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后大选时代的美国青年:不敢告诉同事我支持特朗普

澎湃新闻记者 薛雍乐

2016-11-20 07: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大选后,纽约市民纷纷在地铁站的墙上贴出宣泄情感或互相鼓励的语句。本文图片 采访对象供图
 “我不敢告诉同事我支持特朗普,也不敢在社交网络上公开表达我的立场。现在特朗普赢得了大选,我才在网上发了几条支持他的帖子,但有些我认识的人给我发信说我是种族主义者,甚至是法西斯主义者。”美国大选结束后几天,支持特朗普的白人青年保罗对澎湃新闻记者(www.thepaper.cn)表达了自己的不安和困惑。
与此同时,反对特朗普的另一名白人青年马克表示,自己同样收到了来自特朗普支持者的恐吓邮件,“发信人声称要杀了我。”他日前告诉记者。
除了两位美国青年内心所共有的焦虑和恐惧,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刚刚踏入社会的美国名校毕业生。但诚如许多美国人所担心的那样,刚刚结束的这场总统大选正在撕裂美国社会,即使美国下一代精英青年也未能幸免,他们对未来的焦虑和迷茫正在不断膨胀。
纽约街头抗议选举结果的横幅。
“因为政治而绝交”
保罗来自美国纽约的一个共和党家庭,目前在纽约一家大企业担任咨询师。“秘密的特朗普支持者肯定比人们想象的更多。”保罗表示,自己只会与同样支持特朗普的好朋友讨论,或是上特朗普支持者聚集的网站,但在纽约大企业工作的他从不敢公开支持特朗普,因为他担心这可能伤害自己的人际关系甚至职业发展。
许多美国专家将此次大选中多数主流民意调查的失误解释为“布莱德利效应“,指的是选民在接受民调时隐瞒自己的真实立场,假装自己支持更符合社会价值观、更“政治正确”的立场,以免遭到种族主义之类的批评——这种效应可能会导致民调与最终选举结果发生偏差。
保罗告诉记者说,他认识的特朗普支持者大都有研究生学历,有的是律师、学者或政府官员,并不符合主流媒体给特朗普支持者贴上的反智主义标签。
但在普遍支持民主党的纽约市,保罗感到自己像是参加了“地下组织”,每次见到共和党人都会特别高兴,因为只有这时他们才能不用担心后果,自如地发表意见。
据《纽约时报》的最新数据显示,在纽约市中心的曼哈顿,希拉里得票超过50万,而特朗普得票则不到6万。
这种所谓“政治正确”的压力在年轻人中的确不可忽略。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1月9日报道的数据,拥有大学文凭的选民在本次大选中有52%投票给希拉里,43%投票给特朗普。在18-29岁的年轻选民中,有55%投票给希拉里,37%投票给特朗普。正像多年前奥巴马的两场竞选一样,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再次成为了民主党的主要票仓。
这种压力在特拉维斯身上得到了体现。刚从华盛顿一所法学院毕业的特拉维斯相对而言高调了许多,他在社交网络上分享与特朗普有关的消息,甚至在校园里头戴“让美国重新伟大”的帽子走来走去。他表示,他的学校是美国最倾向自由派的法学院之一,他的许多朋友不相信他真的支持特朗普,以为他只是在开玩笑。
“大选后很多人都问我是不是真选了特朗普。要是他们每问我一次就给我一块钱,那我大概能付清我的大部分学生贷款了。”特拉维斯打趣说。
他告诉澎湃新闻,因为支持特朗普,一些朋友决定和他绝交,再也不和他讲话,但大部分朋友还是尊重他的选择。
“因为政治而绝交的朋友可能本来就不是什么真朋友。”他说。
同样来自支持民主党的“蓝州”、刚毕业不久的税务咨询师伊恩则面临着更艰难的处境:他的家人大都反对特朗普。
他告诉澎湃新闻,由于自己从不掩饰对特朗普的支持,他的一位家人对他的立场表示了鄙夷,另一人至今都不愿与他说话。他家中的其他人则大都不会当面与他谈政治,但他们还是常常在网上分享反对特朗普的帖子。
“我通常避免和朋友发生激烈争论,即使是在面对敏感问题时,也尽可能互相尊重,以免伤害我们的友谊。”他如此描述了自己的策略。令他庆幸的是,大选后,他的一些朋友们缓和了对特朗普的态度,还有人专门祝贺他,因为他一年前就坚信特朗普能赢。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举行支持非法移民的反特朗普抗议。
自由派青年因困惑而愤怒
年轻的特朗普支持者恐惧自己的政治立场影响社交和事业,而在希拉里落败后,多数反对特朗普的大学生和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同样经历了震惊和打击。
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报》11月9日报道称,在大选结果出炉后,美国各地大学纷纷爆发抗议,许多学校为此专门加强了心理疏导服务,帮助学生接受大选结果。
庆祝特朗普胜利的特拉维斯认为,自由派学生遭受的心理创伤可能源于他们此前的政治经历。在2008年和2012年,奥巴马成功动员年轻选民给他投票,这两场选举成了许多“千禧一代”最初的投票经历。因此,2016年选举是这些习惯于民主党胜利的年轻人第一次没能如愿以偿。
一名坚定的民主党支持者、刚毕业于耶鲁大学的山姆就对澎湃新闻表示,他之所以对选举结果表示愤怒,是因为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二次看到获得更多票数的候选人因为美国的选举人团制度而失败。
据CNN报道,截至11月17日的计票数据,希拉里获得了48%的选票,高出特朗普1个百分点,但特朗普成功赢得了290张选举人票,超过了希拉里。
山姆记忆中上一场类似的选举是2000年,民主党候选人戈尔获得的选票超过小布什0.5个百分点,但在选举人票上惜败。
但无论以何种方式计算选票,接近半数的美国人选了特朗普仍是不争的事实,这让许多年轻人感到和在学校里接受的自由派教育格格不入。
“我不知道该怎么调解我的自由派教育和大选暴露的社会现实之间的矛盾。”山姆坦言。
在波士顿从事投资工作的史蒂芬看来,这种差异存在于城市中的自由派与乡村中的保守派之间,是巨大的价值观差异。他甚至认为,如果有更多人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美国社会的分裂可能会有所缓解。积极支持希拉里、正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就读的莎拉则没有对学校与社会的分裂感到意外。她喜爱伯克利自由派的氛围,但她告诉澎湃新闻,不应该对美国社会中的其他人群视而不见,应当想办法与他们接触。
大选后纽约大学生走上街头进行抗议。
少数群体的焦虑&重塑美国传统价值
美国大选前,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卡尔曼曾对澎湃新闻表示,美国大多数知识精英之所以反对“特朗普现象”,是因为美国是个多元社会,不同人群之间的互相尊重是维持社会稳定的粘合剂。而“特朗普现象”令多元社会的秩序产生了动摇。
在民调机构盖洛普公司11月11日发布的报告中,42%的美国人表示在大选后感到恐惧。在希拉里的支持者中,感到恐惧的人占76%。
据路透社11月16日报道,支持希拉里的纽约市长白思豪在与特朗普进行私人会晤时传达了纽约市中蔓延的恐惧情绪,因为人们担心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会拆散纽约的移民家庭、他的执法策略会造成警察与少数族裔的对立。
16日,此前收到恐吓邮件的同性恋专栏作者马克收集了20多名来自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群体的读者来信发表在自己的专栏,他告诉记者说,尽管特朗普对这些群体持比较宽容的态度,但他任命的官员及其后续实行的政策可能会撤销这些群体此前在工作、住房、教育等方面获得的保护待遇。
在拥有左翼政治传统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报《加利福尼亚人日报》13日报道称,大选结束后连续多日,共有数千名学生出于对非法移民及其他少数团体的关切,对特朗普当选进行抗议。连当地高中生也参与了抗议。
积极参与伯克利抗议的莎拉告诉澎湃新闻,她认为特朗普的当选可能意味着美国社会在许多方面的倒退,年轻人的恐惧并非毫无依据。
支持特朗普的伊恩与他们的立场截然相反。他认为,特朗普对媒体及学术界“政治正确”的反击有望重新确立美国的传统价值观。同时,非法移民搅乱了社会治安,对合法移民不公平。
保罗则表示,主流媒体把支持特朗普和种族主义等同起来,这缺乏依据,而且夸大了事实。
其实,在当选总统后,特朗普的言辞已不像竞选时那样激烈。在11月11日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0分钟》节目专访时,特朗普明确对那些以他为名骚扰拉美裔和穆斯林的所谓特朗普支持者说:“听到这样的事我非常伤心。我要说的是,住手。”
但身为犹太人的山姆仍然难以释怀。在他看来,特朗普的支持者在投票时默许了竞选中充斥的“种族主义、性别主义、恐同主义、排外主义”,而这些情绪侮辱了穷人、女性、有色人种、不同性向者、非基督教徒、移民、残疾人等等各种人群。
如今,毕业不到一年的山姆正在科罗拉多州一所小学当老师。他没有去参加反特朗普的抗议,而是准备将精力倾注在教育学生以及为移民家庭争取权益的工作上。面对比他更年轻的孩子们,他既感到了责任,又无法摆脱忧虑。
“在我教的48个五年级学生里,没有一个是白人男生,他们大部分人的父母都是移民。“他说,“我发现很难跟他们解释大选的结果。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给不出简单的答案。”
责任编辑:于潇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大选,青年一代

相关推荐

评论(19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