁的村民郑旺(化名)用铁盆将同村妇女马某某打死,随后逃匿。
落荒而逃的郑旺一去无踪,办案民警多处搜寻无果。随着时间推移,很多当时的办案民警退休,也有民警因病离世,就连村里的案发地点也几经变迁,这桩悬案似乎难再告破。
“案发以来,我们多次去郑旺亲戚所在地查找他的下落,但没有一丝线索,这个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四子王旗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青格勒说。
2016年3月,一条关于郑旺的线索让四子王旗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刘强兴奋不已:郑旺还活着,人在山西。“当时我们的内勤民警在为农牧民办理户口时,认出了其中郑旺的亲戚,就套问了一句郑旺的下落。”刘强说。
这个消息振奋了整个警局,该局局长谢晋彬要求,迅速商定抓捕方案,尽快让嫌疑人归案。
“当时得到的线索仅仅是知道郑旺可能在山西,但偌大的山西要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青格勒告诉记者,民警开始逐一排查郑旺在山西的亲属,又通过亲属所在区域逐一筛选符合年龄的人员。通过半年多的摸排、走访、比对,最终确定了犯罪嫌疑人。而此时的郑旺已经变成了“王飞”,在当地具有合法户籍和身份证编号。
2016年9月5日,当民警来到郑旺家里时,他在惊讶之余似乎也带着一丝释然。“该来的总要来,就是没想到你们来的这么快,正赶上秋收,我这一走就剩下她(指其妻子)一人忙活了。”郑旺在嘱咐了妻子几句后被带上了警车。
郑旺的落网也让受害者马某某的儿子海明(化名)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当年母亲的死亡加上凶手逃逸,让海明始终无法释怀。数日前,当35岁的海明接到办案民警电话时,顿时泪流满面,“凶手抓住了,母亲可以瞑目了。”
海明说,案发时他只有三岁,当时的情形没有任何印象,只知道母亲的死也彻底改变了全家人的命运。“案发后哥哥也去世了,家里仅留下了我和父亲,父亲经常以泪洗面,每天喝酒,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
在海明7岁时,心灰意冷的父亲并没有送他去学校,而是带着他背井离乡去偏远的牧区给别人放羊。“父亲放羊,我给他做饭,打扫羊圈,直到我结婚生子。”海明说,直到现在他仍然目不识丁,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出来。
“父亲没有再成家,长大后我慢慢知道,当年母亲经营着小卖部,父亲做点小生意,虽不算大富大贵,但家庭条件还可以,郑旺将我们一家都毁了。”尽管郑旺落网,海明心里还是带着恨意,如今,他依靠三轮车送货维持全家五口人的生活。
归案的郑旺向民警交代,当年案发后他慌不择路,徒步一直往南跑,饿了捡地里的庄稼吃,渴了喝河里的水。就这样一直跑了将近一周时间,来到了距四子王旗数百公里的山西省左云县一带。
“逃跑的时候想过跳崖自杀,但想到家中的父母,就放弃了自杀的念头。”郑旺说。
来到山西后,郑旺先靠放牧为生,后来下煤窑做起了苦力。期间他漂白身份并结识现在的妻子。“没办婚礼,也没领结婚证。”刘强说,由于能吃苦,郑旺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现在几个子女均已成家。
“今天总算有人叫我真名了。”在押解途中,逃逸后一直使用假名的郑旺如是说,“孩子们也总算能回老家看看爷爷奶奶了。”
目前,该案由于案情年代久远,案件具体原因警方正在进一步审理中。(原题为《内蒙古潜逃32年命案嫌犯落网,被捕时称“来的太快”》)
责任编辑:刘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内蒙古,杀人案,悬案告破

继续阅读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