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迪斯·巴特勒:该反思当今的厌女症和种族主义了

朱迪斯·巴特勒

2016-11-10 15:4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昨日,当代最著名的后现代主义思想家之一,在女权主义批评、性别研究、当代政治哲学和伦理学等学术领域成就卓著的酷儿理论先驱朱迪斯·巴特勒在美国大选结束后发表了简短评论,表达了绝望的心情。她连连发问,呼吁反思美国今日的民粹主义、种族主义和厌女症。
今天,美国的中左选民在问自己两个问题: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会给特朗普投票?为什么我们竟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此时(得知选举结果后)我所认识的人的情绪首先是“绝望”,但不仅如此。 我们竟不知,人们针对精英的愤怒如此之广泛,白人男性对女权主义和民权运动是如此之抵制;经济上的困顿居然会如此加剧道德之退化;以及人们对孤立主义、筑墙的前景和国家主义是如此之欢欣鼓舞。这是新一轮的白人主义吗?为什么我们之前没有预料到?
此情此景,竟与数月之前不列颠脱欧公投如此神似。我们开始怀疑民意测验:是否我们样本不准?是否民众并未如实道出真实想法?难道投票的都是白人,而有色人种并未积极参与?是什么样的人,如此愤怒和虚无,竟宁愿去选一个疯男人做总统,也不愿意选一名女性?是什么样的人,如此愤怒和虚无,指责民主党候选人的新自由主义和放任资本主义的破坏?现在是时候重新审视一下我们国家的民粹主义,左翼和右翼,以及厌女症了——它们究竟扎根到了何种深度。
无论如何,希拉里被指认为是建制政治的代表。但是,我们不可忽略憎恨她的这股力量有多强大,部分是厌女症和反感奥巴马的结果,由酝酿已久的种族主义点燃。特朗普煽动这种反女权的情绪,像审查警察一般,他反对多元文化,将其视为白人特权的威胁,反对移民,将其视为国家安全的威胁。特朗普的花言巧语获得了胜利,这说明正在蔓延的绝望比我们所知的更大。但是,我们在很多白人男性和部分女性中看到的是对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的抵制,夹杂着对未来可能的第一位女性总统的抵制。对于一个越来越被曲解为后种族和后女权主义的世界来说,我们看到厌女症和种族主义如何压倒了判断和民主、包容的承诺——他们是虐待狂的、怨恨的,毁灭的热情推动着我们的国家。
我们要问,那些为他投票的人是谁?但反过来,我们又是谁?那些没有看到他们的力量、丝毫没有预期到这样结果的人,是谁?那些无法理解他的支持者,无法理解那些为这样一个充斥着仇外、种族主义话语,有着性骚扰记录,剥削劳工,对宪法嗤之以鼻,蔑视移民并提出了一个草率的军事化计划的人投票的人,又是谁?或许,正是左派的孤立和自由的思维蒙蔽了我们的双眼。又或许,我们对人性的认知过于天真。究竟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大多数人会被这种不受约束的憎恶和草率的军事化鼓动,选择投他一票?
当然,我们还不知道准确的投票率。但不得不问,为何议会民主会给我们带来一个对民主深恶痛绝的总统?而我们是否需要放弃政党政治而开始准备一场抵制运动?毕竟,在今晚纽约一场特朗普支持者们的集会上,我们已经听到他们毫无顾忌地表达了憎恶:“我们讨厌穆斯林,我们讨厌黑人,我们要把我们的国家夺回来。”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博“新媒体女性”,译者xue、J。)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大选

继续阅读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