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罗去世,特朗普即将上任,古美关系将往何处去?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韩晗

2016-11-27 15: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古巴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前,被人民亲切称为“总司令”、“菲德尔”的古巴前领导人卡斯特罗如是说:“这也许是我最后几次在这里的发言,我终将离去,但理想不朽”。这位曾将自己喻为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在古巴建立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的世纪伟人、古巴革命领袖、前国务委员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古巴时间2016年11月25日晚于哈瓦那逝世,享年90岁。古巴最高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主席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了这一消息。各国媒体在第一时间发出丧讯报道。
在古巴公布的治丧安排中:全国将进行9天的悼念活动,菲德尔·卡斯特罗遗体将遵循其生前意愿火化,骨灰将会在4天内由人民护送走过古巴全境,并最终埋葬在古巴第二大城市、东部海港被称为“英雄城”的圣地亚哥·德古巴,那里长眠了无数古巴革命烈士,他们的名字被镌刻在革命烈士纪念墙。
一位“小国”的前领导人去世缘何全球关注?
远在欧洲的西班牙,无数左翼人士及古巴革命的支持者,第一时间向古巴驻西班牙使馆门口摆放了纪念花束表示悼念,久久不愿离去。墨西哥总统培尼亚发表悼词说:“菲德尔·卡斯特罗是古巴的革命领袖,也是二十世纪的符号。”英国《镜报》刊载印度总统莫迪的推文:“在这一悲剧性的时刻,我们与古巴政府和人民站在一起”。他表示:“卡斯特罗是20世纪的标志性人物,印度人民为这一伟大人物的逝去表示缅怀。我要向古巴政府和人民表示我最沉痛的哀悼,愿他的灵魂安息。”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表示:“我们要继续他的遗产和他独立的标志。”
古巴是一个人口1000多万,面积10万余平方公里的加勒比岛国。为何该国前领导人去世引发了全球瞩目?
1959年卡斯特罗兄弟带领古巴人民推翻巴蒂斯塔独裁统治,宣布古巴革命胜利。古巴北距美国不到100海里,南望拉美大陆,西邻墨西哥,东边毗邻加勒比诸国。对于美国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意义:美国南部没有天然良港,而古巴岛上拥有哈瓦那、圣地亚哥等多个大型天然良港。此外,美国与拉美隔古巴相望,加勒比明珠一直被美国视为拉美的屏障。
历史上,美国通过美西战争窃取了古巴,继西班牙之后在此延续了殖民统治。在古巴独立后,美国派遣雇佣军企图推翻古巴革命政权的吉隆滩(美国称“猪湾”)事件、至今仍长期租借关塔那摩作为常驻美军基地,都是对古巴的觊觎。
这位曾在距世界资本主义中心最近的地方建立了西方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年至耄耋的老人离世的消息,仿佛带走了一个现实版神话。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曾说:我上小学、中学、大学、工作、我当总统时、我连任总统时、我卸任时,他(卡斯特罗)一直都是古巴领袖。这段话诚然带着政治色彩,但也是政治对手对这位世纪伟人的肯定。
古美关系将往何处去?
卡斯特罗在位期间,既实现了政权移交,也同时提出党内领导年轻化建议。劳尔主席继任以来的古巴实现了一定程度的经济、社会领域的务实发展。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古巴仍面临部分领域的物资短缺,人民对生活水平提高的需求仍未满足。古巴加速推进“革新”已成重要议题,革命成果的保持离不开国家经济、社会的物质发展。
随着古巴进一步推动经济模式“更新”,古共领导层在古共“七大”后也呈现年轻化趋势。然而,政治局委员虽有新鲜血液加入,但多数委员年龄依旧偏高的问题仍待解决。现任古巴领导人也已84岁高龄。12位政治局委员中,8位为1950年以前生人。前古巴政治领袖的离世也让人们更为关注古巴领导层的新老交替的过渡平稳性问题。
相比于古巴的内政,古美关系未来的发展或许更引人关注。卡斯特罗的离世恐怕不免给古美关系发展又添一层不确定因素。2015年两国正式复交,2016年古美两国关系进一步回暖,这符合美国政府书写政绩的诉求,奥巴马必将载入美国外交史册。现实远没有史书精彩:两国实质性问题的谈判并没有进展,在奥巴马总统宣布将解决贸易禁运一年多后,古巴媒体公开表示贸易禁运从未改变。这需要获得美国国会废除的法令短期内难以解决。
美国仅仅是转变了对古巴的战略,形式上的关系改善大于实际。尽管今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实现了对古巴的历史性访问,但无论是年初对哈里伯顿能源服务公司开出的违反对古禁运条例的罚单,还是双方关系尚处于初级阶段,却日益面临更多法律、政治与技术性困难的相互赔偿金谈判(关于古巴在土地改革时期,对美国公司收归国有和美国对古巴施行贸易封锁的问题),都是阻碍实质性古美关系改善的重要因素。
11月,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让两国在未来缔造关系新高度的可能性下降。特朗普在竞选中曾表示支持奥巴马政府同古巴复交,但同时表示如果他来主持谈判将会更多考量美国的利益。尽管此番言论被部分学者认为是为了争取迈阿密地区的选民。但分属不同党派的特朗普,很难延续本届政府的外交路线。目前,美国企业自发组成的联盟以及美国国会中的古巴裔政治势力,对古美关系发展存在分歧。
此外,古巴国内也对两国关系发展有着诸多疑虑。外交上,古巴政府无论在关系破冰前后都延续着愿意对话的开放性态度,但复交以来对双方关系发展的速度以及实质性关系发展古巴民众有着不同观点。部分古巴人希望关系快速发展,但又担心美国转变对古巴的特殊移民政策;而持传统观点的古巴人则担忧美国对古巴的敌视政策从未改变,复交只是策略上的转化,与美国走得太快或太近都不利于古巴保持革命胜利以来的独立发展。
对于古美关系影响更大的变量,在于未来特朗普当政后的组阁问题。特朗普竞选时涉及古巴的表述包括提高美国地位,进一步压制古巴发展以及拒绝解除贸易禁运等。2016年3月特朗普还曾对CNN记者表示:“我认为在古巴存在着一定的潜力”,“将古巴纳入考虑是正确的”,并表示考虑在古巴开设酒店。同时,在美国也有要求关闭双方使馆的反对呼声。无论是涉古商业联盟,亦或是反对古巴现政权的古巴裔政治势力的博弈,将会在今后特朗普的外交团队上台后有所建树。不可否认的是,共和党人不希望延续民主党留下的外交遗产,在不可能超越奥巴马所取得的外交成就时,选择完全摒弃前任成果或改变对古巴利好态度局面都不失为明年上台的特朗普所选择的路径。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古巴研究中心秘书长,法学博士。)
思想
我们是上海大学拉丁美洲研究中心,有关拉美革命和那充满理想和激情的六十年代,提问吧!
上海大学拉丁美洲研究中心 2016-11-27 250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菲德尔·卡斯特罗,古巴

继续阅读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