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博士的脑洞|支付宝搞了个过时的“圈子”

万喆(特约评论员)

2016-11-29 20: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支付宝开了个“圈子”功能。
方式却很有问题。
不是说社交还是援交这种吓死人的问题,也不是说男权主义还是女权主义这种吓不死人的问题。
过时的方式
问题是,过时。
设计这个方式的就算不是位才尽的江郎,也肯定是位大叔甚至大爷辈的郎。他一定是上世纪末的弄潮儿,流连于那时最为流行的高档宾馆顶层酒吧,所以对这种所谓带漂亮女子入场可以免票,如果女子乃芳龄二十一岁以下还可以获取免费赠饮一杯,每当临近午夜之时都会发动全场男士购买玫瑰并送给自己认为最美之女子,然后午夜十二点开奖凭手中玫瑰数量比拼获取今晚“公主”称号的方式切切熟悉而念念不忘。
阿里想要做社群社区的思路和雄心一直以来都有,只是没有成功。过去支付宝仗着交易市场的掌控,将别人甩得十万八千里。但这种所谓互联网入口掌控的落后态势,很快造成了业务被追赶甚至被超过的结果。所以,开“圈子”是为了拉拢客户和增加客户黏性,很正常,也很正确。
但同一种手段,在酒吧、会所是一回事,如果是在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的交易大厅里,突然出现女性排队每年轻一岁可以优先一个号胸大优先两个号腿长优先三个号脸漂亮优先四个号气质出众高学历有特殊才艺可以优先五个号但这都要由赞赏她的男士转嫁承担。我真的也是很难计量,这到底是能够给交易带来更多黏性和流量呢,还是相反。
倘如此,何必呢?既然手握个人财务和消费的大数据,又急于迎合市场俗不可耐的虚荣,干脆开个“相亲圈”得了呗,名正言顺。银行不是有什么“大户室”“贵宾室”嘛,你就细分叫“贵妇圈”“美妇圈”“幼妇圈”,相对男性,则细分成“贵男圈”“跪男圈”“鬼男圈”。当然继续深化,也可以有“硅妇圈”“柜男圈”等等。
当设计的粗劣让人不忍直视。这是运营能力的欠缺。
这或者是当前的所谓互联网经济中最重大的问题。
概念化的运营能力
也是在不久前,网易拍卖了三只猪。3天时间,3头网易味央黑猪,成交价为:109501元、160001元和277701元。
据许多媒体白纸黑字的奔走相告说,能够拍出这样的天价,是因为这是只号称“生活很幸福”的堪比熊猫的猪,7年成长,睡的是公寓,蹲的是马桶,从不打针吃药,猪生也被全程监控。
我们通常吃的猪肉,养殖周期都在150天左右。为什么呢?因为对于饲养的家猪而言,长的太大肉太老,并不可口。养了7年还能被雷军认为“入口即化”,很难想象,是这只猪后天异禀?又或者果然雷布斯天赋异禀?
如果这只猪并非七年前网易承诺养猪之时就养下的,而是最近正常周期中的一只,那其成本要打折扣。不过,一百多天就能被训练得自己蹲马桶,强过百日孩子,老实说,拍出二十来万的价格真是没啥,十万买下的绝对捡了大便宜。但竟然把这样很可能突破基因局限的动物给杀了吃肉,马化腾还赞其“肥而不腻”,焚琴煮鹤啊。怪不得张朝阳就只夸它“秀色可餐”,估计心里惜香怜玉得掉眼泪。
对于这项买卖,网易首席执行官丁磊解释,它不是一项投资,而是一项实验性的工作。而以16万元价格拍下第二头猪的外婆家董事长吴国平解释是来凑热闹的。然后是娱乐明星们的谈笑风生。
这正是让人疑惑的。我们的许多所谓商业领袖们,他们不谈实际。他们所谈的运营,是概念;他们所谈的商业,是宏图;他们所谈的品牌,是愿景;他们和他们的帝国,是现象。
浮夸的现象
为什么会有这种状况的发生?
当今的互联网经济主要靠什么?如果不是运营能力。
是运作能力。资本运作能力。
所谓运作能力靠什么?说的好听点,是营销能力。也就是说,怎么把商品当做商品一样推广出去,并获得相应估值;但其实呢,主要是靠炒作能力。也就是说,怎么把商品不当做商品一样推广出去,并获得最大估值;当然,这很容易就演变成,大家都在PK死作能力。也就是说,怎么把没商品当做商品一样推广出去,并获得无量的估值。
曾经,有个奇葩叫云视链。项目估值6亿美元,雇佣高端技术人才20多个,创始人宣称自己是哈佛学子,然而其所有基础信息基本全部为假。而投资者居然也有人相信,还被传得满城风雨万人空巷,也不知是在参加“中国好项目”还是“中国好编剧”?
曾经,有个公司叫“一亩田”,在12个月内,月交易额从50万神速度赶到100亿。一单某老板采购的1073741.8235吨洋葱大大超过洋葱盛产地区西昌每年30万吨的产量。知名投资人还反问质疑者,“这家公司员工有3000多人,靠夸张和欺骗能搞到3000人嘛?”总有一种逻辑让人无力吐槽。
是的,在包装下,互联网经济的先锋们变成了一帮老鲜肉和小鲜肉的海天盛筵。他们秀资源、秀背景、秀财富、秀口才、秀魅力,有时顺带还秀秀颜值和马甲线以及智商,“天使”便能为之疯狂,融资就是这么简单。
掏空的身体
结果商业领袖更像是也更愿意当明星,他们乐于当精神领袖、人类导师,他们开口谈的都是哲学与玄学,他们热衷于国内政治与国际关系,他们和文体明星一起的时候难以分辨谁更有偶像气质。
本来这是个人选择,我等闲人毋需为之操心。而且他们会口口声声绘声绘色的描述本人作为明星给公司带来的市场估值增加和宣传成本节约,我等庸人更难以置喙。
只是,这也太普遍了些。普遍得有些浮夸了。
于是,我们就不难看到,在商业明星们无处不在的精致妆容和宏大理论后面,是堪忧的运营。
当罗辑思维将PAPI酱捧上了融资的神坛后,又冷冰冰地将之抛掉,悻悻然说内容创作不可持续。那么,那些振聋发聩的投资是否只是纸上撩妹?如果所谓投融资有实质的部分,为什么不成立团队进行内容的充实和可持续发展布局?如果真觉得PAPI酱其实早就“身体被掏空”,那么前期的估值调查呢?
管理者和投资人都不那么在意运营能力,因为最好的办法是把公司再包装,继续往上加估值,卖掉。再包装,继续往上加估值,再卖掉。最后呢?最后当然是上市,卖给市场散户。
所以,对于很多所谓互联网或者创业公司,这些“投资”“估值”的数字,除了造成宣传上的作用外,毫无作用,除了炒作,毫无意义。炒作就是为了获得级数效应而争取到更大“估值”使得“接盘侠”出现。对于私人、机构或者市场投资者都一样。
花不完的钱
这不是说中国不需要互联网经济的发展。
互联网在中国能够高速发展,发展速度和覆盖程度甚至远高于很多发达国家,是为什么?是因为市场抑制。
由于历史和政策原因,我们的市场长期处在需求抑制状态。市场供给缺失或错配。因此,当互联网进入市场,实现的是一种场景重建,突破了过去的政策限制,释放了这些苦闷的需求端,所以得到了极大的成功。
但市场的巨大空白和不成熟因而给了“独角兽”特别大的空间和特别丰厚的资源。
滴滴的最早期投资人4年前投资70万,如今回报远超35亿。
通俗地说,有大佬说过,钱多得花不完。
互联网泡沫已经破过一次,那一次破灭的原因,是因为互联网公司发展过快,运营管理能力并没有跟上,而互联网公司的生存依赖于尽快地扩展客户群,公司只想靠所谓“品牌”来维持快速扩张,结果为获得市场份额长期净亏损经营。但强大的新颖概念带来丰裕资金,公开发行股票来大幅圈钱,大家一起纸上富贵,仍然使这个行业不断繁荣。直至概念带来的流动性无以为继,终于破灭。
那么如今,有些公司已经吸收教训,更专心于公司运营,却还有许多公司仍未吸取教训,还在醉心于制造概念和追逐泡沫,还在将主打方向放在炒作和死作上呢?
不能停的努力
中国企业有自己的自省能力,中国市场也有不可忽略的潜力和再生能力。
二十分钟前,马云说,要为支付宝带来的“裸照事件”道歉。
近日,也有消息称,一亩田在去年的数据造假裁员风波之后,痛定思痛,进行了一系列调整,现已转危为安。在企业估值上,公司从13亿美元降到6000万美元,顺利融资;在商业模式上,公司业务从原来的交易转变为信息。
互联网经济在中国的任务远远没有完成。
互联网经济在全球的任务也远远没有完成。
互联网改变的,是我们的生活场景,是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和与信息的关系,因此,互联网也改变了我们与人、物、资金互动的方式和相互间的关系。这是互联网经济的实质。
互联网是生活。我们离这个目标还相差的甚远。犹如“有电的生活”,当“互联网经济”这个词不存在时,这种生活新结构才成熟。
所以,中国在这个时点上积极进取,是件好事。但是,要从量的积累中实现质的飞跃。
首先,要把互联网经济更当做经济实质看待,要回归纯粹的商业层面。要更多的考虑企业管理、计划、运营如何实现企业的盈利和可持续发展。
其次,我们要在互联网经济上更加务实。创业者需要有更深厚的行业、产业经验和背景,创业项目需要和市场需求有较好的沟通与对接。
第三,我们要在互联网经济上更加有突破。互联网带来的更多机会是智力上的突破,因此,大量照搬现有模式和经验,以及极高的同质化市场竞争状况应该得到改善。
第四,我们要在互联网经济外着手做准备。相关基础理论研究仍然是所谓互联网或互联网经济或FINTECH或AI等向前发展延伸的关键,亟待加强。
最后,管理部门需要提高自身治理能力,一方面加强新形态下的监管,为理顺市场保护消费者提供基础;另一方面打破旧形态下的桎梏,为企业在市场中能够更充分和公平的竞争创造条件。
后记
互联网经济的冬天来了吗?
如果你说的是那些春天到来时,揠苗助长,跳过夏天就直接进入收获的秋天的人,那么只要冷风稍微吹一吹,冬天就已经来了。
如果你说的是那些每一季都物尽其用的种上各种应季作物,并且精心播种、耐心施肥、细心耕田的人。冬天来不来,有什么无所谓。
互联网经济的好日子,还长着呢。但是不是为你,要看你自己。
责任编辑:孙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