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重庆等地对校园贷念“紧箍咒”,我来贷关闭校园贷业务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周炎炎

2016-10-12 18: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银监会、教育部、地方金融办和互联网金融协会的合力施压之下,充满道德风险的校园贷出现了大退潮。
10月11日晚间,网络借贷平台我来贷在官方微信发布《关于我来贷关闭校园市场的通知及感谢信》,称将于10月12日零点正式关闭学生申请贷款的通道,并于10月16日正式关闭已授信用户的提款服务。
至于关闭校园市场的原因,我来贷上述通知中显示:“由于多地发文限制校园贷业务,我来贷作为合法合规的平台,将积极响应政策的号召,降低学生用户的信贷风险。”
解散校园地推400多人
“我来贷其实在9月28日的时候已经向校园代理发了声明,”我来贷方面对澎湃新闻出示了一份此前发给校园地推的通知,通知表明,“我来贷将于10月1号正式关闭校园市场,不再进行校园市场推广,并会按照暑假期间的薪资政策,在2016年10月31日前结清所有在职校园代理的薪资费用。”
收到这份通知的地推共有400-500人,分布在全国省会城市的高校中,大部分都是在校生。在我来贷的百度贴吧里,还有人发帖求助称:“本人大一学生想锻炼锻炼自己,申请我来贷的校园代理,求告知怎么申请啊。”
我来贷是一家2013年7月创立于香港的互联网金融公司,2014年6月进入大陆市场,曾于2015年1月获得红杉资本领投的2000万美金A轮融资,又在今年1月获得10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此轮融资机构更是声势不小,领投者是马来西亚国家主权基金——马来西亚国库控股公司(Khazanah Nasional Berhad),跟投的是欧洲银行荷兰国际集团(ING)以及广东省政府旗下国有独资企业粤科金融集团。
就在向校园代理声明斩断校园业务的第二天,9月29日,我来贷宣布注册用户突破1000万。我来贷方面对澎湃新闻透露,目前注册用户为1044万,在线申请金额是344亿人民币,其中13%左右来自校园市场。
校园贷集体“大撤退”
无巧不成书,就在我来贷微信宣布关闭其校园市场的当天早些时候,教育部针对校园网贷发布警示,要求各地各高校要利用秋季开学一段时间,面向学生特别是大学新生集中开展校园网贷风险防范专项教育。
此外,教育部还要求,各地高校加强日常排查,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日常监测机制,高校宣传、财务、网络、保卫等部门密切关注网络借贷业务在校园内的拓展情况。
这已经不是教育部第一次针对校园贷发声。今年4月,教育部和中国银监会联合发布《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实时预警机制,及时发现校园不良网络借贷苗头性、倾向性、普遍性问题,及时分析评估校园不良网络借贷潜在的风险,及时以电话、短信、网络、橱窗、校园广播等多种形式向学生发布预警提示信息。
让校园贷压力剧增的还有地方金融办和互联网金融协会。
“主要压力是深圳互联网金融协会这边,而我们是会员,”我来贷一位内部人士称。
此前8月30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规范深圳市校园网络借贷业务的通知》,对校园贷的申请流程、宣传方式、催收行为都做了严格规定,并要求企业在三个月内完成整改。
同在深圳的一家涉及P2P业务的金融集团内部人士告诉澎湃新闻,今年年初他们本想尝试做校园贷,但几个月后就放弃了,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地方金融办和互联网金融协会频繁施压,要求控制对学生放款利率,以及校园贷占总业务的比例。
除了深圳,明确发文件,对校园贷念“紧箍咒”的还有重庆金融办、广西银监局、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等。
在监管的重压下,今年下半年多家校园贷平台宣布转型。9月5日,趣店宣布退出校园分期市场;9月27日,名校贷也宣布转型进军白领市场;8月中旬,优分期宣布进军非校园消费金融市场;更早之前,分期乐也宣布不限于校园开展业务,将服务对象拓展至白领人群。
我来贷的转型模式基本与上述平台一致,这其实能从11日的通知中的一句话一窥究竟——“欢迎已有薪资收入的毕业生通过转换身份继续享受我来贷的金融服务”。
上述我来贷内部人士称,我来贷从去年6月开始酝酿转型到工薪阶层的金融服务,目前工薪市场占总业务量的87%,且这个比例一直处于不断上升态势。
责任编辑:周炎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P2P 工薪 金融

继续阅读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