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观察|美国枪击暴力事件数量何以日趋上升?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怡清 高行

2016-09-25 18: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就在9月单月——15年前“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的这一特殊月份里——在美国,“大规模枪击事件”接连不断,难以停息。
“大规模枪击”,在美国政府的“官方辞典”里,这一概念从未被正式界定过。
如果根据专门监控并收集枪击事件数据的“枪支暴力档案” (GVA) 非营利机构的定义,“大规模枪击”是指任何造成4人或超过4人受伤或死亡的枪击事件。
据美国有线新闻网(CNN)报道称,在今年上半年,“大规模枪击事件”已经多达136起。而根据GVA截至2016年9月25日的最新数据,2016年迄今发生的“大规模枪击”事件数量在286件,共造成10616人死亡,22074人受伤。这意味着,在最近3个月时间里,“大规模枪击事件”的数量迅速成倍增长。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达巍日前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美国国内最近有关枪支的犯罪数量呈上升趋势,“我个人认为,这或许和美国大选有一定关系,一些试图通过公开犯罪来造成舆论效果的人,在此时进行犯罪会比较好地达到目的。”他说。
长期穿梭于中美两国之间的达巍进一步描述了美国社会眼下的状况,“现在美国民众普遍有这样一种焦虑感,担心美国会不会(像欧洲那样)发生更大规模的恐怖袭击?那只‘靴子’什么时候落到美国头上来?”
美国联邦探员与特警调查加州枪击案嫌犯住所。  视觉中国 图
观察一 政治机制及政府治理不力
当地时间9月24日晚,美国巴尔的摩市再度发生枪击事件,导致8人受伤,包括一个3岁的小女孩。此前一天,美国西北部华盛顿州一家购物中心刚刚发生致命枪击案,造成5人死亡。
美国媒体将镜头重点对准了致命枪击案,而对伤亡人数更少的袭击事件显然已无暇多顾。
对此,美国社会或许早已习以为常。因为根据美国阿拉巴马大学犯罪学家Adam Lankford在去年一份研究报告中称,美国在过去50年里发生的大规模枪击事件数量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相比,都至少有5倍之多的“差距”。
这一看法得到了“枪支暴力档案” (GVA) 统计数据的证实:从1966年到2012年,世界上近1/3的大规模枪击事件都发生在美国。
根据Lankford 的研究,美国不断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背后的原因包括三点:“美国高比例的枪支拥有率;枪击事件发动者自身对‘名噪一时’的盲目崇拜;以及‘美国例外主义的阴暗一面’。”
CNN近期也发表分析文章反思称,不断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很大一个原因在于美国人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人们都拥有更多的枪支。“在美国发生的超过一半的大规模枪击案中,袭击者都拥有超过一件武器。”文章写道。
乔治华盛顿大学犯罪学家Frederic Lemieux不久前根据他的研究也发现,大规模枪击事件数量与枪支拥有率之间高度相关。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当前美国有3亿多人口,而私枪保有量逾3亿支,每年死于枪口下的人数超过3万。
拥有枪支的传统自美国建国以来便绵延不绝。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称,1789年通过的美国《权利法案》赋予了美国人民合法携带枪支不容受侵犯的权利。而背后闪现的同样还有巨大的政治和商业利益。
报道称,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是宪法最“忠实”的拥护者,很多富人酷爱狩猎、打飞碟,以他们为主力的协会是美国最有实力的反控枪组织。作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游说团体,NRA通过进行宣传、游说议员,甚至包括抹黑反对者的方式一次又一次地阻止了国内的控枪势力。
“美国已经形成了相当一批强大的、支持拥枪的利益集团,这些集团可以发挥自己的作用,影响政客选举的结果,这也为美国加强控枪造成了阻碍。”美国问题专家达巍告诉记者。
即便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对此也无能为力,尽管他已在白宫多次呼吁美国民众促请国会议员作出更严格的枪械管控立法。从以往的经验来看,NRA在美国总统的大选中一直起到左右选情的作用,不论是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党内候选人都规避涉及控枪的问题,而主要把舆论的焦点都引向美国国内的恐怖袭击问题。
“当然,美国人并不愚蠢,支持持枪的群体也并不是不理性的疯子。美国舆论对公民持枪的利弊讨论得还是比较充足的。”达巍说道。
观察二 “美国梦”求而不得与种族歧视的悲剧重奏
除了政治机制运转及政府治理不力的原因之外,美国社会和文化层面的原因同样不可忽略。
Lankford 的研究表明,美国社会中个人对名利的痴迷显然发挥了作用。他认为,美国一些民众想要成名的愿望越来越强烈,而这个趋势在年轻一代人的身上越来越明显。
这和“追求‘美国梦’而不得”结合到一起,就推动一些人——尤其是精神方面不健康的人——诉诸暴力,这份研究称。
研究还显示,媒体对于罪犯的曝光度与他们的犯罪行为之间也存在着相关性。
“许多存在反社会情结以及对社会人群带有仇恨情绪的人又会逐步将此类大规模枪击案演变为模仿犯罪。”作者认为。
美国问题专家达巍也告诉记者,最近有关枪支的犯罪数量呈上升趋势,“这或许和美国大选有一定关系,一些试图通过公开犯罪来造成舆论效果的人,在此时进行犯罪会比较好地达到目的。”他说。
美国的学校和工作场所是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频率比较高的地点,“(这些场所)存在着一种欺压感,没有受到善待的感受,” Lankford谈及袭击事件频发的更深层社会原因时说,他专门研究了袭击者们的动机,“他们(袭击者们)的确有着很高的期待,当他们受挫时,他们就会责怪别人。”
而“美国梦”的挫败感一旦遇到了与之“对冲”的种族歧视,情况则更显复杂,其后果也更不堪设想。
如23日在美国华盛顿州购物中心枪杀5人后逃逸的嫌犯仅在一天后便落网,经查系20岁的土耳其裔,但血腥枪杀案背后的目的尚不确定。
“目前美国社会面临的新挑战是,一些受到宗教极端主义思想洗脑的人,会比较容易地获得枪支。” 达巍分析认为。
而9月20日发生的“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黑人男子遭警察枪杀事件”时至今日仍在引发抗议活动。不到一周前,俄亥俄州哥伦布市一名13岁黑人少年被警察枪杀。上月,美国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市因为警察枪杀黑人引发骚乱。
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黑人男子遭警察枪杀事件现场警员正在勘察。  中新网 图
这一问题由来已久。《华盛顿邮报》对美国警察枪杀人员大数据的调查显示,2015年的死亡数字是联邦调查局过去10年统计的年平均数的两倍还多,其中非洲裔被警察枪杀占约四成,而非洲裔总人口在美国只占约13%。
“我们目睹了太多这样的悲剧。这些都不是个体事件,而是我们刑事司法体系一种病症,是长年累月存在的种族歧视。”身为有色人种的后裔,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曾如此无奈地表示。
新华社的分析文章一针见血地指出,种族歧视背后存在着政府的长期缺位,改革难以推进。
“总统上台下台,国会易主,在立宪政体背后是‘深层政府’,它无论如何都会延续下去……华盛顿被一个僵化的官僚体制把控,普通的改革根本不能影响到这个体制。”在国会山工作的共和党资深人士迈克·洛夫格伦就此批评道。
责任编辑:高行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大选,枪击,美国政治

相关推荐

评论(23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