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说丨两名前高官谈大选:精英脱离大众,撕裂的美国㈠

澎湃新闻记者 孙梦文 薛雍乐 单珊

2016-11-05 07: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美国大选日临近,今年大选被认为将美国社会撕裂得格外“分明”,澎湃国际今起推出“美国人说”系列报道,通过对一系列处于大选季争议议题漩涡中的美国亲历者的采访,展现不同群体中典型人物的困惑、挣扎、焦虑与呐喊。
史蒂芬·卡尔曼(Steve Kelman)
“在我认识的肯尼迪政府学院的教师中,没有一个是支持特朗普的。”
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史蒂芬·卡尔曼(Steve Kelman)日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透露的这一细节,清晰反映了美国精英界人士对今年总统候选人的大致倾向。
在今年席卷全美乃至全球的“反精英”浪潮中,作为美国前克林顿政府总统行政管理和预算局“联邦政府采购政策管理办公室”主任,且深谙美国政府政策制定、政府组织管理等华府“潜规则”,卡尔曼无疑处于漩涡之中而无法置身事外。
在日前于上海举行一场分享会上,卡尔曼从移民、制造业、不平等及文化战争等四大社会变化,来解释美国选民倒向特朗普的原因,并将这次大选形容为过去50年来以上社会问题积聚后的集中爆发。但对于美国两党及其政治运作机制——更确切地说即美国核心圈内的政治精英——为何未能在应对底层选民政治诉求时作出及时调整,卡尔曼未做更多辩解过。
不过,美国民众对于华盛顿和华尔街精英的高度不信任,已经在今年的大选中暴露无遗,不论是自称“华盛顿政治圈外人”的特朗普还是初选期间着意渲染“1% VS 99%”的桑德斯,都充分利用和调动了这种激烈的对立情绪,以赢得更广泛支持。
相较之下,华府及华尔街精英们是否有所反思,则鲜少为外人道。
避而不谈治理失当
“为什么精英不支持特朗普?”
“因为他对人缺少尊重。”卡尔曼在分享会上毫不吝惜对特朗普个人的批评,但对于“特朗普现象”所代表的美国选民对政治精英阶层的普遍不满,他将其归结于50年积聚而成的“风暴”,而跳过了现任民主党政府及其政治精英的应对不力。
卡尔曼回忆了任职前克林顿政府时期,他说,这位总统当时把民主党的政策立场从左翼拉回到中间,放宽了政府监管、取消了一些金融监管法规,这些原本都更符合共和党人的立场,希拉里当时也对克林顿表示支持。
“但这次选举中,为了吸引桑德斯的支持者,她必须向左转,因此不得不收回(上世纪)90年代的一些言论。”卡尔曼说。
党内初选中,主张进行“民主社会主义革命”的桑德斯激发了大量“千禧一代”(美国年轻人)的支持和热情。他们中不少人上大学时恰巧遭遇金融危机,因此背负了沉重的债务,也感受到了全球化的负面影响。
希拉里后来意识到这股力量在选举年的重要性,被迫几乎全盘接受了桑德斯的主张,包括反对签署TPP、州立大学免除学费等,民主党集体左转,被称为历史上“最自由的民主党”。
作为“千禧一代”的美国青年、目前在爱尔兰交换学习的简(Jane)的看法具有典型代表性,她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很多人因为收入的不平等问题,对政府已经失去信心,00后的孩子们也无法享受到父辈们的生活品质;而且因为希拉里是一个职业政客,人们也不相信她会为社会问题(的解决)带来转变。”
对于这种普遍不满的根本原因,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斯蒂格利茨教授在其《不平等的代价》一书中,认为是美国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在很多方面的失败造成的。2008年的金融危机加速了市场失灵、政府失灵和体制不平等,社会阶层随之趋向固化——最底层人群中的孩子无法通过自己的努力挤进精英层。而这种社会精英与底层民众的分离,导致不同阶层出于不同的利益诉求越发趋向意识形态化,进一步导致社会的撕裂。
精英眼中的共和党内讧
在这种阶层的分裂和固化中,67岁的民主党人伍顿(Grigsby Wotton)自诩为“幸运的”,“因为我较为年长,而且受过良好的教育,”他告诉澎湃新闻,在上世纪越战期间便获得耶鲁大学历史系博士学位的他,此前因投资失败而变卖了华盛顿的房产,搬到了北卡罗来纳州西部城市阿什维尔,但“我还能偏安于这座小城……现在我在本地一所社区大学的夜校任职,教授着我喜欢的哲学课程”。
作为美国中产阶级的典型代表,伍顿尽管过着“充实而舒适”的生活,但同样,“短期内,我很悲观”,他认为,随着全球化对全球经济的影响,美国相当比例的人口感受到了社会不平等,人们的集体归属感不再像以前那么强烈,社会不满意识增加了,“但我还看不到关于这些问题的任何主要解决方案。”
和伍顿一样,美国哈佛大学的卡尔曼教授在采访中均不愿提及民主党执政的困境,而是更愿意谈美国共和党内精英在特朗普问题上的失策。
“(政治学家)他们的主流看法是,党内意见会对最终的提名人选起到决定性作用,因为美国政治史发展至今,他们认为党内领袖的影响是巨大的,外人很难赢得初选,尤其是像特朗普这样观点极端的人。”这位美国政府前高级官员告诉澎湃新闻,“当然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犯错,但现在特朗普成为候选人,有些人确实意识到了自己判断失误。”
当记者再度抛出美国民粹主义抬头的问题时,卡尔曼又将话题引向了大选后共和党内部的“有趣”变化:“传统共和党人和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之间会发生争夺,传统共和党人会希望重新取得对共和党的控制。”
卡尔曼继续饶有兴趣地说道,最近有个很有意思的针对共和党人的调查——在特朗普和更传统的保罗·瑞恩(美国150年来最年轻的众议长——编者注)之间,哪个更能代表共和党?“60%的人选了特朗普。”他向澎湃新闻预言,共和党精英内部将围绕控制权,爆发一场难以预测的“内斗”。
另一位美国精英、国务院前政策规划主任、现任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的理查德·哈斯此前在给澎湃新闻的撰文中写道,经历了这次选举后,美国将是一个分裂的国家,出现一个分裂的政府。
两大党内部的分裂同样深刻,规模庞大、斗志昂扬的派系将两党推向各自的极端——民主党左倾,共和党右倾,这导致在中间立场形成妥协的局面非常难以达成。”哈斯预计。(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辛恩波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大选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