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EP国际经贸评论|APEC要对“逆经济全球化”说不

倪月菊/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

2016-10-20 09: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刚刚结束的IMF和世界银行的联合年会上,大家将讨论的焦点集中于如何应对全球化进程中所遭遇的各种逆流,即应对“逆全球化”的趋势上。发达国家的“再工业化”、英国脱欧及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公然反对贸易自由化,均与一直以来所倡导的“经济全球化”、“经济一体化”背道而驰。这种“逆全球化”趋势之所以卷土重来并被推至风口浪尖,与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国际贸易持续低迷密切相关,全球化也因此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经济全球化”是指以市场经济为基础,以最大利润和经济效益为目标,通过分工、贸易、投资、跨国公司和要素流动等,实现各国市场分工与协作,相互融合的过程。从根本上说,它是生产力和国际分工的高度发展,要求进一步跨越民族和国家疆界的产物。全球化不仅有利于资源和生产要素在全球的合理配置,有利于资本和产品的全球性流动,也有利于科技的全球性扩张及促进不发达地区的经济发展。当然,它也是一把双刃剑,既给世界经济带来了重大的推动力,同时也会给各国经贸带来诸多不确定因素,甚至一定的负面影响。
如果说全球化就是“无障碍”的话,“逆全球化”则正好相反。“逆全球化”一般发生在经济停滞甚至倒退之时,因为经济不景气往往会激发出激烈的民粹主义情绪,使他们更倾向于对世界经济、国际贸易设置种种新的限制和关卡,以优先维护自己的私利。这种现象在2008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后表现尤为明显。
实施贸易保护,设置贸易壁垒,用反倾销手段干预正常贸易成为“逆全球化”的重要手段。英国智库经济政策研究中心最新发布的《全球贸易预警(GTA)》报告指出,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背景下,各国正加速实施“以邻为壑”的贸易保护措施。2015年全球实施的贸易限制措施数量为736个,较上年增加了50%,是此期间实施的促进自由贸易措施的3倍。2016年前四个月实施了150个,而此前每年前四个月的这一数值仅在50-100之间。可见,贸易保护主义升级势头十分明显。
从主要国别上看,令人瞠目的是,采取贸易保护措施最多的前十位国家均为G20成员国。2015年由G20国家实施的贸易保护措施数量为599项,占到81%。其中五个国家也是APEC成员国。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一直以自由贸易倡导者自居的美国,成为采用贸易保护措施的急先锋。2015年美国采取了90项贸易歧视措施,位居各国之首,成为限制贸易自由的头号国家。
从实施的手段上看,实施的贸易歧视性措施主要有:政府补贴、贸易救济、进口关税、政府采购本土化、投资保护、出口鼓励、非关税措施等。其中,紧急贸易救助、贸易保护措施、增加进口关税及本地化需求等四项政策性措施占到全部歧视性措施的60%以上。这些措施对国际贸易的影响方式不同。贸易保护措施、增加进口关税及本地化需求等这三项措施是直接的贸易限制措施,对贸易的影响不言而喻。而紧急贸易救济则是政府通过贸易救济和补贴的方式给予企业的援助,表面上看不会对国际贸易产生直接影响,因此比较隐蔽。但实际上,这种补贴使本国企业得以以较低价格参与国际市场竞争,损害了其他国家竞争者的利益,破坏了国际贸易的公平性,从而间接影响了国际贸易的增长。
从影响的领域上看,受贸易保护措施影响最大的十个领域的贸易额占到世界贸易总额的40.6%,其中,基本金属、运输设备、农产品及特殊机械设备等四个领域受的影响最大,钢铁行业又首当其冲。据统计,自2008年11月以来,针对钢铁行业实施的保护措施高达740项,是贸易自由化措施的4.5倍。仅2015年就实施了118项,2016年前四个月也实施了26项。这些歧视性措施又以紧急进口限制、提高进口关税和出口激励为主。
“逆全球化”的另一个表现就是发达国家的“再工业化”。“去工业化”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工业生产能力,主要是制造业产出和就业比重降低的过程。全球化浪潮中,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长期存在“去工业化”态势。然而,金融危机爆发后,很多人将工业品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力的相对下降、国内投资相对不足等状况归罪于“去工业化”。于是一些发达国家开始推行“再工业化”,鼓励企业家把制造业工作岗位重新带回国,使工业投资在国内集中,避免出现产业结构空洞化。以美国为例,苹果公司、通用电器、克莱斯勒、惠普、耐克等著名品牌,相继加入回流潮,纷纷把部分生产线转移回国内。其结果必然导致全球对外投资的萎缩和全球价值链的深刻调整,也将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产生重大的影响。
贸易和投资增长是世界经济的稳定器和发展的基石。贸易保护措施的增加,只能把各国推向贸易战的边缘,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历史经验证明,在经济全球化和产业供应链国际化的背景下,如果全球化出现倒退,实施贸易和投资保护只会带来双输的格局,必将使本就复苏乏力的全球经济“雪上加霜”,绞杀全球经济复苏的引擎。
在“逆全球化”困扰世界经济之际,各国应该同舟共济,审慎、克制、规范地使用贸易救济措施,通过各种对话磋商机制共同维护自由、开放、公正的国际贸易和投资环境,从而实现互利共赢。在刚刚结束的杭州G20峰会上,明确提出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同意将不采取新的保护措施承诺延长到2018年底。同时承诺要加强区域贸易协定的透明度,并承诺2016年底G20的成员国全部要批准《贸易便利化协定》。
以“高质量增长和人类发展”为主题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即将于11月14日在秘鲁召开。作为亚太区内各地区之间促进经济成长、合作、贸易、投资的论坛,经过多年的发展,已逐渐演变为亚太地区重要的经济合作论坛,也是亚太地区最高级别的政府间经济合作机制。它在推动区域贸易投资自由化,加强成员间经济技术合作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为了实现全球经济的“高质量增长”,APEC成员国应该带头反对一切“逆全球化”行为 ,倡导公平合理的全球化经济体系,为全球化未来和国际合作制定新宪章。
无疑,加强多边主义、维护自由贸易体制是反对“逆全球化”最有效的措施和手段。面对当前的“逆全球化”思潮和保护主义抬头,APEC会议有必要向国际社会发出明确和坚定的信号,那就是共同维护全球自由贸易体制,反对任何形式的保护主义。努力就亚太自贸区建设达成新共识,采取新行动,适时启动亚太自贸区的谈判进程。同时,要努力支持以WTO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因为多边贸易体系才是防御贸易保护主义的最好防线,也是促进国际贸易增长、可持续性复苏和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APEC,全球化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