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日报刊文:农民工能“拿出译稿”我们为何做不到

朱玥/工人日报

2021-12-04 07:20

字号
近日来,农民工陈直翻译的那本还没有出版的《海德格尔导论》成了热议话题。
诚然,从传播学角度来看,哲学并非“显学”。了解和研究哲学,也不会直接让你我的现实物质生活有太多获利,但它的确是一门很有意思的学问。当一个人对这个世界的本质、万物的规律发出大哉问的时候,能够给予他成体系答案的,是哲学。
把哲学交给象牙塔中的学者打理,是现代才有的“社会分工”。以历史眼光看,这种分工并非常态。在历史上,哲学家更多是名号,而不是人赖以谋生的职业。大哲学家斯宾诺莎谋生的执业是磨镜片,叔本华靠着自己丰厚的家产过活。在学院中教授哲学的哲学家,像海德格尔那样,反而是不多的。
因此,陈直的“农民工”身份,和他对哲学的钻研根本是平行的两件事。许多人在真正成功之前,从事着完全不相干的主业。比如马伯庸和刘慈欣。
莫欺少年穷。相信这话对陈直来说同样适用。本职工作对一些人来说,只是一种谋生手段,而当谋生需求被满足后,如何游刃有余地将注意力放在自己真正的爱好上,则是难以回避的话题。
无论如何,这位哲学爱好者还很年轻,若机遇眷顾,相信未来还有无限可能。这段时间的“火”和他长期真正关注的哲学话题是两回事,热爱哲学的人,会对自己当下状态有更清醒的认识。
当然,这位农民工在网上的“火”还是值得深思。由于一般读者无缘直接阅读他的成果,所以评论者们其实难以评价其哲学水平。
但不得不承认,以一周一个休息日的工作强度,做出这份译稿所付出的精力,超越常人想象。而反观我们自身,是不是太多沉溺于消费之中,缺少对社会和人生真正的思考?
笔者也是“都市白领”一员,快节奏的现代社会工作流程,以及让人留恋不舍的消费主义构建的生活范式,这些带来的满足感,是否真的满足了我们的精神世界?
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一个事件火得快,去得也快,也许过不了多久,陈直就不再是焦点。而我们依然要持续反思,正如苏格拉底借用的阿波罗神殿铭文“认识你自己”一样:为什么一位农民工能在闲暇中拿出一部译稿,而你我做不到?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苏晨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农民工

相关推荐

评论(16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