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板进入奥运会了,但这些中国孩子却担心“失去了自由”

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2016-11-22 11: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职业滑板选手孙坤坤。
在今年8月3日举办的国际奥委会会议中,滑板被正式确立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五个新项目之一。这也意味着,滑板这个一向被视为“娱乐”的运动,如今拥有了奥运的“光环”。
但在国内,“职业滑板运动员”这一称号依然有些令人陌生。
不像其他主流运动,目前国内的职业滑板选手,基本都是“自己玩”,没有专门的教练,也没有入选省队、国家队这样的“职业目标”。
毫无疑问,滑板入奥为这一项目带来了更多资源的扶持,但一名滑手却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很多人不想做所谓的(专业)运动员,这违背了滑板本身那种自由的感觉。”

2015年4月25日,全球顶级极限运动赛事在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开赛。视觉中国 资料
职业就是“自己玩”,看视频学动作
11月27日,2016年ASC亚洲极限滑板冠军赛就将于上海举行,这场亚洲规格的大型赛事成绩,将被计入争夺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的排名系统。
年仅19岁的孙坤坤,就是本次代表中国出战的选手之一。
“我们就是自己练,没有什么教练来带,玩滑板的基本都没有什么专业教练。”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对于孙坤坤来说,滑板早已成为了他的职业,但和其他项目不一样,滑板没有梯队、省队。是不是“职业滑手”,全凭自己的安排。
练习滑板的孙坤坤。
早在16岁时,他就决定离开学校,把全部时间都投入到滑板。为了提高技术,他离开咸阳老家,独自漂泊过上海、深圳。如今,他和同样成为了专业滑手的表弟一起住在上海。
每周三到四次的长跑,每天上下午在滑板公园里自己练习,这就是这两位专业滑手的训练日程了。
孙坤坤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样的训练方式在滑板圈占了绝大部分。
“就是自己玩,然后跟其他玩滑板的人一起玩。看到高手有什么自己不会的动作,就去问,去模仿。或者看电脑视频学动作。”
孙坤坤。
想要“滑出头”不容易
相比其他运动项目,职业滑板选手的生活训练要“自由”许多,但艰难程度却一点也不少。
谈及滑板选手的生存状态,孙坤坤并不认为这是一个来钱容易的工作。
由于目前在国内的商业化程度并不算高,职业滑板选手的收入远远比不上拥有正规梯队的传统专业项目。一些比较出名的选手可以从赞助商那里“领工资”,但据孙坤坤透露,其中收入不错者月工资水平也只是“过万”。
而大多数还没有到那个层次的选手,则要为了比赛奖金而奋斗。然而全年下来,国内的大型比赛只是个位数,其中“比较大的比赛冠军奖金能到万元”。
除此之外,滑手还能有一些拍摄教学视频、商业演出之类的收入,但都是因人而异。在孙坤坤看来,自己还算不上已经“滑出头”。
在上海,偶尔会有商业活动邀请他们前去做滑板表演,每次的酬劳能有5000元左右。
但这样的挣钱机会可遇而不可求,因此在平时,孙坤坤还做着一份初学者教练的工作,以此来补贴生活。
孙坤坤说对滑板入奥还有一丝担心。
滑板和“小混混”画等号?
在全国范围内,喜欢或者会玩滑板的人不可胜数,但像孙坤坤一样,有勇气将其作为谋生职业的人并不多。
中国极限运动协会秘书长刘青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可称为职业的滑板选手人数只有“不超过50人”。
在刘青看来,社会文化对于滑板这类运动的误解,是造成滑板长期在国内推广不畅的原因之一。
“从中国传统看法来看,这类运动的确是有些‘另类’的。有些家长就会觉得,你干嘛不能好好学习,或者干嘛就不能去玩玩篮球足球这些运动。”
孙坤坤也说,在他小时刚刚开始学会滑板的时候,周围总能听到大人说“这个运动太危险,干嘛让小孩子去玩”的声音。自己决定成为职业滑手时,家里人也曾非常反对。
无疑,在滑板进入中国近20年后,社会对于这一运动的看法早已不像最初时那样充满误解,很少再有人将其和“小混混”画上等号。
但即便如此,滑板在中国的发展也还只能算刚刚起步。
据中国极限运动协会秘书长刘青透露,至今为止,国内的滑板场地数量也就是“二三十块”左右,其中还有许多建设得并不标准。
场地条件较好这一点,正是孙坤坤离开西安,选择落脚上海的原因之一。几年前,他甚至为了北京的一块好场地,专程跑去那边住了两个月。
2016年4月3日,山东省烟台市,一位大学生参加滑板高度项目比赛。视觉中国 图
奥运会违背了滑板运动的初衷?
在和澎湃新闻记者的交流中,中国极限运动协会秘书长刘青不止一次提到,滑板进入奥运对于这一项目的重要性。
“中国的价值观对奥运会是认可的。以后随着社会、赛事各方面进步,后备人才的培养也会随着整个奥运积分体系的发展而完善起来。”
借着这股入奥的“东风”,协会也开展起了一系列诸如滑板进校园,滑板夏令营一类的活动。
作为选手,孙坤坤也感觉到了入奥所带来的变化,比如赛事数量的增加。今年的比赛就比去年多了,估计明年还能增加一倍。”
然而,在这样的“政策利好”面前,职业滑板选手们有的不仅是支持,同时却还有一丝担心。
“真挺担心一旦滑板进入到这个体系中会成什么样子:从小被父母送到集训中心?为了备战奥运开发极其危险的新动作?拿了奖牌就能证明中国的滑板水平比全世界高一截吗?”一位选手在接受《VICE》采访时表示。
孙坤坤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很多人不想做所谓的(专业)运动员,觉得这就违背了滑板本身那种自由的感觉。如果为了夺金牌,被每天指定练什么练什么,我也不喜欢这样。”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滑板,极限运动,奥运会

继续阅读

评论(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