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老龄化社会:长寿之国日本的烦恼与对策

文嘉

2016-10-05 15: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5月19日,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了新一期的全球各国平均寿命统计,其中中国以男女平均76.1岁排在194个加盟国中第53位,而日本以男女平均83.7岁连续第23年蝉联该项冠军。日本的百岁老人指标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1963年总务省国势调查时日本百岁老人只有153人,而2015年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字是61568人,在50年内翻了300倍,仅次于美国。
通常来说,国民长寿意味着该国医疗卫生、社会福祉及经济的优越,但与此同时,这也意味着社会老龄化趋势严重,烦恼不断。
2016年9月27日,日本内阁府发布了《2015年日本老龄社会白皮书》:日本现有1.27亿总人口,其中约3392万是65岁以上人群, 老龄率26.7%。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评定标准, 超过14%即为“老龄社会”,21%以上则定义为“超老龄社会”。日本于2007年便超过了21%这条红线,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步入“超老龄社会”的国度,并正不停地刷新纪录。2025年前后,日本老龄率将逾30%,2060年破40%。这绝非夸张之辞,事实上秋田、青森、山口、岛根等16县老龄率已经超过了30%,即便年轻人聚集的大都会东京、大阪与横滨等地,老龄率也已经越过超老龄红线。
日本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2015年发布的“日本老龄率过去统计及未来推计表”。
面对这一人类社会前所未有的极速老龄化浪潮,日本政府早在20年前便开始着手制定中长期对策大纲。然而,彼时日本深陷泡沫经济崩溃的漩涡中,政府与社会连眼前的烂摊都来不及收拾,自然无暇顾及日后。一直等到6年后的2002年,刚从低迷的经济中缓过一口气,才诧异地发觉日本老龄化问题已到沉疴宿疾的地步。现今,贫困、疾病、孤老是日本高龄者三项最大的忧虑,也是近年日本政府着重解决的课题。
“老后破产”危机与“消费税改革”
去年6月末,新干线上发生了一起惊人的自焚事件,导致包括自焚者在内的2人死亡,26人受伤。自杀者是一名71岁的老人,动机是存款枯竭,退休金不足,长期贫困下决意报复社会。这场惨剧的发生再次向日本社会敲响了高龄者贫困化的警钟。
日本老龄人口贫困问题自2007年以后日益严峻化,现有约3400万老人中,65岁以上者相对贫困率为18.1%,75岁以上者为25.2%。2016年领取国民低保费的216.5万户中,50.8%是65岁以上者,首次突破半数。
低保户中的四成是1947-1949年出生的“团块世代”。在日本大众普遍印象中,这一代的642万人是日本中产阶层的代表,是多金富裕的银发一族。但实际上,老龄贫困化问题最棘手的便是“团块世代”。这代人相对日本其他各年龄层,存款确实是最多的,但普遍四世同堂,上老下小都需要接济,是典型的社会三明治夹心层。2015年总务省《日本家庭收支调查报告》显示,团块家庭平均赤字约6.3万日元(约4087元人民币)/月,银行余存450万(约29万元人民币)。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其他收入补贴,到2020奥运年,大约270万团块世代将身陷“老后破产”的囹圄,而这代人又联结三代,如若崩塌,连锁反应带来的恶果可想而知。
2015年咨询公司Mercer美世公布的世界25国社保制度指数评定排名榜,作为发达国家的日本排名23位,尚不及中国。
日本国民认为“老后破产”的根源是养老金问题。而事实上,日本的社保支出已经连续8年以超过3%速度在增长,2016年达到了31.9兆日元,占到了国家总预算33%,但极度讽刺的是,人均退休金却已经连降了16年。造成如此囧境的原因一是老龄人口增加过快,二是年轻世代正式雇佣率低下,参保人数不足。
除了从2006年开始增加基础保费,日本政府也想了不少其他对策,比如2010年民主党菅直人上台后,力推以房养老,但日本房价基值低廉,半年后即遭银行唾弃。2012年安倍晋三复归,提出了国家每年在原基础上多增5600亿日元专项“扶助养老金”,计划实施后,月退休工资会普涨5~6万日元。
这听起来是好事,但实行起来却很难,因为此项政策是和安倍力推的“消费税改革”捆绑在一起的。消费税多1%,国民收入可多2.8兆日元,增加这点支出当然绰绰有余。但如今消费税增税被搁浅,这个计划自然也就泡汤了。作为政策补偿,今年1月安倍政府额外支出3624亿日元追加“福祉养老金”,主要面向110万低所得高龄者,月均可多领3万日元。6月又把原先的25年养老金保龄调降为10年,明年实施。预计日本现有的42万无保者中有17万老人可新获养老金。但总的来说,在人口缩减、财收日紧的大背景下,能够有效普涨养老金的办法委实不多。政府不给力,民间只能自救,所以这两年日本社会中“老人理财热”也忽如一夜春风来般流行起来,但在老人诈骗盛行的今天,谁又能保证最后不会又是场“庞氏骗局”?
成熟的护理保险制度与人员短缺矛盾
日本现行社保福祉制度中有一项极为特殊的政策:(长期)护理保险(服务)制度。护理保险顾名思义, 指以照顾日常生活起居为基础、为独立生活有困难者提供服务的公共健康保险政策,主要惠及中低收入国民阶层。
护理保险制度起源于1960年代的美国,但在美国属于商业保险性质,至今参保人口不足百万,非常低迷。此项政策上,日本主要效仿另一个老龄大国德国,1997年立法,2000年开始实施,成为世界第二个以公共保险体制构建护理事业体系的国家。
护理保险支出负担为国家与个人55制,扣除保险个人实际支出为22~28%。起保年龄为40岁, 截至2015年4月末厚劳省统计,参保人口约7277万,日本40岁以上人口是7636万,参保率高达95.2%,比社保还高出35%。607.7万人群享受此项保险服务,其中高龄者占到了88.6%,现已成为日本高龄化对策的最重要支柱。
经过15年的发展,日本的护理保险制度相当成熟,以基层社区医疗体系为基础,形成了居家访问护理、养老设施护理两大服务体系。其中居家护理服务的使用人数最多,2015年使用此项服务的416.2万人中选择养老设施护理只有89.6万人。居家护理之所以成为主流,一是因为价格实惠,以东京为例,一般设施护理月支需要14.7万日元,居家护理则只需8.2万日元,二三线城市居家护理费用则在设施护理的一半以下;二来孝养传统的底蕴仍然存在,日本中老年阶层除非身体状况到了万不得已,子女都不愿把老人长期送养,所以日本大部分养老机构的服务以短期间歇式为主。
日本长期护理保险服务体系示意图
日本护理保险体系成熟,但并不代表没有问题。其中最大的困扰便是愿意从事护理事业的劳力严重不足。日本护理士需要国家资格认定,目前从事一线工作的护理士约78万人,缺口是20万,但取得执照但并未入行的还有53万,约占40%。这53万人不愿投身护理行业的理由非常简单,护理工作繁重,但工资却在最低保障线。护理士平均月休时间不超过4天,日均工作时间13.5小时,但工资比其他行业月薪平均低10万左右,仅勉强浮于生活保障线上。2015年护理行业离职率是23%,高于行业平均数2.1倍。护理行业劳动环境与报酬低劣化,也致使部分护理士心理失衡扭曲, 虐待、盗窃及诈骗犯罪频频发生。近年最为严重的案件是2014年年末川崎市老人之家的连续虐杀案,凶犯为该养老院护理士,在两个月内把3名入所的重症老人从4楼推下致死。
关于如何应对护理劳力短缺的问题, 日本国内出现两种声音。一类主张改善国内护理劳务市场条件。2015年安倍政府提出“护理离职零”政策,投入专款444亿日元,预计2020年新增从业护理士25万人。作为保障, 护理学校学员可以领到每年20万日元就职准备金,5年内不离职,合计100万免还,最低时薪上浮25%,年休假亦强制化。但此政策需要3~5年时间才能见效,护理学校能否吸引到年轻劳力尚有待观察。所以另一种急救对策也被列为议案,即从外国征募价格低廉的“即劳力”。今年7月后,相模原残杀事件发生后,厚劳省召开紧急会议,已经批准从菲律宾引入117名护理士,如果顺利,未来十年内日本将从东南亚引入7万余外国护理士。不过,低薪外国劳力大批进入护理市场很可能滋生新的问题。
共助社会构建
一国老人福祉事业,仅靠政府政策与财力上维系,没有全社会参与进来,是无法找到解决之道的。2012年,日本政府提出 “政府公助、家族自助、社会共助”三大相关对策。其中社会共助方针主要是以各地方政府为核心,积极协调当地职能部门,社区、企业及事业团体,共同扶助高龄者排解日常生活中的不便。历经四年,一些措施已卓有成效。
比如针对老年人孤独死等夜间突发状况,大分县于2008年发起“黄色平安旗”运动。当地孤老户会在门前或信箱插上一面黄色小旗,代表无事和健康,朝置夜收,如果有异,警察和邻里会第一时间得知,以便救援。这项运动2013年以后由公明党推广,逐渐从九州拓展至日本各地。
2015年年末,入住爱知县丰明团地公寓村的200余名藤田保健卫生大学正在和当地居民一起做年糕,该大学还利用自己的专长优势在公寓开设保健室,惠及老龄者。
誓做“日本第一共助县”的埼玉,针对高龄者聚居的老旧团地公寓,2012年联合周围大学将其中部分公寓改造为廉租学舍,既解决大学生的房租困扰,同时引入年轻世代为老街区注入活力,形成新老共生。现在这种“官学连携的团地活性化推进事业”正在全日本扩大试行。
另外,不少日本老龄者退休后参与工作的意愿仍然很高,福冈县就在2013年提出“70岁也能工作”的配套服务,广泛和当地中小企业合作,两年内提供了4500个轻劳动工作岗位。日本第一老龄县的秋田,针对老年人文娱运动场所不足,通过改造废弃场地十五处,建成大型市民公馆,在解决老年人需求的同时也节约了市政经费。
我国在2000年进入老龄化社会,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老龄人口超亿的国家,预计2025年,我国将进入老龄社会,届时老龄人口将超过2亿。要应对老龄化社会带来的挑战,对外取经必不可少,作为老龄先行国的日本确实有值得借鉴学习之处。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日本老龄化,养老金,护理保险制度,共助社会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