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11岁白血病男孩独自跨省做化疗,骨髓穿刺后连夜赶回家

高松/贵阳晚报

2016-09-27 18:2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谈到就医路,小路遥流泪了。
家住水城县化乐镇泵丼村花贡组的石路遥,是一名患了白血病的孩子,为减轻家庭的负担,年仅11岁的他,在跨省化疗的道路上,孤身一人已演绎了一年的坚强。
令人佩服的是,这名孩子并没有因为患病落下成绩,他的数学考试一直维持满分。然而等待他的,还有长达两年的求医路……
突患重疾 千里求医
化乐镇泵丼村花贡组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至今未通公路,到镇政府需要在峡谷中步行2小时。
2005年11月,石路遥就出生在这个小山村。由于家境贫寒,在他两岁的时候,母亲就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讯。石路遥一直和爷爷奶奶住在老家,小学三年级时,在安徽打工的父亲,将他接到了身边,并在当地继续就读小学。
本以为父子俩可以平静地生活下去,然而噩耗却不期而至。2013年11月20日,石路遥突然高烧不退,在安徽就医后,被告知患上了白血病,需要转院至北京或上海治疗。不过其父亲经打听得知,昆明儿童医院治疗该病技术不错,于是父子俩在好心老板的帮助下来到昆明看病。
经昆明儿童医院确诊,石路遥患的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需要长期化疗。就此,小路遥开始了漫长的求医路。
“儿子,你一定要挺住,爸爸会想尽一切办法救你!”住进医院,尽管石路遥的父亲知道40万左右的治疗费是一个天文数字,但他还是这样一直安慰着小路遥。由于跨省治疗,新农合只能报销30%的费用,高昂的医疗费压得父亲喘不过气来。虽然亲朋好友纷纷捐款相助,但到2015年秋,小路遥已总计花去了30万元的医疗费用,父亲也为此欠下债务20多万元。
为了能维持有费用治疗,在医院的后期化疗中,小路遥只能由年近七旬的奶奶陪同,父亲则返回安徽务工,为他挣医药费。2015年8月,病情得到控制后,小路遥被送回老家,由爷爷奶奶照看,但仍需不定期回医院作骨髓穿刺治疗。
孤身上路 跨省治病
回到老家后,小路遥作出了两个与年龄不相符的决定:一是返校读书,二是每次都只身跨省去医院治疗,以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
去年8月底,他赶在开学前的一天,一个人从化乐镇坐上中巴车,前往六盘水火车站,并于次日凌晨3点登上前往昆明的火车。那一晚,只有10岁的他,一个人在候车室坐了6个小时。“很想哭,但我不敢让眼泪流出来,怕别人知道我是一个人。”小路遥说,还好,在昆明下火车后,只需要坐半小时的公交车,就能抵达医院。
每次骨髓穿刺治疗完毕后,小路遥本来都需要平躺6小时才能起来行走。然而,因为要连夜赶火车返回六盘水,所以小路遥不得不忍受着疼痛马上起身。到六盘水后,天还没有亮,他就一个人在候车室等着,待有车后,再乘车回家。
去年9月至今,小路遥已只身10次跨省就医。“我都记不清多少次在火车站等天亮了。”谈到求医路,小路遥终于哭了出来。
返校读书 成绩突出
去年9月开学半个月后,小路遥央求爷爷奶奶,把他送进化乐小学读五年级。至此,休学两年的他,在继续治病的同时,也回到了校园。
为此,她的奶奶把他带到离学校只有20分钟路程的村庄租房居住。“那时,他看上去精神状态较差,也显得很孤独,但成绩却出奇的好。”小路遥的语文老师彭璐说,当时得知小路遥的情况后,连她都吃惊了。
小路遥说,在休学的两年间,他一直在看书,巩固学过的课程,甚至问堂姐借了书,自学5年级的课程,这是他成绩较好的原因。据老师介绍,这一年来,小路遥的每一次数学考试,均是100分,语文也在90分以上,在班上一直排名第一。每一次请假去治疗回来后,他也会主动把作业做好补交上来。
为了让小路遥不孤独,老师还特意让他带领4个成绩相对较差的学生共同学习,同时在生活、心理上给予他关爱和辅导。“同学都很喜欢我,一起和我学习。”小路遥说,医生们也一直很关爱他,让他坚强就医。
据小路遥的医生介绍,小路遥目前已经进入后期治疗,不用换骨髓就能康复,但仍需要长达两年时间。对此,父亲很高兴,目前小路遥的治疗费已降至每月2000元,但两年仍需要花上5万元左右,这对他来说依旧压力很大。
据化乐镇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以来,镇里已为小路遥争取到了各种救助资金5000元,下一步将继续给予帮扶。9月24日,水城县民政局相关人员也前往化乐看望了小路遥。相关人士表示,将尽力对其进行救助。(本文原题为《坚强少年 独行千里跨省求医》)
责任编辑:黎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白血病男孩,跨省化疗

继续阅读

评论(2.8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