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男子制造溺亡假象杀妻骗保:曾谋划多种“意外死亡”手段

靖力、赵宇恒/检察日报

2016-11-17 13: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犯罪嫌疑人正在指认犯罪地点。
检察日报11月17日消息,初秋时节,北方温度渐低,但河北省怀来县一水库湖仍有不少旅客游玩。去年9月21日傍晚,这里发生了一起游客落水溺亡事件。
当时,怀来县警方接到报警,一名男子称自己与妻子到水库游玩,游船发生倾覆,妻子落水溺亡。警方到达现场时,发现3名男子浑身湿透,站在水库边,旁边便是溺水女子的尸体。
警方简单询问后发现疑点:3名男子都穿着很厚的棉服,吸水后几乎无法行动,他们却称在离岸80米左右的位置游船发生倾覆,几人将溺水女子抱着游到了岸上。警方询问时,以朋友相称的3人却说不出彼此的真实姓名。
警方调查后发现,溺水女子丈夫刚为妻子办理了巨额人身险,这起事件很可能是出于骗保目的的谋杀。随后,警方对该事件予以刑事立案并着手进行侦查。
日前,记者从怀来县警方获悉,3名犯罪嫌疑人如实供述了犯罪行为。该案正在补充侦查环节,侦查终结后,将移送张家口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婚姻受挫遇“真爱”
溺水女子的丈夫名叫代陶,以前是辽宁省调兵山市一家影楼的老板。早在2000年,20多岁的代陶已经有了上百万的家产,妻女和睦,家庭美满,算得上人生赢家。2003年,他和妻子因感情不和离婚。
同年,代陶在铁岭市认识了从北京回老家的李娜,两人迅速成婚,代陶出售了他在调兵山市的产业,带着130万元现金与李娜来到了北京。不久,代陶发现李娜在一家KTV工作,多次劝说无果后,于2005年与李娜离婚。
两次婚姻失败,代陶并没有心灰意冷。2006年,他在网上认识了北京市密云区的于然,对其产生好感。代陶得知于然家境殷实,在北京有4套房。两人经过一年多的电话、微信交流后,2007年,代陶去了密云,与于然同居。
同居生活没有想象中的美好,代陶发现于然前夫的病逝对她的打击很大,她因此开始抽烟喝酒,甚至还染上了赌瘾,每天都要豪赌一番才肯罢休。代陶多次劝说,让她戒掉赌瘾,可换来的却是争吵。最终,代陶采取了与于然一起去赌场的方式来监督她。
决心监督于然的代陶不但没能帮于然戒掉赌瘾,自己反而参与赌博,欠下大量赌债。而这时,代陶与于然的感情也走到了尽头。
2014年的一次激烈争吵后,于然正式向代陶提出分手,并拒绝替代陶偿还他欠下的赌债。一边是情场失意,一边又是债务压身,代陶彻底崩溃了。
在参赌的过程中,代陶结识了边才。边才是辽宁辽阳人,早年因犯盗窃罪坐过牢。边才夜间在赌场做服务生,因代陶和于然出手大方,随手给个小费就是200元,时间一长也就熟悉了。
为还债起杀心
随着警方侦查的深入,一起精心策划的杀人骗保案逐渐浮出水面。
因为要偿还赌债,代陶回到辽宁,准备将老家一处房产变卖。在卖房的过程中,代陶遇到了孙菊,也就是本案的被害人。
孙菊是铁岭市一家房产中介公司的二把手。早年,她和丈夫一起以卖鱼为生,刚开始的日子里,两人还能够共同奋斗,谁料日子越过越紧,没有任何好转迹象。孙菊看到别人打扮光鲜、穿着得体,自己却是满身鱼腥,手指关节被冷水冻得扭曲变形,心里渐生怨恨,和丈夫的关系也越来越差。
后来,孙菊的朋友邀请她到自己开的中介公司上班,她去后很快当上了“二把手”,月薪近两万。中介公司要求着装得体,以便接待客户,孙菊也开始学着打扮自己。
就在这时,回老家卖房的代陶出现在孙菊的生活中。2015年初,代陶来到孙菊所在的房产中介公司,准备将自己的房子变卖还债,为他服务的正是孙菊。代陶在关注房产变卖动向之余,了解到孙菊和丈夫之间时有矛盾发生。这时,一个念头在他的心中生根发芽:利用这个女人来还赌债。
代陶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边才,两人一拍即合,决定让代陶进一步接触孙菊。有了这个目标,代陶对孙菊展开强烈攻势。在花言巧语、糖衣炮弹的连番轰炸下,孙菊的内心开始动摇。
2015年4月21日,代陶的房子以130万元卖出去,他觉得自己最后的机会来了。拿到房款后,代陶直接向孙菊表示自己想和她在一起,让她和丈夫离婚,和他一起去北京发展。4月23日,孙菊和丈夫离婚,与代陶走到了一起。
与此同时,代陶和边才两人的计划也有了雏形。两人议定,代陶和孙菊结婚后,立刻给孙菊上一份人身保险,再用一个看似意外的死亡状况骗取巨额保险金。代陶浏览了多家保险公司,最终选择了一份保险内容是“意外死亡/身故,将赔付100万元”的人身保险。选好保险后,代陶与孙菊成婚。
婚后不久,孙菊和代陶一起去了北京密云。据孙菊妹妹回忆,姐姐在聊天时“多次以留言的形式和我沟通,似乎是怕代陶发现”。后来,孙菊透露代陶准备给自己上保险的事。妹妹得知后竭力阻止,但孙菊还是在保险单上签了字。
为杀人煞费苦心
就在孙菊签字的第二天,代陶、边才相约碰头,开始谋划一起“意外死亡”。
两人相继想了食物中毒和毒蛇咬伤的作案方法,结果因为毒药难以取得而放弃。他们又决定采用坠楼身亡的办法,但代陶和孙菊住在底层,不好实施,于是代陶换租到了16层。
2015年7月的一天,代陶在家先将阳台的几块玻璃擦得透亮,然后称外出办事,离开了住所。与此同时,边才戴上假发,穿上高跟鞋,男扮女装,来到门外敲门。孙菊开门后看到一位陌生女性,还没开口询问,边才将藏在口袋里的刀拿出,想逼孙菊进门,再将其从阳台推下,伪装成孙菊擦玻璃不小心坠楼的假象。谁料孙菊向门外跑去,在楼道里,边才担心引起其他居民的注意,便没有追孙菊。孙菊匆忙中从楼梯上滚落,造成左小腿骨折。受了惊吓的孙菊第一时间给代陶打电话,过了一会,代陶赶回,并以“不要报警,怕人报复”等说辞劝住了孙菊,随后将孙菊带到了医院。
第一次行动未获成功,代陶和边才决定再次出手。他们从网上购买了弩和毒镖,想将孙菊射死,为此,代陶还偷了邻居家的两只宠物狗做实验。当看到小狗被毒镖射中不到一分钟就死去时,两人十分满意。但后来两人发现,自己的射术并不精湛,如果毒镖没有射中孙菊,被孙菊发现后报警就麻烦了。二人只得放弃了这个方法。
当时,孙菊摔伤,不便走动,只能在床上休养,两人又打起了煤气泄漏的主意。他们想着在炉灶上放一盆水,水烧开后会漫出来,将炉灶的火浇熄,造成煤气中毒。可几次尝试后,代陶发现盆内的水总是不能“恰到好处”地溢出,这一想法也被否定。
最终,他们将作案手法锁定在了“溺水身亡”上。
案发水库
杀妻骗保被抓获
2015年9月15日,代陶以带孙菊出来散心为由,带她来到了河北省怀来县一水库,与二人同行的还有边才。孙菊并没认出眼前这个人,就是当初害她小腿骨折的人。当时,代陶的驾照正好被扣留了,为了减少路上的麻烦,也为了让孙菊的死亡看起来更像是意外,他请了一名代驾,想让他见证一下孙菊“意外落水身亡”的过程。
两人本来计划让边才“不小心”将孙菊撞下水去,然后两人“尽力救援无果”,最终孙菊溺亡。可这个计划因没有合适的时机而放弃。两日的游玩中,代陶曾成功把孙菊骗下水,可因围观的人众多,加上心里害怕,只能将其拉了上来。“代驾见证”的计划失败了。
嫌疑人作案用的皮划艇。
9月18日,两人将边才的朋友郑生拉来入伙。郑生早年因抢劫、强奸等罪名入狱,出狱后一直在赌场打工。听闻有20万元的分账,郑生答应了下来。19日,三人以“前两天没玩够”为名,先去了保定市的白洋淀,玩了两个小时后,代陶提出“这边水不好玩,还是要去水库湖”,孙菊没多想便同意了。当日下午,4人驱车回到了怀来县水库。
时值初秋,气温只有七八度左右,在湖边游玩的旅客不多,但为了保险起见,代陶提出在湖边扎帐篷,以便确定在没有目击者的情况下实施犯罪。
21日上午,水库周围已经没什么人了,4人划着皮划艇来到湖中心。代陶首先跳入湖中,让孙菊也跳下去玩。孙菊虽有不愿,但代陶一再催促,她就顺着皮划艇滑入水中。见孙菊入水,边才和郑生二人将皮划艇划向岸边,代陶则将孙菊拖入水中,直到她溺水身亡后,边才二人才划着皮划艇返回,将代陶和孙菊的尸体带回岸边。随后两人也跃入水中,将身上的衣服弄湿。最后,代陶拨打了“110”,称在游玩过程中,妻子溺水身亡。
案发后,怀来县警方进行了例行调查,发现了多个疑点。当警方了解到代陶为孙菊购买意外保险的事实后,他们觉得这远不是一起意外事故那么简单。
2016年5月28日,怀来警方在初步查明真相、固定证据以后,将代陶等3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在证据面前,3名犯罪嫌疑人交代了杀人骗保的实情。怀来县警方告诉记者,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近期将移送至张家口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文中人员皆为化名,原题为《“意外溺亡”原是杀妻骗保》)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杀妻骗保

继续阅读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