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大三男生篮球场猝死,家属质疑校医施救不当索赔300万

林文星/深圳特区报

2016-10-12 09: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0月7日晚,海南海口一名大三男生与同学在篮球场上打球时,不慎双脚相绊面朝下栽倒在地,当场出现呼吸困难等症状,随后校医进行了施救,但遗憾的是未能成功挽回他的生命,120到场后宣布死亡。记者了解到,该学生是家中独子,今年21岁。死者父母向目击同学了解情况后,质疑校医现场施救不当,延误了急救时机,致使儿子丧命,并向学校索赔300万元。对此,学校相关负责人表示,该学生是打球时意外猝死,事发突然,校医赶到现场时他已经濒临死亡,经过长时间心肺复苏仍无力回天,此事并非校医和校方的过错,无法接受家属提出的巨额赔偿要求。目前,此事仍在进一步协商中。
一场悲剧 打球时不慎摔了一跤,他趴在地上表情痛苦喘粗气
事发球场
谁也没有料想到,一个年轻生命突然逝去,仅仅是因为打球时摔了一跤。
据了解,死者子博(化名)是海口桂林洋一高校的大三学生。据事发当晚在现场且与子博熟识的同学介绍,10月7日17时30分许,子博与同学等6人从宿舍步行前往数百米外的学校篮球场,赴一场事前约好的篮球友谊赛,对方是隔壁学校的9名在校学生,“大家私下都认识,我们一名队员和对方一名队员还是同村好友。”
根据校方的事后调查,当天18时左右比赛开始,在进行到40多分钟的时候,子博的队友抢到篮板球后,随即向对方展开进攻,在这个过程中,子博在跑动时不慎双脚相绊,面朝下栽倒在对方的篮板下。“听声音感觉摔得挺重,而且是面朝地板摔倒的,当时现场的人不少,都看到他摔倒了。”一名同学告诉记者,篮球场上摔倒是常有的事,一开始大家也不以为然,但当队友上前搀扶子博时,才发现情况不对。
“他的表情特别痛苦,大口喘着气。”该同学说,子博摔倒后并没有马上站起来,而是趴在地上大口喘气,呼吸显得非常困难,随后队友将子博翻过身来,只见他表情痛苦,呼叫也没有反应,情况的严重性超出了大家的预料,“随后,两名队友赶紧跑到篮球场附近的校医院求助,包括校医院院长在内的3名医护人员相继赶到现场,按压子博的胸口进行心肺复苏术,并让在场学生拨打了120求救,同时联系了子博的父母。”
但是,桂林洋校区远离市区,从府城海口市第三人民医院出发的120急救车赶到现场时,已是19时31分,距离事发已过去了40多分钟。医护人员经过抢救仍未能保住子博的生命,随后宣告抢救无效。当天21时左右,子博的父母和亲戚等3人驱车从琼海赶到现场,但为时已晚。随后,民警和法医也赶到了现场,并对子博的遗体进行了检查,发现身体无明显外伤,但具体死因有待进一步鉴定。次日凌晨2时许,子博的遗体被送往187医院安放。
一团疑云 死者系家中独子,家属质疑校医施救不当,索赔300万
养育了21年的独子在校期间突然身亡,这让子博的父母难以接受。10月10日,记者在187医院附近的宾馆内,见到了包括子博父母在内的数名家属,说起儿子的死,易先生难掩悲痛。
易先生介绍,他们一家住在琼海东红农场,当天下午,儿子刚从家中返回学校。“当晚我和妻子在家中吃过晚饭,大约19时左右,农场邻居赶到我家,说孩子出事了。”易先生告诉记者,邻居的孩子和他儿子在同一个学校,邻居接到孩子的电话后赶来通知他们,“随后学校也打来了电话,我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还以为是诈骗电话,直到拨打儿子电话无人接听后,我和妻子才慌了神,连忙回拨给校方询问具体情况,得知儿子可能不省人事后,连忙在亲戚的陪同下赶到海口。”
易先生说,一路上他和妻子心急如焚,一个多小时后终于赶到现场,可见到的是躺在篮球场一动不动,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的儿子,“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敢相信。”直到凌晨时分,在校方的劝说下,易先生和妻子才同意将孩子的遗体先送往医院安放。
悲痛之余,子博的父母对校医的急救产生了质疑,“出事后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的竟然不是学校,而是其他同学的家长。”“现场校医只知道按压胸口,都没有进行正确的抢救,我很怀疑校医有没有行医资格!”“路途远120没法及时赶到现场,为什么校医不能第一时间先将孩子送往医院?”“校医在现场急救时若能采取更多措施,可能就不会发生这种悲剧。”采访过程中,易先生情绪十分激动。
对于校方事后出具的调查报告,家属也有疑问,“报告说,校医赶到后孩子已经没有脉搏和心跳,生命体征消失,但现场学生说,那时候我儿子还在呼吸,还活着。”易先生表示,他不认可校方给出的调查报告,并在后续的协商中,向校方索赔300万元,但校方始终称非自身责任,双方一直未能达成一致。为此,9日下午家属在校内拉起横幅,讨要说法。
校方回应 并非校医和校方的过错,愿提供一定的抚慰金,仍在协商中
10月10日中午,记者来到事发学校,在子博同学的指引下,找到了事发的篮球场。记者看到,现场还残留着血渍,据同学介绍,120宣告抢救无效后,法医对子博进行了检查,在将遗体翻身后,从子博鼻子里渗出了血。
随后,记者在距离篮球场仅数十米的校医院内,见到了当时在现场施救的校医院院长魏先生和两名医护人员。据魏院长介绍,接到同学反映后,两名医护人员两分钟内赶到了现场,没过几分钟他也赶到现场施救,“我赶到时学生瞳孔已扩散,只剩最后一口气了。”魏院长说,他到场检查时,子博无脉搏波动,双眼瞳孔已扩散,已无自主呼吸能力,心跳也没有了,生命体征消失,虽然三人竭力抢救,但仍无力回天。
对于家属提出的为何不将孩子送往医院,魏院长表示,校医院的车辆设备简单,达不到救护车的标准,且当时情况危急,不宜乱动该生的身体,否则极有可能加速死亡,“猝死前的抢救黄金时间只有4分钟,可能当时周围的学生没有意识到,耽误了一会才发现情况不对向我们求助,等我们赶过去时,最佳抢救时间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实在无能为力。”
记者了解到,子博的家属不愿法医解剖尸体,目前暂时未做尸检,具体死因仍有待进一步调查。对于家属提出的300万元赔偿,学校相关负责人表示,学生在自由时间打球时意外猝死,事发突然,此事并非校医和校方的过错,出于人道主义,校方愿提供一定的抚慰金,但无法接受家属提出的巨额赔偿。
目前,此事仍在进一步协商中。
(原题为《大三男生篮球场猝死 父母质疑校医现场施救不当》)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大学生猝死,打篮球,抚慰金,海口

继续阅读

评论(16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