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预警升至橙色,哮喘鼻炎患者用身体反应当空气指标

澎湃新闻记者 罗燕倩

2016-11-04 19: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据中央气象台今日发布的每日天气提示,称今天白天到明天上午,本轮雾和霾天气将进入最强时段,中央气象台已将预警等级提升至橙色,同时发布霾和大雾橙色预警。过去一天,华北中南部、黄淮北部以及陕西关中等地的雾和霾天气持续发展发酵。
在灰霾下生活,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共同面对一个困境:你的肺,够坚强吗?在灰霾天空之下,人们的身体缓慢地发生着变化:久咳不愈、胸闷憋气、头晕乏力……然而多年后,当我们想要脱身之际,才恍然自己已身陷重围。所以,灰霾不散,在上海生活,身心的坚强是必需的。
雾和霾区别不大?
其实,“一有雾空气就不好”这样的情形,远不止京沪两地。每年秋冬季节,华东地区大部分城市的空气质量污染指数都会有段时间超标。
而准确地说,连日“大雾”应是连日“灰霾”。
在中国气象局广州热带海洋气象研究所二级研究员吴兑看来,人们认识上一直存在一个误区,只要城市周围灰蒙蒙的模糊的天气状态都叫雾,实际上这不是科学意义上的雾,而是“霾”。
从气象学而言,雾出现的机会很少,雾在全世界主要出现在两个地区,高山地区与两极,即高海拔或高纬度。雾主要是由水滴和冰晶组成,《尔雅》曰,“风而雨土曰霾”,顾名思义就是沙尘暴引起了古义中的“霾”,黄土高原的形成与此有关。
吴兑郑重地解释道,雾和霾在学科上是有明确的不同定义,而且在科学上,我们认为一个霾粒子通过吸湿增长成为雾是不可能的。“实际上,尤其在城市里看到的,十之八九都是霾,极少看到雾。雾是低温下饱和气块的可见标志,需要一定的降温过程才能形成。”
教科书上明确写着,不管是大气物理还是大气光学的表述都是:大气中每时每刻都有霾存在,而雾滴的存在是少见或罕见的。“所以我们看到的城市的十次低能见度,九次应该是霾。”还有一个经典定义是:雾一定要饱和,一定要有降温过程。至于低温范围,气象学上通常认为是在15摄氏度以下才可能形成雾,放宽而言,也得在25摄氏度以下。
出于研究者的严谨,吴兑反复强调需要严格区分雾和霾,而新闻上总称,“上海二三十摄氏度还有雾”,“这是不可能的。”又称,“在北京的夏天出现雾”,“就更不可能了。”“这些都不是雾,而是霾。像广州春天的太阳显得比较‘虚弱’,这也与霾有关。”
无缘无故流鼻涕
黄春群是个过敏性鼻炎患者,这种病在中国很常见,如果病情不是非常严重,医生就抱着无动于衷的超然态度,从他的就医经验看来,医生也觉得此病无药可治。
“这大大增加了我们病人的痛苦,也使得很多人转而到病友身上寻找安慰。”黄春群总喜欢把自己那位出国读书的病友拿来举例子,“他的病情在异国他乡大有好转,但只要一回国,这毛病就会重犯。夸张的时候,他甚至来不及走出机场,就开始涕泪横流,这让同机乘客又惊奇又惭愧——如此故土情深又动感情的返乡场面。”
至于黄春群周围的人,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喜欢把知情权建立在他的痛苦上,拿他的病情作为判断雾与霾的偏方。如果他突然喷嚏连连、呼吸困难,甚至连眼都睁不开,就说明迷蒙的空气是霾而不是雾,而他另一个北京病友的过敏性鼻炎自9月起就没有痊愈过。“可见,在中国,过敏性鼻炎患者是一种常见的空气质量检测指标。”无奈的黄春群总喜欢这样自嘲。
黄春群眼泪汪汪地戴着口罩,穿行在陆家嘴街头。医生告诉他,口罩不一定能过滤灰霾的细小颗粒,但至少可以保持口鼻水分,减少呼吸道水分丢失,为了那一点点水分,他仍坚持戴着大口罩穿街过巷。
其实,他的过敏性鼻炎症状以前并不严重,在老家,只有在花开的春季才会让他感觉稍稍不舒服,他对花粉过敏。五年前,黄春群到上海一家外资公司担任销售,他几乎每天都要出门去拜访客户。
第一年,他的鼻炎轻微发作,“无缘无故流鼻涕”,第二年,鼻子经常痒,他没在意,直到第三年,鼻痒症状加重了,“像有小虫子在鼻子里爬,喷嚏一下连打十来个,鼻涕更是越来越多,晚上坐在电脑前上一个小时网用来擤鼻涕的抽纸可以堆满半个垃圾桶”。这样的情况让黄春群不得不去看病,医生没有诊断出他病情加重的原因,因为过敏性鼻炎症状发作主要由花粉引起,但黄春群接触花粉的机会并没有增加,医生怀疑是其他原因导致他病情加重,让他注意在灰霾天气戴上一副口罩。
学界在灰霾对人体的影响领域的研究仍无定论,更没有很好的方法来有效规避,黄春群还要继续忍受灰霾带来的不适。“长三角地区灰霾越来越严重,我开始考虑换个城市居住。来上海前没把握能不能在这立足,没想到工作没难倒我,最后竟然被灰霾赶走了。”黄春群的声音从口罩后面传出来,口罩下面,应该是一个无奈的苦笑。
又见哮喘“老朋友”
相对患过敏性鼻炎的年轻人,饱受严重呼吸系统疾病折磨的老年人对灰霾更是痛恨难忍。
68岁的吴中一笑称,他若是哮喘次数增加,时间变长,那第二天准是灰霾天。早年因装修房子落下了哮喘的病根,年轻时在兰州生活,那里的空气干燥且质量不好,所以时常哮喘发作,退休后回到上海,曾有一度吴中一整年都不会喘上几天。
可近年来,哮喘这个“老朋友”还是不愿意放过他。年初,吴中一预感到灰霾天将至,想着赶紧上医院住几天,“刚下公交车才走了几步哮喘突然发作了,当时我蹲在站台上十几分钟都动弹不得,好不容易缓过来我就这么举步维艰地向医院挪步,平时十分钟走完的路程那天整整用了2小时才跨进医院大门,因为每喘一口气,都像是长跑。”
吴中一有20多年哮喘病史,平时他到家里周边的公园散步,灰霾来了,只能待在家里,既减少运动,降低心脏压力,也为了避免呼吸不卫生的空气。窗外灰黄的天空,预示着这是一个灰霾天,还好窗户把危险的空气隔绝在外,“秋冬天总是我一年中最难熬的日子,把环境搞好,让我们能重见蓝天是我此生最大的希望。”
百科
我从事环保产品质检工作,如何选购、维护空气净化器,问我吧!
沈浩 2016-11-04 179 进行中...
责任编辑:陈玉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雾霾,大雾,慢性病,哮喘,鼻炎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