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思想周报|迪伦该得诺奖吗?人工智能有多危险?

季寺

2016-10-17 09: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鲍勃·迪伦该不该得诺贝尔文学奖?
鲍勃·迪伦。  东方IC 资料图
本周,鲍勃·迪伦获诺贝尔文学奖成为舆论和媒体的焦点,《纽约时报》发表作家安娜·诺斯的文章,直接称迪伦不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作者认为,他获得过很多格莱美奖,包括1991年获得的终身成就奖,那些是他应得的,他无疑属于摇滚名人堂,他是一位了不起的音乐家,一位世界级的歌曲作家,是美国文化中一个极具影响力的人物。但是,诺贝尔委员会把该奖项授予他,而不授予一位作家,实在令人失望。
尽管可以像分析诗歌那样分析他的歌词,但是迪伦的歌词与他的音乐是分不开的,他的伟大之处在于他是一个伟大的音乐家。诺贝尔委员会把这个文学奖项授予一位音乐家,就错失了奖励一位作家的机会。
随着阅读在全世界的衰落,文学奖项比以往更为重要。一项大奖意味着图书销量和读者人数的猛涨,甚至对知名作家来说也是如此。不过更重要的是,把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一位小说家或诗人可以证明,小说和诗歌依然重要,是值得获得国际认可的重要人类活动。
流行音乐也是这样一种活动,但它在极大程度上已得到应得的认可。除了少数几个语言类奖项,没人会期待音乐类的最高奖项会授予一位作家,就像我们不会在摇滚名人堂看到查蒂·史密斯(Zadie Smith)或玛丽·盖茨基尔(Mary Gaitskill)。
该委员会很可能并非有意以此冷落小说或诗歌。委员们可能是想通过表彰一位音乐偶像给该奖项注入新的文化通货,让它更贴近年轻一代。
但是,在依旧表彰一位作家的同时,实现上述目的的办法有很多。他们可以选择一位在形式上做出重要创新的作家,比如珍妮弗·伊根(Jennifer Egan)、泰茹·科尔(Teju Cole)或安妮·卡森(Anne Carson)。他们也可以选择一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作家,发展中国家在诺贝尔奖项中依旧没有得到足够的认可,这是令人扼腕叹息的事情。或者他们可以选择一位读者群主要在网络上的作家,比如沃姗·希雷(Warsan Shire),2014年,她成为伦敦年轻诗人桂冠奖(Young Poet Laureate of London)的首位获得者。
但是,诺贝尔委员会却将文学奖授予一位在另一个领域享誉全球的人——那个领域本身有很多奖项。作者认为,鲍勃·迪伦不需要诺贝尔文学奖,但是文学需要一个诺贝尔奖,今年,它得不到了。
人工智能有多危险?
HBO新剧《西部世界》剧照。
一部新的美剧《西部世界》重新点燃了对于人工智能的热烈讨论。《金融时报》近日发表了约翰•桑希尔探讨人工智能的文章,人工智能究竟会不会给人类带来威胁?
人工智能正面临一个突破性的时刻。如今,几乎每天都会有一些关于智能机器最新进展的惊人消息,不管是数字助理、机器人外科医生还是自动驾驶汽车。风投资金似乎正大量涌入所有那些在融资宣讲书上带有AI这个具有魔力的字眼的初创企业。
人工智能领域一些较年轻的研究人员甚至认为,在他们的有生之年,我们有望实现“人工通用智能”(AGI),到那时,电脑将比人类聪明,并开始发明更智能的机器。
据一些人工智能专家称,这可能导致“智能爆炸”,堪称人类历史上最重大的事件。实际上,这将产生一种新的生命形式,即第二人种。
但作者称,不管未来多么令人兴奋(或不安),目前人工智能的局限性似乎显而易见。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Allen Institute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最近发现,即便最具创新性的人工智能系统在8年级科学测验中也不及格。能够自动清扫客厅的1600万台Roomba扫地机器人仍很难辨识狗粪。
围绕一些人工智能专家所称的“人工痴能”(artificial stupidity)的担忧会让科幻电视剧《神秘博士》的某一代粉丝们感到出奇熟悉,他们纠结于机器人戴立克如何能够征服宇宙,它们甚至无法迈上楼梯。
在人工智能60年发展历史中,这项技术经历过间歇性的“冬天”,那种时候人工智能技术迅速发展的过高期望被粉碎,研究资金被削减。“我们再进入一个人工智能冬天不是不可能的,”旧金山一家人工智能初创企业的联合创始人表示,“有很多言过其实的地方,因此也有很大的风险达不到预期。”
对人工智能现状的较全面评估之一来自斯坦福大学,是该校有关人工智能研究百年计划的一部分。这项报告把人工智能领域很多主要研究人员汇聚在一起,试图预测到2030年人工智能对一个典型美国城市的影响。
报告的主要结论之一是人工智能不太可能带来任何惊雷般的、改变生活的产品,而且肯定不会立即对人类造成威胁。人工智能将给我们生活中的多数领域带来重大但渐近性的变革。报告作者们指出,人工智能技术的“奇怪悖论”是当相关技术进入日常使用时,它就“消失了”,不再被视为人工智能。
报告称,即便如此,人工智能可能会给多数领域带来变化,例如教育、医疗、交通、能源、娱乐和安全。人工智能系统已在帮助肿瘤科医生识别癌变肿瘤。教育类机器人将教孩子们编程。预测性执法可能会让我们的街道更安全并让机场安保改观。动态定价和交通管理系统可能会大大缓解拥堵。
斯坦福大学的报告还强调了在放任不管的情况下人工智能的阴影面:对就业、不平等、道德、隐私和民主表达的影响。“我们正处于一个重要关口,要确定如何使用基于人工智能的技术,使之促进、而非阻碍自由、平等和透明等民主价值观。”
那么人工智能会抢走人的工作岗位吗?
1973年科幻惊悚片《西部世界》剧照。
《金融时报》社评称,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60%的受访者认为,智能机器将在10年内导致工作岗位减少。专家表示,科技界的变化可能将带来“深远、积极的影响”,但也可能导致“人类劳动力获得补充或被取代的方式出现混乱”。
著名经济学家、哈佛教授马丁·费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则近日在Project Syndicate发文,乐观地表示美国至少能够成功适应新的技术。在他看来,或许会有一些人成为输家,另外一些人成为赢家,但美国公众作为整体将生活得更加富足。而且那些因为新技术而失去工作的人会很快找到其他工作。
为什么这么乐观?费尔德斯坦解释:是因为历史。快速的技术变化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多年来替代个人劳动者的机器和电脑技术革命人们已经亲身经历过。但尽管商业周期起起落落,美国经济仍然实现了充分就业。
在制造业领域这种现象是最为显著的。多年来,机器人和自动化机械旨在取代从事制造的产业工人,导致该领域就业从1950年的1300万下降到目前的900万,而同期的实际制造业产出值却上升了75%。而那些曾经在制造业就业的民众已经在经济其他领域找到了工作。
工人也已在一系列服务业中被电脑所取代。今天已经看不到太多电梯操作者。接线员也已经逐渐消失了。多数人在机场利用自动登机设备打印登机牌。律师事务所和会计师事务所利用电脑来完成曾经由专业员工来完成的工作。而目前美国的失业率仅为4.9%,甚至低于近几十年的平均数。
机器人和电脑使用增加所带来的单位工人产量增长也能缩短工作时间并使民众享受更多闲暇。目前美国员工年平均工作1,790小时,工作时间比德国工人长30%,后者年均工作时数仅为1371小时。
单位员工工作时数的减少意味着生活品质的改善,包括延长休假时间和周末。减少工作时间也将为旅游、外出就餐和为服务业从业者创造更多就业岗位的其他活动提供机会。人口老龄化将增加对医院和养老机构服务人员的需求。而电脑和机器人根本无法取代其中的许多工作。尽管它们可以提供老年人越来越需要的某些服务,但实际接触客户和患者的服务是它们所无法提供的。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际思想周报

继续阅读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