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华人忧思未来:特朗普上台的阴影中,呼唤人性的善良天使

启明

2016-11-15 17: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50多年前,在美国血腥内战的前夕,新任总统林肯在就职演说中向美国人民呼唤“better angels of our nature”(人性中的善良天使),避免仇恨和一触即发的战争。林肯总统遇刺后,为了避免冤冤相报,临终前在病榻上告诫国民:Malice to none … Charity for all——勿以恶意待人,善待众生。
去年夏天回中国时,我和兄长在闲聊中谈到十五年前发生在美国的9·11事件。兄长问我9·11事件对美国的影响,我说9·11事件之后,看似美国取得了重大胜利,不仅推翻了为基地组织提供活动基地和保护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而且斩首了本·拉登,几乎摧毁了基地恐怖组织。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本·拉登才是真正的赢家。为何这么说?
9·11事件把美国“恶”的一面打了出来。
人性中有两面:善的一面和恶的一面。国家也一样。9·11事件就是把美国“恶”的一面打了出来,这个“恶”就是恐惧和仇恨。美国历史上曾经反复出现过歧视、排外、猜疑、仇恨等种种丑恶现象,是为“恨”与“狠”的一面。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文明最终战胜丑恶,不仅结束了奴隶制度,而且通过立法禁止歧视、偏见和仇恨。社会风气淳朴和谐,人们平等友善相处,对外慷慨大方。不幸的是,9·11事件的爆发,在激发美国人民同心协力战胜困难、打击恐怖分子的同时,也引发了极端恐惧、疯狂报复等非理性的一面。
当人们在遭受类似9·11事件这样难以想象的巨大创伤时,悲伤、痛苦、害怕、担忧、仇恨和渴望复仇都是自然而正常的心理反应,而且也是战胜苦难不可或缺的巨大动力。但是当这类情绪超过某种程度,变为盲目恐惧和盲目仇恨,势必影响人们对事物的判断,从而做出错误的决定。2001年当布什政府出兵攻打阿富汗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时,还是在正常的报复和反恐范围之内。两年之后,当仍然陷于巨大悲哀之中的美国人民,聆听布什总统在国情报告中绘声绘色地描述伊拉克(并不存在的)“原子弹”蘑菇云的恐怖状态后,决心支持攻打与9·11毫无关联的伊拉克时,美国人民因为恐惧和仇恨犯下了一个无可挽回的错误。当年,支持入侵伊拉克的美国民众高达72%以上。
回想9·11后和阿富汗战争之前,国际环境对美国多好啊!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同情、支持美国,法国总统当年说道:今天我们都是美国人,联合国毫不犹豫通过决议支持美国,成立五十多年但从未参加任何战争的北约组织和美国并肩打击塔利班和基地组织。而仅仅两年之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一致反对美国入侵伊拉克,美国在9·11后享有的国际道义和同情瞬间消失。不仅如此,伊拉克战争给美国带来巨大的财政负担和人员伤亡,国内社会陷入分裂。国际上,伊拉克和整个中东地区局势至今动荡不安,美国的敌人伊朗则趁机坐大。今天,绝大多数美国人都认为伊拉克战争是个错误。此一时彼一时,但已无法挽回狂热情绪付出的代价。
正因如此,一个头脑冷静、理智的领导人对国家和人民多么重要。在1930年代经济大萧条时期,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曾忠告国民:“唯一使人恐惧的是恐惧本身。”恐惧,罗斯福斥之为“无名的,非理性的,站不住脚的恐怖”。多年前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指出,避免以仇恨和煽动恐惧蛊惑民意,是伊拉克战争和历史最重要的教训之一。
2016年7月28日,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来自巴基斯坦的移民Khizr Khan夫妇讲述他们阵亡儿子的故事 。此后,特朗普对他们的信仰发动了攻击。
今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当我耳闻目睹共和党总统后选人特朗普肆无忌惮攻击少数族裔群体、发表歧视女性、排外等言行时,常常想到伊拉克战争和历史上煽动人性中恐惧和仇恨的教训。与伊拉克战争不同的是,当年对伊拉克的仇恨与对“大规模杀伤武器”的恐惧带有很大的误导性。布什总统本身是个品德不错的人,但不是一个头脑冷静、智慧的领导者。特朗普的手段和目标则非常明确,就是直接诉求于美国社会中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排外情绪。林肯总统呼吁唤起“人性中的善良天使”,特朗普则是挑起美国社会中恶与丑的一面,鼓动仇恨和恐惧。特朗普以“反对政治正确”为名,把几十年民权运动中形成的平等、开放、包容的现代文明价值观踩在脚下。无怪乎早已边缘化的三K党、纳粹组织、白人国家主义者、白人至上主义者等污泥浊水都汇聚到他的旗下(尽管特朗普竞选团队表示拒绝三K党支持)。在大选结束后第二天,三K党头目David Duke公开表示“这是激动人心的一天。他(指特朗普)知道我们的人在大选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从大选结束到上周五,仅仅三天内,据民权机构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统计,全国各地共发生了两百余起歧视事件,包括扯掉穆斯林妇女头巾,用歧视性语言侮辱西班牙裔、非裔、亚裔等少数族裔个人和群体,骚扰女性等等。
在波士顿近郊有一所女子学院Wellesley College,这里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大学母校,她的人生理想就是在这里开始的。大选结果出来后,可以想象全校师生是多么难过。可就在选举结束后第二天,来自外校的两名白人男生开着卡车,插着写有“特朗普”字样的旗帜冲进Wellesley典雅、宁静的校园,大喊支持特朗普的口号,并且把卡车停在校园内黑人学生活动中心前。这旗帜上写的哪里只是人的名字,分明是“人性之恶”几个字!
毋庸置疑,特朗普的绝大多数支持者都和种族主义没有关系,甚至对此嗤之以鼻。但是,就像我的一位白人朋友的友人在Facebook上所写的:是的,你们都是善良正直的人,请你们向特朗普呼吁,让他公开呼吁停止正在美国各地发生的各种歧视活动。
回想起9·11事件发生后一两个月,学校安排一名学生到我那里打工。这是一位年轻的穆斯林女孩,头上戴一条传统的头巾,她是拿学校提供的助学金的——我们这儿叫Work-Study,就是一边打工一边学习。我当时挺敬佩学校和美国人的宽容,就像布什总统在9·11惨案后一再公开呼吁要公平对待穆斯林,不要歧视他们一样,学校在这种情况下对学生一视同仁,仍然为穆斯林学生提供财政资助。
几周以后,我发现这名学生经常迟到。一般来说,偶尔迟到几次我也不当回事,但是经常迟到就有点误事了。一天,我找她谈话,问她怎么回事。这位学生说她自己没有车,以前到学校都是坐市里的公共汽车。现在……她犹犹豫豫地说,有些不敢了。这个学期每次来学校都是搭姐姐的车,可是姐姐要工作,只能迁就姐姐的时间,所以常常不能按时到学校。我听了之后,没有多言语,只是告诉她以后什么时间来上班都没有关系,把该干的活干完就行。
我有时晚上上班,她在我办公室外的一个大房间做事。临近冬天的时候,天黑得早。我们办公室有几乎占据一整面墙的玻璃窗,正好对着校园和人行道。晚上屋里灯火通明,窗外漆黑一片。看到她头上的头巾,我忽然觉得有点儿不安全。走到窗前,找个借口把百叶窗帘轻轻拉上了。那段时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们学校离纽约市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9·11之后几个月里,每个月教学楼里都会突如其来地响起警报声,大家在校警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撤到楼外,在马路对面的街道上等待警报消除,有次竟然等了四十五分钟。谁也不知道是真有点事还是摆乌龙。记得有一次竟然是一位已退休的法文教授喝醉了酒,抓起电话警告学校他在教学楼里放置了炸弹。那半年多,人心有点儿惶惶然,听风就是雨。
那个学期还没结束,这位穆斯林女学生就没再来了。是不是退学了?我不知道,也没问。有时候我也想过,她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吗?还是因为她和那些恐怖分子信仰同样的宗教,她就应该担惊受怕?当然,最古怪不安的问题是:如果我处在她那个位置,会是什么感受?如果中美交恶,我们会是怎样的处境?……这样的事,往往觉得挺遥远的,渐渐也就置之脑后。
2015年12月10日,美国纽约,美国民众游行支持难民入境,抗议特朗普“全面禁止”穆斯林入境的言论。视觉中国 资料
无独有偶,今天上午在微信群看到一位来自安徽、从我们附近一所学校刚刚毕业的女孩留言:自从特朗普上台后,我连独自去乘公交车的勇气都没有了。我不禁有点愕然。同一天,在本地中文学校家长群也转来一条消息,我们州Wesleyan University亚裔美国学生组织收到一个匿名字条,上面写着:Your Time Is Up, Chink(中国佬,你们滚蛋的时候到了)。
Wesleyan University是一所著名文理学院,离我住的地方只有30来分钟车程。我儿子的两位高中同学,一名亚裔女孩,一名白人女孩,现在都在该校读书。上个周五我还去该校所在城市开会。没想到,邪恶原来离我们这么近,来得这么快。
马丁·路德·金曾经说过,黑暗不能驱散黑暗,只有光明才能驱散黑暗。人性中的善与恶,纠缠了人类几千年。有时我们对“恶”妥协,有时“善”坚强有力把我们高高托起。希望其实不远: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better angel。
儿子在Wesleyan University读书的两位同学,那名亚裔女生从小练习武术,是一个坚强的孩子。那个白人女孩,是一个非常正直、善于思考、富于正义感的学生,和我儿子从小学就在一个学校读书,在一个乐队拉琴。相信他们会共同战胜暂时的黑暗。为了来之不易的今天,为了孩子们的明天,让我们放飞心中的善良天使。
责任编辑:张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大选,希拉里,特朗普,9·11,种族歧视

相关推荐

评论(11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