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港独”议员辱华,咋就不能处理了?

波澜阔/侠客岛

2016-10-21 09: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图为立法会综合大楼内部。 人民网 资料
 "风球"来袭,霪雨霏霏。
平日璀璨的维多利亚港湾,正消寂于氤氲中,混沌一片。
香港岛金钟立法会道1号,立法会综合大楼,更是在混沌中一片嘈杂。
立法会
过去的4年,就在这栋楼里,议员们开了143次会议,点了1478次名,虚耗了450个小时,流会了18次,浪费了9000多万公帑。过去1年,更是不堪回首,596次点名,11次流会……
不过还好,就在这尴尬的记录中,立法会完成了换届。70位新侯任议员站到了香港市民的面前,向大家承诺将为这个城市未来的福祉谋思、建言,重新披上立法者的庄重和严肃。
然而,首次会议还没召开,主席之争的口水已漫于大街小巷。建制派要推梁君彦,非建制派要推涂谨申,一个是上届立法会副主席,一个是连任六届立法会议员的“泛民”大佬。名望之争?实力之争?是,也不是。
其实,建制派手握40个席位,已是稳操胜券。但非建制派不甘、不服,总是要做些文章。于是,国籍风波冒了出来。
基本法规定,立法会主席不能拥有外国居留权。梁君彦却惹上了麻烦。非建制派声称,这个人是英国人;梁君彦解释,已放弃英国籍。战幔拉开,硝烟四起,唾沫横飞。10月11日,选举主席的前一天,梁君彦向立法会秘书处提交了英国内政部发出的相关文件,说明其已于9月30日放弃了英国国籍。
不相信,这事便还没完。本土自决派议员朱凯迪不干了,他要远赴英国去调查。他质疑英国注销梁君彦英籍的效率太高有内幕,他声称英国介入香港立法会选举违反了中英联合声明(是的,这个时候,他想起了中英联合声明,他要用此捍卫自己)。10月17日,他抵达伦敦,吃了闭门羹,然后站在门外请愿,手上拿着一块牌子,写着“HOMEOFFICE GIVE HONGKONG AN ANSWER”(娘啊,给香港一个答案吧)。
前戏做得太足,高潮来得太快。选举当天,空中飞舞的已不止是口水。休会、复会、转换场地,抗议、离场、撕票投掷,梁君彦最终在大部分非建制派缺席抗议的情况下,凭借38:0的投票结果,坐上了主席的宝座。他说,我的心情好沉重。岂止是他,坐在电视机前的市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
跳梁秀
热闹继续,大戏开演。
10月12日,新一届立法会开锣,议员按基本法和议事规则进行宣誓。反对派上演了一次集中的跳梁秀。
“长毛”梁国雄出场了。他手举黄色雨伞,手持“831”决定,高呼“人民自主决、我要双普选”。
“工党”议员张超雄出场了,宣誓完毕,撕掉“831”决定道具纸。
“民主党”议员黄碧云出场了,大叫“重启政改,梁振英下台”“水务署即刻验水”。
社会福利届议员邵家臻出场了,他拍打手中疑似乐器的物件,高呼“雨伞运动、败而不溃、继续顽强、we are back(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人民力量”陈志全、“热血公民”郑松泰、“民主党”邝俊宇出场了,还是高呼、大叫。
建筑测量届议员姚松炎是个文化人,看上去比较“腼腆”和“矜持”。他把要说的私货掺入了誓词中,但负责监誓的秘书长没有让他蒙混过关。他舍不得放下自己的私货,又读了一次,结果亦然。
还没完。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胜旧人。后面的年轻人完美地诠释了这一规律,以突破天际的脑洞、从心所欲的行动,向他们的前辈们发起了秀场上的挑战。
“小丽民主教室”侯任议员刘小丽出场了,她读得很慢,很慢,很慢,每6秒钟蹦出一个字,80个字的誓词读了整整13分钟,13分钟,13分钟。
青年新政侯任议员梁颂恒出场了,他为自己今天的表演新做了一个披肩,印着“HONG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国)。他用英文宣的誓,他读得很快,他把“CHINA”读成了“支那”。
他的好朋友游蕙祯出场了,她带上了和梁颂恒一样的披肩,却铺在了宣誓台的上面。她也用英文宣的誓,她也读得很快,她也把“CHINA”读成了“支那”,但她要超越她的“战友”,她把“REPUBLIC”(共和国)读成了“RE-FUCKING”(脏话)。
但他们大多数还是过关了。是的,除了姚松炎、梁颂恒、游蕙祯,以及其后又被质疑毫无诚意的刘小丽。
投机取巧尚可忍受,辱国辱民罪莫大焉。建制派议员怒了,香港媒体怒了,政府怒了,民众怒了,华人怒了。又是声讨,又是谴责,又是示威,这些年香港罕见的团结倏然而至。
梁颂恒、游蕙祯却不以为然。梁给自己找了些好理由,这是时尚懂不,这是俺们家乡鸭脷洲的口音懂不,这是俺在借此练习本来就差的英文懂不?拒绝道歉,再次拒绝道歉,重申拒绝道歉。
还没完
一边群情汹涌,一边我自坦然。主席梁君彦出手了。
——裁定几人宣誓无效,准许重新宣誓。
岛叔表示看不懂。这么嚣张、露骨的“港独”主张,恶劣、粗鄙的辱国言论,难道不是直接褫夺议员资格么?
梁君彦给出了他的理解。他或许认为几人已递交了重新宣誓的书面申请,他或许认为法律中没有限定宣誓次数的规定,他或许认为这些民选出来的侯任议员还有不可侵犯的权利。
律政司看不下去了。10月18日,允许几人翌日重新宣誓的头一天,律政司代表特首和律政司司长向高等法院申请紧急聆讯,寻求司法复核许可,要求推翻新任梁君彦准许梁颂恒和游蕙祯再次宣誓的裁决。
此举一出,非建制派和梁君彦都不干了。前者迅速纠集了27名议员抗议,说这是行政粗暴干预立法,这是严重破坏三权分立,这是无耻滥用法庭程序。后者说,我反对,我坚持,我是对的,只要没有禁止令,明天宣誓照常进行。
而此刻,梁颂恒在facebook上打上一行字:放马过来吧!
决定权到了法官手里。当晚9时,法院开庭了,接受司法复核,否决临时禁令。而这意味着明天的宣誓可继续进行。
又到了宣誓的日子。又回到了熟悉的剧情。
立法会排上的满满的议程,20分钟“解决”战斗。
但是,是的,流会了,建制派议员在梁、游宣誓前集体离场。要求点名,人数不足,梁君彦宣布流会。
非建制派议员冲了出来,两军开始对垒、对骂、对战。随着“长毛”梁国雄将午餐肉掷于建制派阵营中,推搡,冲撞,反对派丑陋的一面通过卫星信号呈现于世界面前。
热血公民郑松泰选择留在了会场。他是个玩家,倒腾起会场里的国旗和区旗来。只见他把它们一个个地倒插在桌子上,来回奔走,玩得不亦乐乎。梁君彦命令其返回座位,不听;命令其停止不检行为,不听;责令其离开会场,还是不听;命令保安将其驱逐,他还是没有离开。梁君彦起身黯然退席。
一波尚未平息,一波又要袭来,人们已在等待下周三可能重演的闹剧。建制派会继续促成流会吗?非建制派会使出新的招数吗?场外的群众集会示威会更加壮观吗?在这里,一切皆有可能。
你可能已经觉得太乱了,这是自由世界,这是法治社会,这是那个有狮子山精神的东方明珠?
只是其中一端。还有“港独”风波;还有“占中”、“旺角暴乱”的肇事者逍遥法外……
都是风波,都是风云。
2002年,时任总理朱镕基视察香港时,曾在讲话最后用其歌词勉励大家:
同舟在狮子山下且共济,……
理想一起去追,同舟人誓相随,
无畏更无惧,同处海角天边,
携手踏平崎岖,大家用艰辛努力,
写下那不朽香江名句。
现如今,在伟大的一国两制构想下,是谁忘记了这精神,是谁写就了这答卷?
ps:今夜,香港天文台预报:明日有频密狂风及大雨,海面有大浪及涌浪,三号强台风来袭。
又要“日星隐耀,山岳潜行”,这鬼天气!
(原标题为《“港独”议员辱华,咋就不能处理了?》)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港独”议

相关推荐

评论(27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