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福寿沟:“城市的良心”什么样?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李津逵/综合开发研究院研究人员

2016-10-08 21: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福寿膏?不知道”。酒店前台的服务员一脸迷茫的样子,令我更迷茫:怎么,赣州人竟然不知道令这座城市千年不涝的福寿沟?
当下,随着各地城市迅速扩张和异常天气的频繁出现,在城市“看海”屡见不鲜,有的城市甚至荣获“东方威尼斯”的雅号。“海绵城市”遂成为国家提倡的新理念,城市建设主管部门为此专门在全国启动示范区建设。恰在此时,江西赣州建于宋代的地下排水系统“福寿沟”,进入人们的视野,一时间成为热议的话题。在网上可以看到不少介绍福寿沟的文章,特别是一张两层涵洞的照片,令人激动。2016年8月底,笔者去赣州专门寻访福寿沟,一入酒店便遇到了前面的一幕,直如一记当头棒喝。
就在笔者寻访的上个星期,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来赣州考察时,专门揭开路边沙井盖察看了福寿沟。这么受重视的地方,怎么当地人不知道?还有,李克强是从沙井口下望福寿沟的,为什么当地政府没有安排他去看网上那个两层涵洞的景观呢?
被一些网文误认是福寿沟的瓮城藏兵洞
天下小雨,我们先去市博物馆。地下一层就是“城市历史篇”,公道地说,这是一个会写故事的城市,把地处五岭的山区城市赣州与海上丝绸之路联系起来:直通长江的赣江,曾将本地的物产,通过海上丝路远销到中东和欧洲。博物馆中有一个沙盘专门介绍福寿沟,大概可以用灯光示意福寿沟在全城的走向,可惜无人执班灯光不亮,只能看到城市地面建筑的布局。临出门问一位工作人员,除了沙盘外,她也不知在何处可以看到福寿沟。
赣州市博物馆示意福寿沟的沙盘,左下角可见一瓮城
雨停了,我们驱车跨过长征大桥向老城走。这是一座典型的中国古代步行距离的山水城市:章水从西南、贡水自东北,在古城的北端汇成赣江,使得城市处在三面环水的位置。大江之滨就是城墙,历史上,江水上涨常常侵汜土城,因此宋代刘彝做郡守时,以砖石为基,浇筑铁水,使得城墙不仅防御兵燹,还是一道防洪大堤,至今在城墙上还可以看到有“煕宁二年”字样的城砖,证明这份遗产的宝贵身份。
停车在建春门下,登临城门上的贡川阁,远山连绵起伏,江水泾渭分明,真是一派大好山河。贡江上有一条浮桥,也是传承千年的一个便民工程。浮桥边三几船家在售卖干鲜的江鱼,江中游泳的男子在浮桥下的船头换了短裤,告诉我说,这个城市即使在冬天也有几百人坚持江中游泳。大江之上、古城之下,浮桥、渔夫渔妇、泳者与行人,真是一幅入得了诗词的图画!停车的时候,向收费员打听福寿沟,答道听说过,但不清楚在什么地方。
从浮桥眺望建春门上的贡川阁
赣州城墙是一道步行的游线,其精华段在两江汇流处的八境台。宋代一任郡守、孔子后裔孔宗嗣,在城墙北门边建起一座三重飞檐的城楼,登楼可以一揽赣州城内八个景观,因而名为“八境台”——为中国城市开启了将景点联缀为“八景”、“十景”的传统。当年苏东坡应孔宗嗣之邀,欣赏了描写这些景致的“八境图”后,曾题诗八首,十七年后老人家南迁过郡,实地游览了这八个景观,感慨“前诗未能道出其万一也”,由此可见赣州风景的不同凡响。八境台下是一座瓮城,瓮城内有两层藏兵洞,原来这就是网上误传的“福寿沟”!
从八境台顺着城墙向西走,已听到城外汹涌的水声,那是章江上的一道水坝发出的震响。城墙蜿蜒曲折,好似万里长城最险峻雄奇的地段,然而它要阻挡的,是那一旦泛滥就会危及城市的洪水。城墙内侧的下面,有一方半盈的池塘。这种池塘,早年在城内有几十个,与福寿沟相连。当江水上涨,福寿沟状如心脏瓣膜的“水窗”在江水压力下自动关闭,这些池塘是阻止江水倒灌入城,为防城内大雨形成内涝而预留出的调蓄空间。网上有文章说,城市建设和房地产开发中填掉了不少这样的池塘,因此如今的赣州是没有“大涝”。
城墙下的一方调蓄池塘
再向前走,几间雅致的平房围成一个小小院落,便是蒋经国先生旧居。1940至1945年,回国八年的经国先生已有了相当的历练,身兼赣县县长和江西省第四区的专员,在赣南全面推动新文化运动。故居陈列了他与夫人子女简单而又健康的生活,展示了大刀阔斧查禁烟赌娼,修明吏治,发展经济,兴办教育,决心实现“人人有工做;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人人有屋住;人人有书读”,“赣南新政”广受赞誉,甚至有人认为,蒋经国后来治理台湾用的就是“赣南新政”的经验。由此方知,在民国时代,赣南完全是可以与张謇的南通、卢作孚的北碚比美的地方,是民国时代乡村建设和现代化建设的一个典型案例。不出所料,故居检票处的工作人员同样不知福寿沟的所在。
文物部门从他创办的“正气中学”移来的木沙发
沿城墙再向前行几分钟,便到了这条黄金游线的另一个高潮点:郁孤台。初见这三个字,直觉得心跳加速,从小对辛弃疾必向往之,不期在这里见到他词中的郁孤台!看官可以说在下见识浅,可当年有国家领导人来赣州,也是听说郁孤台后,更改行程在此多留了一天。这首《菩萨蛮》词真令人一唱三叹: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郁孤台上凭栏远眺,章贡两江汇流处的赣江起点上正在架设一座大桥,辛弃疾的雕像掩映在台下的树荫中,周围鸟鸣不绝于耳,苏辛一格千年气韵都在如词如画的赣州山水间了。
赣州章江边的郁孤台
从郁孤台拾级而下便是西津街(真巧,辛弃疾“京口北固亭怀古”所写的镇江也有一个“西津渡”),穿过纪念赵抃、周敦颐、刘彝、文天祥的“四贤坊”和“军门楼”,来到一条仿古的“宋街”,街口一家“郁孤台咖啡”,看这名字便叫人忍俊不禁,我们迳直走了进来。
“老板,知道在哪儿可以看到福寿沟吗?”我已经问过了九个人,索性再问一回凑个整数吧。“福寿沟你看不到,都是在地下,是城市的下水道”。咦?第十个人总算知道福寿沟了。原来这位梁姓老板,开咖啡店是新手,老本行干的是市政工程。他告诉我说,以前做市政工程的时候,也遇到过福寿沟,但大家并不重视,有的地段被挖掉、填掉,因此赣州也出现了水淹的情况。大约在两年前,政府部门便开始重视和修复福寿沟了。
说话间,咖啡馆里又来了一位,是梁老板做市政工程的师傅,这位肖师傅对福寿沟更是门儿清,告诉我们说福寿沟是地下的排水道,只有东水门的江边可以看到水窗,但现在也难于找到。我总算找到了解福寿沟详情的赣州人,激动得紧握两人的手,非和他们合张影不可。
梁先生、肖先生与作者
人们都说大文豪雨果曾将下水道比喻为“城市的良心”。在赣州一路寻访福寿沟,到此才真的悟出这句话的份量。建于宋代,延续千年,佑护着一座城市不受雨洪侵害的一项宝贵遗产,除了施工中接触到福寿沟的人以外,市民竟然如享用阳光空气一般茫然无感。就是我这样的外来游客,享受着这座山环水抱中的城市秀丽的风景、精彩的历史,明知有一个千年排水系统,却始终无缘得见。而那造福城市的人,别说金杯、银杯,连口碑都轮不到,这样的“良心工程”谁能做得到?只有那把城市的安危视做自己职责的地方官,才能不计名利荣辱去尽心竭力。
在赣州,我们的先贤就是这样做的。
责任编辑:王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福寿沟,海绵城市,下水道,赣州

继续阅读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