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昆曲《春江花月夜》是如何创造市场奇迹的?

澎湃新闻记者 潘妤

2016-11-27 11: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2016新版《春江花月夜》片段。视频来源 张军昆曲艺术中心(06:49)
继去年在上海大剧院连演四场一票难求,时隔一年,当代昆曲《春江花月夜》以全新的舞美设计和演员阵容再度在上海大剧院亮相。
让人意外的是,两场演出近三千张票在开演前一周再度售罄,之后续开的88张加座票也在三天内被一抢而空。演出谢幕时,观众又抱之以持续的热情,掌声持续不绝。
这是当代戏曲舞台上极为少见的票房盛况,一年内在一座城市连演6场全部爆满,对于一部新编剧目而言,是难得的票房奇迹。更“奇迹”的是,这部戏曲原创大制作的制作成本目前已经全部收回。
新版《春江花月夜》剧照
在上海大剧院的演出之后,新版的《春江花月夜》还将在南京、苏州、重庆、香港等7个城市进行巡演。
这是主演兼制作人张军离开院团体制,成立张军昆曲艺术中心后的第七年。就在一个月前,他一人挑战四个角色的《我,哈姆雷特》在几场内部试演之后,已经接到了国外各大艺术节纷至沓来的订单,年底就将在伦敦的南岸艺术中心开启国际演出的第一站。
张军主演的《我,哈姆雷特》剧照
月初,他的园林版《牡丹亭》在朱家角以场场满座的方式结束了问世以来的第七个演季,并将在明年受邀参加莫斯科契诃夫国际戏剧节。
经历了最初的艰难,“创业”七年的张军如今收获了一系列作品和令人惊诧的国际国内市场。而被问起原因,张军思索了片刻说:“可能因为离开了国家院团,资源变得异常匮乏,这就迫使我们去研究观众,也更加珍惜创作中难得的资源。这些年,我可能已经在不同地方做了500多场导赏。我越来越喜欢和不同的人分享昆剧的‘诗和远方’,我也珍惜每一次观众来剧场的机会。”
张军
《春江花月夜》,一年后再度推出升级版
尽管去年首演收获了口碑和票房的双重成功,但一年后,《春江花月夜》却以完全不同的面貌重新在上海大剧院演出。和上一次繁复的舞美截然不同,此次的舞美用白色抽象的线条呈现出一座座抽象的桥,镜面置顶更使舞台空间和之前的版本有着完全不同的舞台气质,变得现代甚至“科幻”。
新版《春江花月夜》剧照
演员阵容也有了新的变化。除了张军领衔主演唐代诗人张若虚、京剧名宿关栋天饰演狂草书圣张旭、江南名丑李鸿良饰演淮南王刘安之外,女主角辛夷这一次由上海昆剧团的余彬主演。张军和余彬是30多年的老同学,这也是上昆打破国有院团和民营院团的壁垒,首次携手合作。
对于大动干戈的“折腾”,张军解释说:“去年演出后的反响让我们挺受鼓舞的,但我们也知道作品的不足。虽然重新设计舞美会大费成本,但我还是希望作品能够变得更好。”
而事实上,新版的《春江花月夜》已经定下了在全国范围的10场巡演,包括明年3月在香港艺术节的演出。这些城市中,还有重庆这类多年来几乎从未演出过昆剧的城市。
“这样大制作剧目的全国巡演,过去只有国家院团能够尝试,因为很难收回成本,即使盈利也收益有限。但我就是很想去一个陌生的城市演出,去看看昆曲的各种可能性。”张军说道。
新版《春江花月夜》剧照
经历了园林版《牡丹亭》坚持七年的演出,张军意识到观众和市场对一部作品的意义。“我们在朱家角演了整整七年,这七年间也有不少模仿这种形式的演出,但我们的《牡丹亭》始终是独特的。这可能是因为七年里,我们做到了每演每修、每修每改。”
园林版《牡丹亭》是张军“独立”后的第一部作品,最初一两年,也曾有过上座不足的焦虑,“那时候,经常呼朋唤友来看戏。有一次金星来看演出,看完没有多说什么,就说了一句,柳梦梅出场的时候不够梦幻。我后来回去反复琢磨,就在那场戏上恰如其分地放了点烟雾,还给柳梦梅披了一件薄纱。梦幻的感觉,一下子就出来了。”
七年里,这样的小修小改从未间断,以至于每一次观众的反应点在哪儿,演员都了如指掌。“这几年我越来越觉得,一部作品就是要大量地见观众,要不停地演出,才能在观演关系上达到最完美的状态。以前梅兰芳大师的时代,一部作品都要连演好几个月,所以留下了这么多经典。但我们在国家院团时候,一部作品可能要精心创作排练半年,但最后往往只演出两场,这样就很难真正去了解观众。”
新戏票房火爆,这些年做了500多场分享活动
新版《春江花月夜》剧照
《春江花月夜》一年内演出两轮全部爆满,让很多人感到意外和好奇。甚至连上海大剧院的工作人员也觉得挺“神奇”的:“基本都是散票卖出去的呢。”
七年过去,园林版《牡丹亭》如今每年春秋两季的演出,也都场场爆满。每个周末,观众从城市各个角落赶到朱家角看戏,风雨无阻。
张军园林版《牡丹亭》剧照
戏曲做市场之难有目共睹,阳春白雪的昆曲艺术尤其如此。对于这些年来自己在观众市场开掘上的风生水起,张军将其归结为这些年越来越频繁的导赏分享活动,这也是他关于当代昆曲概念的一部分。
“我现在愿意花越来越多的精力,和各种观众进行面对面的分享。我会和所有人讲昆曲艺术600年沉淀下的美,讲昆曲的‘诗和远方’。我经常和别人讲起‘懒画眉’的曲牌,很多年轻人真的会很感动,他们会惊叹,原来中国400多年前的文学和诗歌这么美。”
无论在几千人的大礼堂和年轻学生讲昆曲,还是在二三十人的沙龙上和商业精英分享昆曲。这几年,张军说自己已经做了大大小小500多场分享活动。一场一场地跑,积累了大量观众。
《春江花月夜》演出前后,张军又做了至少二三十次导赏,有时在博物馆讲,有时甚至会和茶文化一起讲。“经过这么几次,我其实挺有收获的。我觉得昆曲要融入生活,用这样的方式分享,其实也就离生活更近了。”
新版《春江花月夜》剧照
而明年全国巡演所到之处,张军也不遗余力地推广,光重庆就去了两次做了四次讲座。“每一次讲座,收到的反馈真的让我蛮激动的。你会在现场感受到一种氛围的踊跃,一种很强大的互动。我觉得这是我们这个时代做昆曲的一种很主动性的选择。之前,一位重庆观众听了我的讲座后,立马飞到上海,来朱家角看园林版《牡丹亭》。”
也许因为经常和青年人在一起,张军觉得他们对自己的创作也有很多潜移默化的影响。从“水磨新调”到今年的一系列新作,张军觉得自己还是会经常回到欣赏者的角度,从观众的需要出发,去做昆曲的表达。
“我珍惜每一次来剧场的机会。这个时代,每个人有这么多选择,但他们特地花时间、精力和财力来到剧场,所以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为他们提供好的服务。”
今年秋天,上海阴雨不断,在朱家角的最后几场演出遭遇了台风天气,其中一场演到中途暴雨如注。张军笑言:“那是七年来唯一一次我连内衣裤都湿透了的演出。但是全场观众没有一个中途离开,谢幕的时候掌声比任何一场都要热烈。”
新版《春江花月夜》剧照
《春江花月夜》演出结束后,张军还有一系列的计划,除了巡演,酝酿多年的《长生殿》也有可能在明年出炉,“明年可以试试看传统戏怎么做,经典可以一个一个来。”
对于让越来越多的新观众走进剧场看昆曲,张军始终有信心和激情。
责任编辑:朱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春江花月夜

继续阅读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