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口沉银盗掘者曾买跑车别墅,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被卖至山西

人民公安报

2016-10-15 11: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警方追缴回的“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
“石龙对石虎,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到成都府。”这首关于明代农民起义领袖张献忠“千船沉银”的童谣在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代代流传,也成为很多人的“寻银诀”。
据史料记载,张献忠起义后,于1644年占领成都,建立大西国。1647年7月,张献忠率部与明朝残将、川西地方将领杨展在彭山江口激战。张献忠战败,满载金银的船只多数被烧毁或因撞击沉入江中。
在“千船沉银”的说法被逐渐证实后,不少人打起了发“露天财”的主意。“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等一大批国家级文物被疯狂盗挖、倒卖。眉山市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查明多个犯罪团伙大肆盗掘“江口沉银遗址”文物,并进行倒卖,涉及全国10余个省市。
历史:“千船沉银”的传说代代流传,被不断证实
8月的岷江正处于丰水期,江水裹挟着树枝奔腾向前。不远处的山上,石龙和石虎相对而立,栩栩如生。在彭山区江口镇石龙村村口,村民们议论着张献忠沉银的种种传说。
对很多村民来说,石龙、石虎是神圣的象征,而关于宝藏的传说虽然被人们津津乐道,却很少有人真的去寻宝。
然而,一次引水工程促使“千船沉银”的说法开始得到证实。2005年4月,彭山修建城市供水引水工程时,在江口镇岷江河老虎滩河床挖出了7枚银锭,经鉴定为明代银锭。自此,岷江河域有沉银的消息不胫而走,河滩上多了很多前来捡拾宝物的人。
在岷江河畔,立着一块“江口沉银遗址”的石碑。为了保护文物,彭山警方和文物管理部门加强了对该河域的巡查力度。2010年10月,该遗址被确立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尽管相关部门已明令禁止盗挖。但受巨大利益的驱使,不法分子还是顶风作案,巡查人员在个别区域发现了盗挖的迹象。
2014年初,彭山警方获得线索,岷江河道附近的部分村民利用专业设备,夜间潜入“江口沉银遗址”河道,盗挖文物,后经文物贩子之手倒卖至外地牟取暴利。随后,彭山警方成立专案组,开始了一场与盗掘、倒卖文物犯罪分子的斗争。
侦查:一夜暴富,他们成为警方重点关注对象
在江口镇,村民的收入主要靠种地和外出务工。然而,村子里却突然出现了高档跑车。
“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钱,就膨胀了,开始买跑车、买别墅。”盗挖团伙成员宋某交代。而另一位盗挖团伙成员何某也承认,突然有了那么多钱,年轻气盛,很快便买了一辆跑车。
这些反常的现象让警方警觉。警方将此联系到正在着手侦办的文物盗挖、倒卖案件。“经过前期侦查,我们发现这些人不仅一夜暴富,在日常活动轨迹上也很异常,通常是昼伏夜出。”眉山市公安局彭山分局民警青海波说。
为了梳理出盗挖、倒卖文物的团伙成员,专案组民警需要查看海量的信息,“很多民警连日作战,眼睛都看花了。”眉山市公安局彭山分局局长郭益说。与以往的盗窃、抢劫等案子不同,文物案件对很多民警来说是陌生的。“为了更好更快地破案,民警们恶补文物和历史知识,我们还请了文物局的专家对民警进行培训。”郭益介绍。
耐心、耐心、再耐心!在彭山分局刑警大队会议室的黑板上,民警根据线索画出了盗挖、倒卖文物团伙错综复杂的成员关系图。终于,经过一年的侦查,专案组初步梳理出了以盗掘“江口沉银遗址”文物为目标的盗掘团伙和涉案人员,涉及全国10余个省市。
盗挖倒卖:三四人为一团伙盗挖,经文玩商人倒卖
“晚上会看到河上有船,开始以为是打鱼的,后来才知道是盗掘宝物。”有村民说。奔腾的江面下到底沉着怎样的宝物?犯罪团伙又是如何盗挖的?
“开始听说河里有银锭等宝物的时候,很好奇,但是不太相信。后来一个朋友真的在河床找到了一个银锭。”盗挖团伙成员何某说。
随后,何某便开始筹划盗挖的事情。因文物在水下,该团伙成员便购买潜水装备等工具,同时学习潜水。何某交代,从第一次下水到挖到银锭,大约有半年的时间。
与何某的团伙相比,宋某、王某组建的团伙可以说是“黄金组合”。宋某因有专业的潜水经历而被拉入伙,王某有资金和销售渠道,而另外两个团伙成员则一个懂文物鉴定,一个会开船,这促使他们成为各大团伙中最具“实力”的一个。
2013年清明节晚上,宋某等人像往常一样驾船来到岷江河道,在离水面3米多深的地方,他们挖到了一个金老虎。
3天后,宋某等人再次来到挖出金老虎的地方,又挖到了一枚金印。“拿回去发现金印上面有四个缺失的部分,正好可以把金老虎的四只脚放到上面,形成一个完整的帅印。”宋某说。
“我负责挖,倒卖都是王某一个人去,他告诉我总共卖了800万,其中20万给了介绍人,我俩一人分到了390万。”宋某交代。
那么,宝物又是怎样被倒卖的呢?
袁某是彭山的文玩商人,因长期从事文物收藏交易而成为盗挖团伙的“合作伙伴”,其中最珍贵的“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就是通过他倒卖的。
“最开始是盗挖团伙的人找到我,我作为中间人给他们找买家,金印最终以800万的价格成交,和其他几件金册、元宝总共1300多万卖给了成都的商人。”袁某说。
据袁某交代,他通常扮演中间人的角色从中抽取介绍费,“中间人不需要识别真假,好处费一般是百分之五左右。”
“东西不问出处,不听别人讲故事,全凭自己的眼力,这是这一行的规矩。”在“江口沉银遗址”文物盗掘、倒卖案中,夏某曾倒卖“西王赏功”钱币等文物。夏某说,他从做文玩生意的朋友那里看到了“西王赏功”,从形制、工艺、包浆等来看是真货,才决定做这笔生意。
抓捕:雷霆出击,将盗挖倒卖团伙一网打尽
一年的苦心经营,时机成熟,专案组准备收网。
2015年4月,眉山市公安机关200余名民警蓄势待发,分成8个抓捕组对已经掌握的6个盗掘、倒卖文物团伙同时实施抓捕。
在抓捕行动开始的前一天,专案组民警奔赴云南,对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杜某实施抓捕。
“我们4月24日到云南,来到一个很大的琥珀交易市场,像大海捞针一样,终于找到了杜某经营的铺子,但没有发现杜某的身影。”专案组民警王启回忆。经过一天一夜的工作,民警终于在第二天发现了杜某,随即将其抓获。
4月25日下午,在接到杜某落网的消息后,第二抓捕组开始行动。在彭山城区一个会所包间内,民警将盗挖团伙的骨干成员王某等人抓获。与此同时,其他6个抓捕组同步行动。
12个小时内,抓捕组抓获嫌疑人31名,收缴作案工具241件,冻结资金1000余万元,查封房产18处,扣押“西王赏功”钱币27枚、银锭39枚、金银杂件百余件。
“为了侦破此案,全市共抽调200多名民警参与到案件中,历时两年,查阅相关资料数十万册,先后召开案情分析会200余次,专案组民警从未休过节假日。”眉山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辜永忠告诉记者。
然而,犯罪嫌疑人到案并非案件的终结,等待专案组民警的还有更加严峻的考验。
追缴:十万公里大追踪,宝物终于回家
如何从狡猾的盗挖、倒卖文物嫌疑人口中得知文物的流向?如何将已流转至全国各地的文物找回?
据办案民警介绍,犯罪嫌疑人到案之后,专案组明确工作思路,将涉案人员分别羁押在不同看守所。“为了及时追回文物,我们一方面跟嫌疑人斗智斗勇,开展讯问,另一方面做足证据链。”郭益说。
2015年8月,专案组民警得知北京文物商人李某涉嫌大量交易“江口沉银遗址”被盗文物。专案组民警连续辗转北京、黑龙江等地,最终在青海将其抓捕归案,追回涉案文物22件。
在被盗文物中要数“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最为珍贵。专案组民警经过进一步侦查发现,金印几经流转被卖给了山西人韩某。
经过艰苦细致的工作,今年4月,韩某表示愿意将其购买的相关文物上缴。最终,专案组从韩某处收回文物102件。“看到金印等文物的那一刻真的太激动了,这么长时间的努力总算没白费。”专案组民警罗阳说。
经专家鉴定,“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是张献忠沉船文物中的核心文物,对考证沉船文物性质极为关键。
“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的追回为该案画上了圆满的句号。2年来,专案组民警辗转10余个省市,行程10万余公里,共打掉盗掘、倒卖文物团伙10个,抓获犯罪嫌疑人70名,追回文物千余件,其中国家珍贵文物100件,涉案文物交易金额3亿元。
(原标题为《两年不懈侦查 十万公里大追踪》)
责任编辑:陈雷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江口沉银,文物盗掘,金老虎印,张献忠沉银

继续阅读

评论(10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