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顺实事件”背后的韩国:政经勾结、权学勾结、亲信政治

[韩]李在喜

2016-11-01 11: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韩国百姓走上街头抗议。

今年10月24日JTBC电视台(《中央日报》社报道设立的媒体电视台)报道的“崔顺实干政事件”让韩国朝野瞬间哗然,仿佛上演了“现实版”的《局内人》。在电影与现实间建立关联,那些无法亲历事件现场的韩国民众正在享受一种既视感。
其实崔氏进入公众的视野要早于这一“干政门”,与其说电脑里演讲稿的曝光让崔氏再次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不如说这只是韩国民众和媒体持续关注崔氏的又一全新发现。崔氏并没有突然从举国的视野中消失又重新回来,其实,她从未离开。
崔氏的首次出镜要追溯到媒体和青瓦台之间的一场“角抵”。今年《朝鲜日报》怀疑韩国首席民政秘书官禹柄宇涉腐。7月26日《朝鲜TV》(《朝鲜日报》社报道设立的媒体电视台)再次报道青瓦台首席经济秘书安钟范介入“Mir文化财团”的基金募集(共490亿韩元) 。8月26日新世界党(执政党)金振泰议员指责《朝鲜日报》总编辑宋熙永奢华接待事件。随后,9月20日《韩民族日报》再次反戈一击,披露“K体育财团”的幕后操纵者是崔顺实,理由是《韩民族日报》揪住了崔氏掌控高层管理的人事权。甚至有认为K体育财团的董事长是崔氏常光顾的桑拿店长。 (2015年2月24日朴政府在青瓦台举行以活跃“文化体育”为目的的韩国大企业人午宴。出席午宴的有三星电子副董事长李在镕和现代汽车副董事长郑义宣等财阀集团的“三世”们。同年10月,“Mir文化财团”成立。以三星集团和现代汽车集团为首的16个大企业募集基金共490亿韩元。2016年1月“K体育财团”成立,大企业等募集基金400亿韩元。)
自此,这场博弈所引起的视线全部集中在崔顺实的身上。在韩国“左”、“右”派媒体的共同夹攻下,10月12日《韩民族日报》再次指出崔顺实女儿郑维娜以“马术特长生”资格被梨花女子大学录取涉嫌招生黑幕。理由有三:一、当年首次招收马术特长生,疑似专门为郑氏修改招生章程。二、在截止日期后郑氏才向学校提交亚运会获金牌的相关材料,但校方仍同意为其加分。三、陆续有郑氏同学指出其从不上课,提交的免出勤材料也不合规定,但却从未考试不及格过,有些科目甚至还得了高分。有一次提交了与大学生水平相差离谱的作业仍然得到良好成绩。甚至只要其母崔氏一个电话,就可以更换导师等。此事一经报道,立刻引起轩然大波,真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当梨花女子大学的学生们对“终身教育短期学校”事件进行示威时,校长崔庆熙还很淡定与坚强,丝毫没有退出的打算。但郑氏事件一出崔校长立刻于19日递呈辞职报告。此时的崔氏母女已经被曝露在众目睽睽中。
然而,接下来的一台电脑,将民众愤怒的目光从崔氏母女身上扩布到国家最高元首——朴槿惠总统身上。朴总统和崔氏母女一时间成为全国人民口中的“话柄”。整个国家沉浸在街谈巷议和抗议示威声中。
9月3日崔顺实前往德国,临行前将手提电脑遗留在办公室。房东在发现电脑后将它交给了JTBC电视台的记者。没有任何官职的崔顺实的电脑里却保存着44份朴槿惠演讲稿。这些电子版演讲稿在公开演讲之前就已经送达崔氏,而且上面还有批注痕迹。10月24日JTBC电视台开辟专栏单独报道这一发现。JTBC报道第二天朴槿惠公开向国民道歉,而比起她之前对待“岁月号事件”的态度,真可谓天壤之别。
表面上,这是一场始于政府和媒体斗争,并最终发展成为全民时局宣言的风波,但从这一个体特征极其明显的政治事件背后可以找寻当今韩国政治的普遍状态。或许可以说以该事件为切入点可以窥探韩国政治的某些特征。
“闺蜜”
政经勾结
当我们再次分析作为公信力代表的韩国媒体在和青瓦台角逐中所采用的具体策略时,会发现所有的斗争环节都是围绕着财团施展拳脚的。
既然“Mir文化财团”和“K体育财团”两大财团的成立可以寻找到青瓦台政府的介入证据,那么,假如也能在这两大财团背后的实际操控者和青瓦台之间建立联系,那么,这无疑是政府涉足财团的一大铁证。这对于媒体攻击政府而言,无疑是一个杀伤性的武器。财团应该是一个突破口。于是,千方百计寻找这两个财团与青瓦台可能存在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则成为媒体向政府继续开战的“炮火”。
当媒体把“Mir文化财团”和“K体育财团”背后的实际运营主体——崔顺实揪出来的时候,一切都变得畅快起来。因为崔氏和现任总统朴槿惠的关系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她是朴总统已故“精神导师”崔泰民的三闺女,也是朴槿惠早年担任国会议员时的助理郑润会的前妻。而崔泰民生前,在朴正熙夫人陆英修(朴槿惠生母)去世后,曾接近朴槿惠并组织成立财团——“救国女性奉仕团”。
朴槿惠和崔顺实在一起。
媒体已经隐约地感受到貌似无权无职的崔氏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当梨花女子大学事件曝光后,崔氏具有的巨大“威力”再次坐实她是一个有着深厚关系的“实力派”,她可以动用这个关系为自己牟取私利,而这个关系就在那个屋宇轩昂的青瓦台中,也可能说就是那位国家元首——朴槿惠。恰在此时,电脑里演讲稿的出现直接将崔氏与总统朴氏无可争辩地联系在一起。全国民众将前前后后的若干事件联系在一起,顺理成章地认为作为总统“亲信”的崔氏实际上在替总统经营着两大新成立不久的财团,以在德国开设14个虚体公司 的方式挪用资金,并转化为私有财产以备总统卸任。而此前曝光的青瓦台首席经济秘书安钟范介入上述两大财团的筹款实际也只是在代表总统行事。当然,这还只是基于现有迹象的一种推测。但面对国民的猜疑,此时的朴槿惠不得不出来澄清即便自己和崔氏“姐妹情深”,但在财团问题上她始终是清白的。其实早在9月20日刚揭露崔顺实是财团实际操纵者时,朴槿惠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发表声明,她说:“甚至有些人认为这些财团是为了预备我的退任而建立的,我没理由这样做,这也不是事实。如果任何人做出挪用财团资金这样的违法行为,法律将严惩不贷。”  此后她进一步做出了开展相关调查的指示。
无论是媒体以财团为突破口,还是朴槿惠本人第一时间澄清政府乃至她本人与新成立的财团没有关系,实际背后都反映出当今韩国政治的一个重要特征——财团政治。财团和政治是“抱团取暖”的两个好兄弟。那么以三星、现代、LG为代表的韩国财团到底与政治存在怎样的联系?而它们又是如何和政治建立“交情”的呢?
民众对总统安排亲信利用财团的猜测有其社会政治基础,至少在韩国现代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类似的事情,所以他们才能够第一时间内迅速产生这种疑虑。早在朴政府之前的历代政府都曾因组织财团而引起朝野哗然。其中,可以与“Mir/K”文体财团一比的是前总统全斗焕设立于1986年的“日海财团”。二者在动机、背景、出资方式、运营主体等方面存在惊人的相似。比起“日海财团”标榜为国家有功者(对国家的光复、防卫等有功的人员,包括牺牲的人)和推动教育事业而设,“Mir/K”文体财团则宣称为发展文化体育事业而设。该财团设立24小时内即得到政府许可,通过青瓦台的介入由全国经济人联合会(FKI,以下简称“全经联”)主动募集资金。那么,“全经联”又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中间组织呢?1968年朴正熙政府促成“全经联”成立,并推荐三星集团创始人李秉喆董事长担任首任会长。“全经联”一方面作为政府募集资金的便捷渠道积极支持政府的经济开发并以提供“政治秘密资金”的方式协助政党参政,另一方面代表财团利益,向政府传达财团对政策的立场和意见。它实际上是“政经勾结”的产物,本身拥有“协助政府”的先天背景,并且也自命为“国政助手”。自其设立至今的55年间,它始终与历代政府维持密切的“合作关系”。财团通过“全经联”为政府、政党政治提供资金,对企业而言似乎是一件很“鸡肋”的事情。假如他们对此公开表达不满,或许会在政府和政党那里留下“不良记录”,更重要的是它们宁愿和国家结盟以收获更大的利益。比如,政府在调整税法时,会制定具有倾斜性的企业集团保护策略使它们得到相当的利益,同时,大企业总裁还拥有一些赦免特权。正是在结交政界可以赢取特惠的利益刺激下,他们硬着头皮自发投资。而政府也需要财团的鼎力相助。比如全斗焕政府还曾经试图借助财团实现十分露骨的“延长权力的欲望”。
权学勾结
崔顺实的女儿郑氏。
骑马是一项区别于棒球、足球、跆拳道的“贵族运动”,门槛很高,普通民众接触并参与的机会不大。而当马术成为崔氏之女郑氏的“入学道具”后,韩国政治的又一块疮疤揭了出来。郑氏在梨花女子大学的教育经历以及崔氏对学校的暗中影响等一系列事件清楚地表明,韩国当今私学教育已经开始为了自身利益,以牺牲公平公正的代价,向政府,甚至总统的亲信寻求“资助”了。政权和教育在利益的驱使下勾结在一起。在野党议员和民众纷纷质疑,梨大正是以郑氏入学为契机,几乎席卷了教育部的所有财政支援项目:2016年教育部支援9个项目,梨大是163所私立学校中唯一得到8个项目的学校。或许梨大和崔氏形成了一种互助共赢的关系。在崔氏之女郑氏享受着学校的特殊服务时,梨大也在享受政府给予的照顾。 这不是某个人的贪腐,而是大学跟亲信势力之间隐蔽的组织性腐败。面对公平公正在培养良善、弘扬正义的高校中轰然倒塌,梨大的全体教职工和学生如何能不义愤填膺呢?走向街头、振臂高呼是他们的抗争。
亲信政治
韩国总统似乎都要经历一个“魔咒”,即在他们任期临近尾声的时候被媒体爆出一个“亲人贪腐门”。前总统卢泰愚、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李明博皆是如此。卢泰愚夫人表弟和前长官朴哲彦收受“老虎机”贿赂6亿韩元;被称为“小总统”的金泳三次子金贤哲参与“韩宝金融腐败事件”;金大中的三个儿子收受请托贿赂;卢武铉兄长卢建平在收购世宗证劵时贪腐;李明博兄长李相得在李总统组织的民间司法检查团“永浦会”中腐败:兄弟子侄牵涉贪腐,锒铛入狱,令国民愤慨不已。原先部分民众因为朴槿惠没有丈夫子女而深信“亲人贪腐”的事件不会在这位总统身上发生。但如今,朴总统也没有跳出这个魔咒,虽然她没有丈夫子女,但在即将卸任时她的“闺蜜”却为其践行“魔咒”立下了汗马功劳。民众的信赖也随着“崔顺实事件”的浮出水面而彻底垮塌了。
贪腐行为是权力关系网建造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利益操作,因此贪腐背后实际是一个亲信势力依托总统权力缔造朋党政治的过程。前总统们的兄弟子侄贪腐绝不是“平白无故”收钱这样的简单行为,这些行为本身也可以定义为“干政”。但比起此前为攫取经济利益而插手政治,朴槿惠“闺蜜”崔顺实的“干政”行为要来得更猛烈,她不仅涉及财团腐败,更有直接插手政策制定的嫌疑。
朴槿惠向国民道歉。
朴总统的国民道歉和崔顺实在10月28日《世界日报》中的发言非常默契,她们一致声称只有针对宣传或讲稿的建议而没有对国家政策的指导。但当事人的一面之辞无法平复国民的质疑,他们仍然怀疑修改演讲稿只是冰山一角,青瓦台的大政方针应该也有崔氏的参与。甚至已有媒体披露,除了44份总统演讲稿外,电脑里的文件还包括涉及外交、安保、经济等敏感问题的政府机关文件。媒体还声称崔氏已经彻底渗入青瓦台,参与甚至决定各项国策。即便姑且不论“泄密”这条罪名,至少总统的执政能力也该受到质疑。而这正是引起民众愤怒的最大的导火索。民众借“干政”的话题纷纷吐槽总统“无能”。首尔街头的民众戴上朴氏与崔氏的面具扮演“提线木偶”的造型,讽刺青瓦台是“傀儡”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民间甚至刻薄地形容朴槿惠是崔顺实的“阿凡达”(虚拟形象),指出小到活动场所的着装颜色、会议上首先议论的文件,大到对朝政策、萨德问题的处理,都由崔氏一手操纵。人们调侃说,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朴槿惠的演讲得不到共鸣了。很多人将朴槿惠至今无法与国民进行良好沟通,以及她神秘的执政风格归结为无能。而让民众更加愤怒的是,此前的亲信势力都是受过严格政治训练的人物,而今天的崔氏只是一个“江南姨妈”。总统执政广泛听取各阶层意见本是一件值得提倡的事,但问题在于崔氏绝不只是一个“建言献策”的忧国忧民者,她实际有笼络亲信、构建关系网、缔造朋党政治的嫌疑。总统“魔咒”的背后也深刻地反映出当今韩国政治的又一特征:亲信政治。总统权力的相对集中和独大是产生亲信政治的根源。
在一些人眼中,朴槿惠是被操控的木偶。
政经勾结、权学勾结、亲信政治让我们嗅到了满满的“铜臭味”,这是一个被资本规约的韩国社会,全体国民即将被绑架为财团的“人质”。我们期待一个具有高度公共性的韩国社会,那里的市民拥有强烈的批判意识,那里的民主成熟完备,在那里,资本将在公共性的名义下,被有效控制和合理使用。
责任编辑:丁雄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崔顺实,朴槿惠,韩国政治,财团,腐败

继续阅读

评论(18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