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51岁民警执勤时倒下:连续值守7昼夜,称就爱办点案子

付文/人民日报

2016-10-19 14: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7日上午,连续值守七个昼夜后,湖北省赤壁市公安局民警徐建军倒在了防汛应急岗位上,年仅51岁。从警33年来,徐建军几乎参与了赤壁近年来所有大要案件的侦办。这位常年奔波在一线的普通民警,用生命践行了从警诺言和入党誓词。
徐建军生活照
爱岗敬业的“老黄牛”
今年入汛以来,连日大雨肆虐咸宁,江河湖泊水位不断突破警戒防线。位于长江南岸的赤壁,多处被淹,形势严峻。6月30日,赤壁发布防汛总动员令,市公安局百名青年民警组成防汛抢险突击队紧急奔赴抗洪一线。
50多岁的徐建军找到局领导,说自己有抗洪经验,极力要求参加突击队。但考虑到他的年龄和身体状况,局里安排他在防汛值班室应急备勤。备勤期间,徐建军吃住都在值班室,先后办理刑事案件4起,接待报警求助10余人次。
7日上午11时许,在送走一名求助群众后,徐建军突然倒地。“出事前两天我就见他不大舒服,他只说有点感冒。”同事邓威回忆,在送往医院途中,徐建军已经昏迷不醒,医生最终确诊为脑溢血。
当警察的33年间,徐建军干了31年刑警。“咸宁市公安机关资格最老的在岗刑警”,这是同事们私下里给徐建军的“高帽”。赤壁市公安局打黑中队负责人黄红青和徐建军共事了三年,“他走得太突然了,一句话也没来得及留下。”
徐建军患有高血压、冠心病等多种疾病,前任大队长田红强与老徐是多年的工作搭档。因为担心老徐的身体,田红强曾经对老徐拍了桌子:“老徐,你以后再这样没日没夜加班,我就把你调出刑侦!”没想到老徐嘿嘿一笑:“你能把我调哪儿去,你也知道,我就只爱办点案子,其他事我可干不来。”
除了做手术住院,徐建军几乎没有请过假,绝大部分休息时间也是在单位度过。一年365天,他几乎有300天在办公室过夜。办公室那张黑色沙发,就是徐建军的床;那床军用被子已经洗得泛黄甚至有些发硬了。虽然家就在公安局大院,走到办公室不过5分钟的路程,可徐建军就习惯待在办公室。“我人在单位,万一值班的同志忙不过来,我还可以搭把手。”徐建军说。
刑警队要处理的突发警情多,经常有同事半夜三更回来,都是他开门。时间长了,同事们都不去找值班员,而是直接敲徐建军办公室的窗户,再后来就连到公安局办事的群众都把他当成了看门保安。
徐建军参警初期工作照
尽职履责的“草根神探”
“当刑警,就是要破案,这是一名刑警的本分。”徐建军说。咸宁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胡甲文介绍说,徐建军几乎参与了赤壁近20多年来所有大要案件的侦办,累计破获各类刑事案件3000多起,参与侦破命案130多起,参与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上千名。
2008年10月,一失足女子在一家小宾馆内死亡。现场勘查发现,该女子身上有针眼、身边有针管。有人分析,该女子可能是吸毒过量致死。在仔细核对死者随身物品后,徐建军发现了疑点:该女子手机不见了。他广泛开展调查走访,摸排到了一条重要线索:半月前,另一名失足女子曾遭人绑架勒索。徐建军大胆将两起案件并案侦查,最终抓获嫌疑人。一同办案的民警王智勇说,当时刑侦队要为老徐报功,却被他拒绝。
为了破案,徐建军也是个“拼命三郎”。2009年11月,赤壁中伙铺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破案后,为了寻找尸体,徐建军没戴口罩、没用手套,在奇臭无比的垃圾堆里翻扒了一个多小时。“一次两次冲得上去,绝大多数人能够做得到;一年两年苦活脏活争着干,很多人也能做得到。但是几十年这样做,除了徐建军,我想不出第二个人。”车埠派出所所长宗凡全说。
徐建军心思缜密,从不放过任何一条线索。一时破不了的案子,他也经常把案卷翻出来仔细琢磨。“一个外地人在赤壁坠楼,让徐建军牵挂了整整6年。”同事熊春晖回忆。
2009年2月,一男子从赤壁一私房坠亡。徐建军通过走访周边群众,推测此处可能是一个传销窝点。死者是湖南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但根据当时证据,无法立为刑事案件。面对嚎啕大哭的家属,徐建军说:“这个事我负责,我一定会给你们个说法!”
接下来的6年里,徐建军常常跟同事们提起这个案子,但无奈线索匮乏,进展不大。事发后,家属还一次又一次打电话询问;到了后来,几乎都不抱希望了。去年2月份,徐建军终于在长沙找到了介绍该大学生进入传销团伙的同学,查明了死者被骗入传销窝点,不堪传销人员逼迫,逃跑时不慎坠楼身亡的真相,并且将5名传销人员全部绳之以法。6年的悬案真相大白,死者父母专程从湖南老家赶到赤壁感谢徐建军。
淡泊名利的“一根筋”
徐建军工作细致,生活却极其“粗放”,几乎没有爱好。在他眼里,警察就得规规矩矩,朴实无华。同事江超说,徐建军的茶杯其实是一个橘子罐头瓶,“有时候,我们劝他换个保温好一点的杯子,他却说这个瓶子大小合适,用起来顺手,没必要再花冤枉钱。”
徐建军的家,还是“上世纪80年代的装修风格”:地面是水泥抹的,家具是结婚时的老式家具,客厅摆的是一台老款电视机。老徐牺牲后,柜子里竟然找不到一件像样的衬衣。同事们说,老徐的早饭是两个馒头或者一碗热干面,中午晚上也常常在食堂里对付;即使出差办案,老徐也是住便宜的小旅店,还常常吃泡面。妻子下岗20多年,徐建军并不丰厚的工资除了供女儿上学,还要看病买药。
老战友、咸宁市公安局副局长饶杰说,徐建军是一个“执法一根筋、认法不认情”的人,从不搞“花花肠子”。2011年冬天,赤壁一家企业的保卫科长陈某给徐建军打电话,邀他周末时聚聚。陈某和徐建军是有30多年交情的老朋友.。饭吃到一半,陈某支支吾吾地提出,自己的一个亲戚“进去了”,希望徐建军能“关照”一下。徐建军当即“翻了脸”:“你知道我的为人,是老朋友就不要为难我。”
2015年8月,徐建军要做心脏搭桥手术。刑侦大队领导得知后,主动提出安排一辆车送他到武汉,被他婉言谢绝,拖着病体坐了火车。大队领导过意不去,想给他把车费报了,结果老徐连声回答不用,最后干脆说车票不知扔哪去了。领导要他收集一下看病买药的发票,想帮他申请困难民警救助,他却说:“局里还有其他更困难的同志,把指标让给他们吧。”
1998年,局里要从刑侦选拔一名副中队长,大队推荐了徐建军。他知道后,找到分管局长,建议提拔更年轻的干部,自己更适合当侦查员。2005年,赤壁市公安局公开推选大队干部,徐建军获得高票推荐。他又提出来,把机会让给更年轻的同志。直到牺牲,51岁的他只是一名中队指导员。
(原题为《“我就爱办点案子”——追记湖北省赤壁市公安局民警徐建军》)
责任编辑:程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民警

继续阅读

评论(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