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秦明》,这部网剧恶心到我了

戴桃疆

2016-10-15 13: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从天空城到民国时期谍战再到当代法医,从夏季档开始,张若昀的这张脸无间断地出现在电视和网络视频中,形象有变化,演员本身却几乎没有成长。《麻雀》里好歹有李易峰噘嘴瞪眼的演技垫底,依靠同行衬托,在表演上贡献了一些亮点,到了《法医秦明》里和焦俊艳演对手戏,反而成了衬托的那一个,全程板着脸,整体形象还不如《天空城》中妖艳蓝色美瞳让人印象深刻。
恳请各位影视剧创作者,如果选中的主演并不具备耐看的静态美,就不要再给角色设定一个“冷若冰霜”的属性了,不要害怕因为表情丰富被做成表情包流向无垠的网络,请记住,表情包只配红人拥有。
为了表现男主角的冷静而在不活动面部肌肉的条件下塑造角色实在其实也是非常不容易的,至少对于其他烘托男主角睿智形象而存在的角色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
网络剧《法医秦明》脱胎于法医秦明的小说《第十一根手指》,为了突出人物,主角秦明之外,只保留了李大宝和刑侦队长林涛两个角色,这三个人构成了整个警局的精华。
李大宝被变性从男变女,因为吸收了太多角色的功能而变成话痨。而刑侦队长除了会对着犯罪嫌疑人大喊大叫,最主要的作用就是在案发现场一惊一乍,制造气氛——这是多数国产剧都存在的缺点,为了塑造一个性格冷静、头脑机敏的主角,一定要在周围配上一个话痨和一个傻冒,而当话痨和傻冒合二为一时,基本就可以点击屏幕右上方的叉叉了,除非你特别喜欢看灾难片。
和其他打着职业类型剧旗号的国产电视剧一样,《法医秦明》也不是很“职业”,就算宣传期一再强调不会让角色谈恋爱,不谈恋爱不等于就“职业”了。法医首先是“医”然后才是“法”,首先是科学,然后才是人情,但《法医秦明》的重心似乎错了,尸体、犯罪现场画面、内心丑恶的犯罪分子成了重点。
网络剧的兴起使得原来在电视剧领域消失的重口味又卷土重来,可成熟的制作者都知道,观众不会单纯因为猎奇而保持对事物的持续关注,猎奇带来的注意力会迅速消退,恶心观众是不会令观众对法医这个职业肃然起敬的。
作者的职业背景几乎构成了原著系列小说的核心,小说的文笔和结构并不出众,每个单元故事都不长,尸体状况的设定有些教科书提纲式的安排,在系列的第三部《第十一根手指》中,第一起碎尸案中的人手串起了整本书的诸多故事,没有高智商犯罪,动机也十分单纯,大量的法医学知识点穿插其间,最后都以人民警察迅速破案,将真凶绳之以法为结局。
对这样一份基础文本影视化处理的难点有二:一,有些太具有视觉冲击性的场景不具有可视化的可行性;二,当作者从故事中隐去,转化为一个虚构的形象走上荧屏,原著中的许多弊端就出现了,原来的第一人称视角都是“我”在审视别人、审视事件,现在换成被审视的对象,之前从未被审视的“我”应该如何呈现在观众面前呢?
电视剧给出的答案是:一个面瘫。
面瘫是近几年国产剧男主角的通病,温文尔雅、冷静睿智、帅气逼人,最后通过表演呈现出来的都是这个状态。可职业类型剧中,最能塑造人物的不是长相,不是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而是职业技能。比起被追问最凶的“法医在现场勘验时是否必须戴口罩”的问题,这部剧在其他问题上犯的错误反而暴露出更多的问题。
比如,男主角秦明为了证实女主角大宝到底配不配得上“人形警犬”的称号,让女主角分别闻两种溶液,其中一种就是乍一闻有酒精味、再闻令人反胃的正丁醇,这种物质对呼吸道系统具有刺激性,就算不拿大宝当女人,甚至不拿她当人,虐待犬科也是有违人道主义精神的——更不要提参与实验的另一种具有芳香气息的苯乙醇(也是吸入后对人体有危害),虽然溶于水但密度比水大,但男主角就是具有连搅拌的步骤都可以省略还能完成稀释的神奇技能。
正确不是最重要的事,看着厉害就行了。
看戏不较真并不是一个值得骄傲的事情,尤其是涉及一个严肃且必须较真的职业时。职业类型剧不仅仅是让外行看看热闹,同时也是在为职业本身打造职业荣誉感、树立职业权威感,一方面打开一扇窗让更多的人了解一个职业,一方面召唤那些被这个职业吸引的年轻人投入其中,成为职业群体中的一员。
如果一部职业剧出现的后果,是让从业者为自己的职业费更多的口舌以消除外行误解,这不是画蛇添足,又是什么呢?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法医秦明

继续阅读

评论(2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