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和县公安副局长贪腐十年:商人做掮客,收两万元销刑事案

澎湃新闻记者 邵克 实习生 侯盟执

2016-10-13 08: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担任安徽和县公安局副局长的十余年里,车长荣曾分管刑侦、经侦、治安、派出所、看守所及参与决定干警职务升迁、岗位调整,这些职务带来的便利,均成了他捞钱的工具。
2016年9月,马鞍山中院作出终审裁定,认定车长荣从2003年3月至2013年10月担任和县公安局副局长期间,在案件办理、留所服刑、减刑及下属升迁、调岗等方面为他人谋利,收受他人财物46次,价值共计425000元。
此外,车长荣为当上和县公安局副局长,曾托商人郑某向时任和县县委书记行贿,后来郑某因涉嫌强制猥亵妇女被立案侦查,车出于人情和担心行贿一事败露,枉法决定为郑某办理取保候审并促使案件撤销。
马鞍山中院最终判决,车长荣犯受贿罪、徇私枉法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梳理该案判决书发现,车长荣十年任职期间每年都有受贿的情况,法院认定的受贿事实中,同一商人参与了17次行贿,行贿时间跨度涵盖车的整个任期,成了车长荣权利寻租过程中的掮客。
17次收受同一商人贿赂
2003年3月,车长荣从刑警大队大队长任上升任和县公安局副局长,并在此职位上一待十余年。
2013年11月,车长荣被免去和县公安局副局长职务,因涉嫌犯受贿罪、徇私枉法罪,于2014年10月2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2日由马鞍山市检察院决定逮捕。
法院认定车长荣受贿的42.5万元财物中,有23万元都来自和县商人赵某。赵某曾17次送给车长荣财物,其中有为自己和亲属请托帮忙的,更多的是请托车长荣关照别人的案子。
判决书显示,赵某喜好赌博,曾5次因赌博送钱给车长荣。其中3次是因为自己因赌博被查,请车长荣给予关照;另外2次是担心赌博时被抓,希望被查处时车长荣给予关照。
相应的,赵某还多次送钱给车长荣,让其关照因赌博被查处的其他人,如2004年,赵某送给车长荣2万元,请其帮忙关照因聚众赌博被查处的毕小和等人。
赵某还为亲人犯事儿送钱给车长荣。2009年,赵某继子王某因打架被羁押在巢湖市看守所,车长荣接受赵某的请托,找人帮王某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在巢湖市返回和县的路上,赵送给车3万元。
为人销案,帮企业“平事儿”
收2万元,车长荣就可以帮嫌疑人撤销刑事案件。
判决书显示,2003年,赵某送给车长荣2万元,让其关照一名聚众斗殴案当事人,后此案犯罪嫌疑人廖延冲等由刑事拘留被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04年10月,和县公安局决定撤销该案。
2009年,车长荣接受滁州市全椒晶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某的请托,在一起强迫交易案中,给予犯罪嫌疑人关照。后和县公安局决定对该嫌疑人采取取保候审措施,并最终撤销该案,车长荣在和县一家酒店内收受王某所送钱款2万元。
判决书显示,车长荣还6次收受贿赂,对他人在留所服刑一事上予以关照。如,2010年,车长荣收受1万元,对因犯聚众斗殴罪被判刑的戴陈程留所服刑一事上予以关照,后戴陈程留在和县看守所服刑。2011年,车长荣收受8000元,在因犯强迫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的柳禹清留所服刑一事上予以关照。
此外,车长荣还收受贿赂帮企业“平事儿”。 2008年和县一企业因采矿过程中产生污染,与该县中山村村民发生纠纷,车长荣接受该企业主的请托,帮忙化解企业与村民间的矛盾,后在办公室内收受贿赂5000元。
收钱助下属当派出所所长
除了利用分管刑侦、经侦、治安、派出所、看守所等的职务便利,参与决定干警职务升迁、岗位调整的权力也成为车长荣捞金的渠道,法院认定了7起相关受贿事实。
2006年,时任和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张某为竞争刑警大队大队长一职,寻求车长荣帮助,并在车办公室内送给车人民币1万元,后张某被任命为和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
车长荣还2次收受贿赂,助人竞争派出所所长。判决书显示,2006年,车长荣在陶某竞争和县公安局历阳派出所所长一事上提供帮助,并在值班室内收受陶某所送的4000元。
2012年,时任石杨派出所副所长江某为竞争功桥派出所所长一职寻求车长荣帮助,并在车内送给其4000元,后江某被任命为和县公安局功桥派出所所长。
为掩盖行贿枉法帮中间人销案
在当上公安局副局长之前,车长荣就动了行贿的心思,以竞争副局长一职。判决书显示,2003年2月,为竞争和县公安局副局长一职,车长荣请和县金城米业有限公司负责人郑某帮忙向时任和县县委书记杨建国打招呼,并交给郑某人民币2万元用于行贿,郑某答应帮忙。同年3月,车长荣被任命为和县公安局副局长,他认为是郑某帮忙的结果,因而对郑某一直心怀感激。
2006年2月22日,郑某因涉嫌强制猥亵妇女被和县公安局立案侦查,时任和县公安局副局长且分管刑事案件的车长荣自觉欠郑某人情,且担心自己委托郑某行贿一事败露影响仕途,便积极到办案地点了解情况。之后,车长荣在明知郑某可能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应当继续侦查并移送审查起诉,且法制科科长等人极力反对的情况下,坚持为郑某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
判决书显示,因知晓车长荣曾委托郑某行贿,根据车在此案立案当天的行为表现,办案人员认为车长荣在暗示其不作深入调查,遂自立案后一直未对该案作进一步侦查。
同年9月4日,车长荣在其内心确信郑某构成犯罪且明知立案当日收集的证据材料未附卷的情况下,仍在局长办公会上表示已就该案与检察机关沟通意见,该案证据不足、郑某不构成犯罪,进而促使郑某强制猥亵妇女案被撤销,郑某免受刑事追诉。
责任编辑:宋蒋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公安局长 腐败 掮客 商人

相关推荐

评论(8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