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赛无赞助、队员工资低…奥运之后女排精神“何处安放”?

澎湃新闻记者 李琼

2016-11-21 09: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里约奥运会,女排决赛曾万人空巷,央视的收视率更是高达70%。然而,距离女排夺冠已过去3个多月,大部分观众却不愿去现场亲自体验一把“女排精神”的魅力。
11月9日,在上海东浩兰生女排主场迎战山东女排的比赛中,全场的上座率仅有三四成左右,其中大多都是从女排“五连冠”时期就开始喜欢排球比赛的老球迷。
当然,上座率低也怨不得观众。职业化、市场化程度过低一直是排球联赛饱受诟病的地方,而女排姑娘们甚至还领着不足万元的月薪。
那么,女排联赛该如何发展才能实现“女排精神”真的价值呢?

排球联赛的小球迷。 视觉中国 图
球迷多为“情怀”而来
在11月19日中国女子排球联赛第五轮的较量中,上海东浩兰生女排在卢湾体育馆,主场迎战山东女排。然而,与女排联赛的揭幕战不同,这并非是一场焦点之战。
山东女排上赛季为保级球队,因此实力较弱,再加上海和山东两支队伍并没有奥运女排夺冠的明星球员,因此当天的比赛上座率有四成左右,并没有出现火爆的场面。
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询问得知,当天的比赛门票在体育馆的售票处就能买到。虽然门口不乏黄牛倒票,但是他们往往会以更低的价钱卖出去。
来现场观看比赛的排球迷也与其他项目有着显著的差异,他们都是为着“情怀”而来。与乒超联赛的“迷妹”现象不同,排球比赛则拥有一批“大龄”粉丝。
一位50多岁的球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看女排联赛已经有12年了,“我每一年女排联赛都看。只是今年第一场球太火爆了,我没买到票。”
另外,一家人一起来现场看球的也不在少数。一名上小学六年的学生说自己就是和父母外公一起来看比赛的,“我外公70多岁了,虽然听不见了,但依然爱在电视上看排球比赛。”
“我带她来,主要想让她现场感受一下‘女排精神’”。一位母亲表示,在看过今年奥运会后,她与丈夫特意带着女儿来看一场排球比赛。
虽然没有揭幕战那样一票难求的场面,但上海排管中心副主任陈皓峰依旧认为今年的球市的确比往年好了很多。
“今年排管中心做了很多改革,从我们赛区来说,观众的关注度高了、市场好了,来看排球联赛的人也多了。”
9月17日,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与学生互动。新华社 图
商业价值是“打”出来的
与篮球、足球相比,女排联赛的球票价钱并不高,分别40、60、80三个价位,这个价格甚至比乒超联赛还要低一些。
即便如此,去现场看排球的人并不多。陈皓峰认为排球是最具观赏性的运动,只有在现场才能体现出它的价值,“球速、移动和爆发力,这些电视上都是看不出来的。”
令人遗憾的是,在央视奥运会女排决赛高达70%的收视率之后,大部分观众却不愿去现场亲自体验一把“女排精神”的魅力。
这其中一部分原因就在于排球人口太少、市场化程度太低。作为三大球中成绩最好的一项运动,排球的市场化、职业化一直是进度最为缓慢的。
一些舆论也认为,与里约奥运会女排获得的高关注度相比,女排联赛的价值一直被市场低估了。甚至在去年,女排夺得了世界杯的冠军,361°照样选择不再赞助女排联赛。
在陈皓峰看来,国家队的表现与联赛本身并无太大关联,这还是要看联赛本身的精彩程度。2004年中国女排雅典夺冠也并未对之后的排球联赛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商业价值是靠自己打出来的,是看比赛精彩不精彩,这样才能吸引赞助商来投入,总的来说这还是要看自己。”
因为361°的退出,女排联赛至今没有主冠名商,与乒超一样都处于“裸奔”的尴尬境地。有业内人士认为,这对于联赛本身并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现在都是各俱乐部自己拉赞助,他们平均每年都能获得三四百万的资金,像江苏、上海、天津这样的强队,那更是收入不菲。”
除此之外,今年体育之窗也成为了排球联赛新的商务运营方,合同期为三年。有报道称,体育之窗将会为联赛带来每年上亿元的投入。
10月28日,郎平(左)与姚明准备为比赛开球。当日,2016-2017中国女排联赛在上海开幕。新华社 图
还有女排队员被欠薪 
除了市场化程度不高外,球员待遇不高也是排球联赛饱受诟病的一点。中国女排队长惠若琪曾经说过,排球运动员一年的工资可能比篮球运动员一场比赛的还要低。
与中超、CBA球员动辄上千万的身价相比,女排队员的工资则低的惊人。根据央视财经的统计,联赛中实力较强的天津队,队员的月平均工资也不过8000-10000元左右。
而在实力较弱的四川队,女排姑娘的平均月薪只有四五千元左右,甚至还经常遭到欠薪。
前中国女排队员张曾公开呼吁提高女排的收入,“女排是中国三大球成绩最好的,但我们的待遇不如足球和篮球,借着今天女排夺冠这个机会,也呼吁女排的市场更加开放。”
除了待遇低,这些队员甚至也不能自由转会。由于以全运会为目标,俱乐部与省队、地方队关系紧密,虽然排协允许运动员转会,但很少有队员选择到其他的俱乐部去。
从排协公布的本赛季转会情况来看,拥有136个“挂牌”名额的女排联赛中,至今只有5名运动员选择了转会。
而惠若琪、朱婷都更是因为各自队伍的阻挠而放弃了高达千万的转会费,如今朱婷也只能远走土耳其来实现自己110万欧的身价。
有业内人士认为,近几年随着球市的转暖,球员们的待遇已经提高了很多了。“这比男排联赛要好多了,有的男排俱乐部连赞助都拉不到,只能靠地方政府支持解决差旅路费。”
陈皓峰也对女排联赛的发展表,他认为现在只是一个过渡的阶段。今年排协与体育之窗签约后,排球联赛的总奖金达到1500万元人民币,为历年最高。
同时,排协还将LED广告屏、鹰眼等新技术引入联赛,将比赛从3个月增加至5个月,在提升观赛体验的同时吸引更多球迷们来现场观看。
11月19日,天津队球员陈丽怡(右一)在比赛中庆祝得分。新华社 图
还在职业化的过渡阶段
从1996年至今,女排联赛经历了20年的发展,职业化、市场化的进程却始终举步维基。与中超80亿天价转播费相比,总是拿冠军的女排却无法真正的体现价值。
“它不可能一下就职业化了,排球的人口才多少啊。”陈皓峰认为,与足球、篮球不同,各国的女排联赛都还在初级阶段,本身可借鉴的顶级模式就不多。
“足球有五大联赛、篮球有NBA,这些都是可以借鉴的。而女排联赛可以参考的并不多,土耳其联赛、意大利联赛也都是在不断摸索的过程中。”
提到女排联赛的职业化,绕不开的一个例子就是恒大女排。
作为国内第一家职业排球俱乐部恒大女排在郎平执教曾登上顶峰。然而,如今这支队伍却因为郎平的离开而成绩下滑,在降级之后还遭遇了到了老板许家印的撤资。
与此形成对比的则是四川女排。直到现在,四川女排仍然还是过去的体工队模式。他们的球员和教练员都属于体制内的成员,资金来源大多还是政府拨款。
关于女排联赛是否需要职业化的争论一直都在。央视主持人韩乔生就认为不是所有体育项目都能职业化、市场化。
“根据二八定律,大部分的资源只会被小部分的运动占有,更多的运动都必须走出市场与其他力量相结合的新路。”
陈皓峰则认为政府的保护只是暂时的,最终还是要向职业化发展。“我们的排球人口并不多,这还是要靠青少年人才的培养,等培养到一定基数的时候才可以去职业化、市场化。”
新华社更为犀利地指出,由于没有商业市场,各支队伍就更依赖如全运会为核心的成绩评价体系,依靠专业体制下的赛事来获取利益,变得更加封闭,不受商业资本的青睐,“这个评价体系不被打破,联赛的市场化进程就始终是小打小闹,无法向职业化迈出真正的一步。”
责任编辑:徐储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女排联赛,职业化,女排精神,窘境

继续阅读

评论(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