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迹》不红,天理难容

戴桃疆

2016-09-30 17: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爵迹》的话题感要比同日上映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强,即使没有看过郭敬明的作品,不看脸不喜欢明星,但只要没有视力障碍或是听力障碍,并稍微对八卦新闻留存一点点好奇心,很难不知道围绕着《爵迹》发生了什么。可以这么说,中国商业电影走的最高效的道路就是郭敬明的套路:
步骤一,亲自执导自己的某部作品,蹭一蹭作品抄袭讨论的热度;
步骤二,公布演员阵容,用液化和锐化都用力过猛的海报刺激你的视觉神经,当然主演一定是陈学冬,此处应有大批量回顾真人版“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剧情,话题性再一次得到提升;
步骤三,公布预告片,等待讨论发酵,发酵到一定程度上再卖惨回呛,让全社会都看到郭导演的努力,如果酵母没有正确投放,并没有成为讨论热点,就掠过这步直接跳到步骤四;
步骤四,隐藏郭老板的属性,转而以创作者的姿态撕资本,发行方有错、院线罪过,表演之后,电影也该上映了。
通过以上四步,怒刷存在感的郭敬明已经让全世界知道,某个档期有鱼塘被他承包了,你可以选择错过,但很难瞄都不瞄一眼地从郭敬明的全世界路过。
观看实验性动画作品《爵迹》是一个伴随着复杂情绪体验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很难用简单的“好”与“烂”作为标准进行评价。无论站在电影技术的角度,还是站在电影叙事的角度评价这部电影,《爵迹》都没有资格搭上及格线的边,但它不算难看,起码跟“郭式营销套路”引导观众产生的前期预设比起来不算难看。
在“郭敬明电影”这个独立的电影体系中作横向对比,《爵迹》挣扎着超越了郭氏幻灯片电影的局限性,没有重走《小时代》系列时装幻灯片的老路,简直让奇幻迷心中产生一丝丝流泪的冲动。这种冲动的深层次原因来自今年暑期档小荧屏上《九州天空城》和《幻城》两部作品留下的积怨。
看过这部院线上映的特效巨制《爵迹》,我只有一个想法:中国奇幻题材影视如果一直这么搞下去,留住奇幻迷才是真的奇迹。
《爵迹》的故事并不复杂,但走出电影院时,就算在观影前还看过郭敬明的书、看过原著《FATE》系列,熟悉并适应了《最终幻想》系列最初几部的视觉效果,也很难轻松容易地理顺并向其他人叙述剧情。
原因在于它的故事情节都是为了展示特效和人物特写镜头而假设的展板,这些内容连剧情都称不上,非要说讲了什么故事的话,就是真人动画加强版奇幻《小时代》,人物行为逻辑基本上不是“作死”就是“互撕”,独留导演心中永恒白莲花男主角花开不败,出淤泥而不染,从现实走进幻象,主角光环照耀下无需提高智商,稳坐国内“智障流”表演的头把交椅。
公布演员阵容后,观众就没有对《爵迹》的人物表演有过期待,令人感到讽刺的是,这些本尊出镜表演时尚且面无表情的明星,转制成动画人物后,看上去反而比真人和谐了。反正演员本人脸上的玻尿酸和硅胶剂量本身都超标,同样都是人工制品,做成动画说不定更好。
《爵迹》这种把通过面部捕捉将明星转制成特效动画人物进行演出的做法,算不上什么令人惊诧的创意。2013年,以色列导演阿里·福尔曼的电影《未来学大会》就表达了对电影业的忧虑:《未来学大会》电影的前三分之一段落描述的是以真名和真实经历出现在平行时空中的女明星罗宾·怀特被电影公司榨干最后的剩余价值,被迫参与公司的“演员数字化工程”,在彻底过气与老去之前将容貌扫描复制入电脑,被转制成复杂的信息数据,合成基于本尊又接近完美的视觉图像,并取代本尊以演员身份出演影视作品。
从某种意义上,《爵迹》集中而直观地反映了中国电影工业化的历史进程,电影已经完全脱离了艺术范畴,成为一种纯粹的商业模式,它的全部目的就在于为观众提供感官刺激,《爵迹》展示了未来电影工业中理想的演员,脸孔精致,胸大臀翘,腿长突破正常人体比例,一切为了娱乐,娱乐至上的时代终于来临。
《爵迹》这样一部充满了娱乐性、话题感,标志着中国电影历史进程的电影,自产生那一刻起就注定要红,否则怎么对得起文化商人郭敬明,怎么对得起被郭敬明的励志故事激励的千千万万怀揣梦想的小镇青年。这样看来,《爵迹》不红,天理难容!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爵迹

相关推荐

评论(1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