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G闻丨在《西部世界》,我们如何安置欲望和良知?

许文婷

2016-10-12 17: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973年的科幻惊悚片《西部世界》中,机器人屠杀了整个乐园的游客。导演迈克尔·克莱顿用犀利的镜头语言,展现了人与机器人的互撕惨剧,观众把同情牌稳稳地插在受害的人类一方。
1973年科幻惊悚片《西部世界》剧照
43年后,HBO的新爆款剧《西部世界》重组并进化了这个失控的乐园,由乔纳森·诺兰夫妇和J·J·艾布拉姆操刀。
该剧播出后,豆瓣上打出了9.4的高分,IMDB上评分为9.3,首集播放量超过330万,这让HBO对此剧取代走向剧终的《权力的游戏》充满信心。
HBO新剧《西部世界》海报
目前,《西部世界》已经播出了两集,每集时长超过1个小时。中文字幕版在鼎级剧场上播出。某些剧迷们已经很聪明地梳理了剧中的人物和关键词汇,以下基本概念是基于前四集做出的解释。
西部世界:在不久的未来,一家高科技公司利用人造机器人技术开发了一个巨大的美国西部乐园。在这里,游客可以扮演成19世纪的人物,进入一个戈壁峡谷世界,享受到最直接、最真实的游戏体验。这个乐园的票价为每天4万美元,游客基本上都是有钱的豪主。
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游客可以为所欲为,扮演各种角色,比如警长、牛仔甚至是纯粹的嫖客。男游客在这里可以和机器人发生各种性关系,黄暴污指数超过GOT中的维斯特洛。
西部世界乐园场景
制造者:由安东尼·霍普金斯饰演的罗伯特·福特博士带领其团队设计开发了所有的人造人,每个机器人都有自己的动机、行程和目的。乐园的宗旨是通过不断增加项目和游戏环节来让游客的享受指数增值,从而在最大程度上盈利。
制造者对机器人设置了各种密语,比如“你将进入无梦的深度睡眠”就是让机器人关机的口令。此外还有“进入数据解析模式”、“关闭情绪”等简单的指令式语言。
西部世界乐园的技术中心
机器人:西部世界中的机器人被称为“HOST”,数量约为2000个。HOST相当于游戏中的非玩家控制角色,简称“NPC”。 他们有真人的相貌,但内核由人工智能的芯片控制,没有自主意识。
NPC在乐园中死后就被清空记忆,由工作人员进行面貌和功能修复,然后被回收利用,重新放置到乐园中为游客提供娱乐。NPC不能伤害任何生物,即使苍蝇爬到他们身上,他们也不能动手。
对人生充满希望的Dolores。
清洗“死亡”的机器人

游客:西部世界中的游客和其他主题乐园中游客的待遇相似,他们都是和上帝同等级的客人“GUEST”。游客到了西部世界后,男的可以选择戴白帽子或者黑帽子,白的代表正义,黑的则代表“我要干点坏事过过瘾”。
此外,游客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和后台沟通,随时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来改变各自在乐园中的遭遇。最重要的是,他们在乐园中拥有不死之躯,机器人无法杀死他们。因此,在乐园中,游客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
白帽和黑帽游客
游客和机器人妓女的床戏。
游客和被自己杀死的机器人尸体合影。

拉次瑞丝(Lazarus):拉次瑞丝相当于西部世界中隐藏最深的大BOSS,他控制的是乐园中最刺激、最具挑战性的游戏环节,也是游客们希望能够找到的NPC。他的强大力量能够唤醒现实中的死者。这个人物源自《圣经·约翰福音》,耶稣曾将他复活,并表示相信耶稣的人必永远不死。
二分心智(Bicameral Mind):上个世纪的伟大心理学家朱利安·杰恩斯在《二分心智的崩塌:人类意识的起源》一书中,从历史视角解答了人类意识的来源。他提出,人到了3000年前才具有完全的自我意识,在此之前,人类依赖于二分心智——每当遭遇困境,一个半脑会听见来自另一个半脑的指引,这种指引被视为神的声音。随着人类世界和社会分级制度的日益复杂,二分心智最终坍塌,人类的现代自我意识被唤醒,形成了内在叙事的能力和有效沟通的语言体系。
如果你还没看第一集,就别往下读了。
在《西部世界》中,随着福特博士对10%的机器人系统进行程序更新,机器人开始产生二分心智,乐园的清除记忆功能无法再百分之百地擦去机器人的记忆储存。因此,NPC们开始通过记忆和语言来形成自我价值观,直接造成了乐园里各种“事故”的发生,比如自残、脱离电脑故事路线、威胁游客和失去程序化的应变能力 。
机器人Maeve在程序员检查时苏醒。
机器人认为记忆碎片是神在左右自己,脑中听到的声音来自于上帝,而这个上帝有一个名字,叫做“阿诺德”。很快,第三集的剧情将揭示阿诺德是谁。
我的想法是,阿诺德是一个科学狂人,想让机器人拥有自主的思想和内在叙事能力,实现真正的人性化,而拉次瑞丝正是阿诺德精心安排在乐园中的一个机器人角色。
另一种脑洞大开的猜测是,福特博士可能有双重人格,阿诺德就是他自己。或者,阿诺德在乐园中死后就变成了拉次瑞丝……
这个十字架建筑不知道有什么寓意?
《西部世界》第一集就营造出一种让观众欲罢不能的纠结情绪:我们想让机器人从这个不断循环着的悲惨世界中逃出去,但观众都是现代物质社会的平凡产物,根本找不到走出困境的出口。
剧中游客的行为揭示了人在脱离凡人世界后立刻就显露出的丑恶纵欲面,让人不禁想到《土拨鼠之日》中的乏味人生和系列电影《人类清除计划》中那个无法无天的世界。面对神一样存在的游客,机器人是弱者,他们的宿命不是被强奸就是被杀戮。
随着机器人自主意识不断被唤醒,人物关系愈加复杂,机器人内部开始产生后台无法控制的改变,剧情也变得更加精彩。三大人物阵营中都有自己的主心骨力量,不仅推动剧情发展,也将左右观众观看此剧时的道德指南针。
机器人阵营
Dolores:作为乐园中最老的一个机器人,Dolores是内在美和外在美的完美结合体,她每天醒来都对人生充满希望,这也让观众立刻喜欢上这个人物。Dolores原本的梦想是和心爱的Teddy远离尘嚣,去往一个世外桃源,但她受到制造者伯纳德的影响,萌生出自主意识,希望能够摆脱这种循环的机器人人生。
不过,她首先走上的是一条为父母报仇的复仇路线,而这条故事分支不是由乐园后台编写的。Dolores父亲Peter是最先受到自主意识影响的机器人,他在自家农场发现了游客留下的一张现代照片,意识到自己是由福特博士所造,随即遭到乐园的废除。
Peter所说的那句“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来自于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也是唤醒机器人自主意识程序的一段代码。它就像一个病毒,在机器人间传输,第三个被感染的机器人是酒馆老鸨Maeve。
Dolores和Teddy
乐园初号机,随时会暴走。

Maeve:这个人物在第一集中并没有表现出其重要性,但其实她是整个故事的第二大机器人角色。Maeve代表的是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类,她的妓女生涯让她充满了强烈的求生欲望,然而她的自主意识和对乐园工作人员收拾她“尸体”的记忆,让她开始产生了“神”的概念。
随着剧情的发展,她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看到神的人,其他机器人也已经开始神化自己不能解释的记忆图像。一定程度上,这个角色揭示了西部世界中宗教文明的产生和进化。
后台观察到Maeve的怪异举动。
Teddy:悲剧化的Teddy是乐园中的一名赏金猎人,可惜后台把他设定成一个无能的情种。他的任务就是被击败,让Dolores落入男游客之手。因此,他是一枚让男游客们自感雄风重振的工具,在乐园中已经死了成千上万次,等待他的将是一系列由福特博士创造的全新故事。
Dolores每次都眼睁睁地看着Teddy死去。
福特博士上载新的故事到Teddy的人物程序上。

游客阵营
黑衣男人:如果说自主意识的产生是机器人程序中的瞬间脉冲,那么黑衣男人就是游客中的一个变异产物。艾德·哈里斯扮演的这个人物是乐园中的老客户,他花了三十年在乐园中寻找更深层次的游戏,可以说是个对游戏上瘾的玩家。这次他的回归是为了找到乐园中隐藏的一个秘密宝藏。
他对乐园的地形和人物都了如指掌,而且对机器人丝毫没有任何人类情感,认为人类最真实的情感就是恐惧和悲伤,一上来就血洗了Dolores的父母,之后打死了Teddy,还强奸了Dolores。机器人Maeve的记忆碎片还显示,这个黑衣男人曾杀害了她和她的女儿。这个男人的真实身份会在第四集中被揭晓。
西部世界的机器人中有善恶之分,但所有游客的邪恶特质都集中体现在这个黑衣男人身上。
印有迷宫图案的头皮。
黑衣男人枪杀妇女机器人。

William:标准好男人William以“有家室”为由拒绝了妓女,却被Dolores的美貌深深吸引,他在这个虚拟乐园中受到了冲击自己正义良知的挑战。虽然他知道乐园中都是机器人,但他还是遵守自己的做人原则,并对朋友Logan的狂妄作为表示反感。
他的故事路线将和Dolores紧紧相连,并成为本剧的核心正义人物。
Willima婉拒妓女
William和Dolores初次见面。

制造者阵营
福特博士:福特博士对整个乐园的未来有一个自己的计划,但他不愿意和任何人分享,他宁可坐着和老得长锈的机器人聊天谈心,也不愿和乐园董事会的人多说一句废话。
当乐园里有年轻程序员提出用更新鲜的主题来吸引游客时,福特博士立即反对,他认为新鲜感不是游客给予好评或者回头再访的原因,乐园中机器人展现的细节才是最重要的。机器人越逼真,就越能让游客留下深刻印象,并且他们能够通过和机器人的真实互动来重新认知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关系。
福特博士象征着人类文明史上的宗教和上帝,他创造的机器人是纯洁的,他设计的西部世界中每个细节都有存在的意义。在他眼里,乐园的投资方和董事会才是邪恶的代表,是肤浅的资本主义。
一个比较大胆的猜测是,福特博士也许是阿诺德曾经创造的最高级别的机器人,是乐园的控制狂,正如他可以控制那条沙漠中的蛇一样,他可以控制其他所有的机器人。福特博士没有道德边界,他的使命是让乐园变成他的理想王国。
带有汉尼拔威慑感的福特博士。
福特博士为机器人妓女增加了细节动作。

伯纳德:伯纳德和福特博士形成了一种平衡,福特博士对人性有一种程序化的对待方式,而伯纳德则非常感性。这个人物具有非常灵敏的洞察力,他能够观察到人类最细微的面部表情,因此他也觉察到了Dolores的特别之处。
伯纳德失去了他的家人,这个人物的动机非常明显,他想通过解除Dolores的故事循环来让她产生自主意识,从而帮助自己找到隐藏在乐园深处的拉次瑞丝,来让逝者复活。
但他人性上的弱点是最大的阻碍,他违反了一条非常简单的准则,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
伯纳德和乐园董事会的高层有私情。
本剧的一大特点就是场景的无限重复和循环,比如机器人女主角Dolores每天醒来去集市购物,罐头落地,被机器人男主角Teddy捡起,两个爱人重逢。还有就是桑迪·牛顿和安吉拉·萨拉弗安饰演的老鸨和妓女,每次出场都是在酒馆招徕客人。
乐园有一百多条主要故事路线,任何改变都会造成“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效应,而这种改变来自于游客的需求,乐园的技术后台都能一一满足。
换句话说,《西部世界》是一部可以无限增加内容和安插新角色的电视剧。
写了这么多,最后有一个想法。看了此剧,哪种感情更让你容易接受:同情机器人还是承认自己和游客的相似处?我选择同情机器人。
【作者自述】我在美国从事影视媒体工作,是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俗称“金球奖组委会”)的会员。简单说,本人的日常工作可以概括为看片!采访!再看片!我是一名独立电影迷,喜欢赫尔佐格、文德斯和李安,也是《欲望都市》脑残粉和《胜利之光》死忠粉。大家可以去我的新浪微博“婷不下来的看片房”留言,问我任何问题。
责任编辑:朱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西部世界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