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译者”毛大庆:我很佩服王石,60岁还去哈佛学英语

郑薛飞腾

2016-12-02 18: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除了拥有前万科副总裁的头衔、目前创业者的身份之外,毛大庆在生活中还有另外一个称谓:译者。毛大庆说,翻译是他的业余爱好,目前已经完成并出版的译著有三本:《奔跑的力量》、《朝圣波士顿马拉松》和《鞋狗》。因为他平时还是一名跑步爱好者,所以翻译的兴趣也大都和跑步有关。
毛大庆今年翻译的《鞋狗》是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的自传,除了菲尔·奈特也是一个热爱跑步的同好之外,这本书吸引毛大庆的地方还有菲尔·奈特的创业经历。
自从离开万科开始创业,毛大庆经常被问到一个问题:“如何克服心理上的落差?”他对此很疑惑,不明白创业比做高管差在哪里。在别人看来,他曾经拥有的那种前呼后拥的地位已是成功者的标志,但他很清醒:“如果你是一个企业高管,人家觉得你厉害,那是因为你真厉害还是那个平台厉害?”
和那些年轻的创业者不太一样,毛大庆说自己创业不仅仅为了钱,而是把创业当作一种修行,看看仅凭自己的能力能干成多大的事,要让人生中有一段经历是属于自己的。
在人生的价值和取舍问题上,毛大庆是认同王石的,并且很钦佩王石清楚知道自己的目标,且一直坚持向自己的目标迈进。
最近毛大庆和王石聊到人生的幸福感到底是什么,毛大庆认为让自己的时间产生更大的自我价值才会带来幸福感。在他看来,那些没有幸福感的人把时间和精力都花在焦虑上面了。他很佩服王石,60岁了还去哈佛大学学英语,哪怕仅仅为了弥补年轻时的遗憾。
近日,湛庐文化邀请毛大庆到方所成都店参加“《鞋狗》新书分享会”。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借此机会专访毛大庆,请他来谈谈自己的人生故事和创业心得。
毛大庆在活动现场。
澎湃新闻:你曾说很崇拜王石,那么跟他的相处对你有怎样的影响?
毛大庆:我觉得王石的人生取舍和价值观是我在这么多年的职场经历里罕见的,或者说他是一个这样的人:不是没有毛病,也不是很完美,但他生命的价值取舍和人生状态令我非常崇拜。
比方说他在追求的东西上不会将就,例如缔造万科,把万科“做成最大、最有社会责任感、最有使命感、最绿色的”这些理念都是他提出来的,登山也是他的人生追求之一。他60多岁还要去哈佛留学学英语,弥补他年轻时不可能实现的那些东西。
我觉得人生就是这样。我和王石最近就“人生的幸福感是什么,人到底在追求什么东西”这些问题谈了一路。我在很多讲座中都谈到这个问题,人只有时间这一样东西是不可复制的,所以怎样让自己的时间过得更有质量、更能产生自己的价值,幸福感也就源于此。
很多人为什么没有幸福感,我觉得是因为把很多时间、精力都花在焦虑上。尤其这个时代很多人焦虑,但在焦虑什么?其实都是外部世界带来的焦虑,焦虑自己在人家眼里怎么样?工作干到最后,领导喜不喜欢我?其实你活在别人的眼中,大量的时间被焦虑占去了。
你看王石这一辈子干了多少事情,风风雨雨那么多年,无论多少人说他,他清楚自己的目标,并且自己一直往前走。所以有质量的人生跟有效率的人生都具有这个特质:知道自己要什么。
澎湃新闻:你为什么要离开万科出来创业,对目前创业的潮流有什么自己的看法吗?
毛大庆:创业对于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来说更多是体验新的人生状态,体验一下自己奋斗的感觉。我们这个年纪跟年轻人创业不同,不仅仅是为了钱去创业,更多是能完善人生经历。
很多人问我出来创业怎么克服心理上的落差以及面临的困难,我说这些落差、困难都是你们形容出来的。为什么大公司的高管出来创业就一定要有落差呢?落差的这个“差”在哪?你可能觉得我原来有地位,有人对我前呼后拥,飞机头等舱,这是一种让人向往的成功者标志。但我不明白这为什么是成功者的标志。如果你是一个企业高管,人家觉得你厉害,那是因为你真厉害还是那个平台厉害?
澎湃新闻:有人认为在一家公司里做到高管位置,然后再自己出来创业会比较好,你怎么看?
毛大庆:我觉得创业是一种修行。我做了这么多年企业高管后,需要人生里有一段经历是我自己的,依靠我自己的能力和本事去做一些事情,证明一下我到底有多少能量。在一个大变革的时代,我觉得我们还有体力,有精力,有经验去接受一些挑战,去体验一些新的东西,用自己的能力去创造一些东西,而不是选择继续睡在以前的温床上,享受原来的这种渠道依赖,过着自我感觉良好的生活。做高管总有退出历史舞台的那一天,如果因为留恋那些东西而丧失了人生转变的机会,那损失更大。
澎湃新闻:现在是求职季,你最看中求职者身上怎样的气质?
毛大庆:不说我喜欢什么,我想说下一个时代教育要想成功就要培养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我认为那些具有想象力以及愿意创造的人都是这个时代最有希望的人。下一个时代年轻人最可贵的精神就是创造力和想象力,因为接下来的50年到100年发生的事情是我们根本无法想象的,所以没有创造力和想象力非常可悲。我们这一代人不需要这么多,我们如果当时想象力多了会被学校嫌弃,觉得这个学生多事和讨厌。
我有一段经历是很黑暗的,四年级的时候太有想象力,差一点被学校开除,当时已经下了开除通知书,我的小学差一点就上不完。当时老师讲常识课,就是讲人间万物各种常识,例如地球为什么是圆的,为什么有地心引力,还讲人是最高级的动物,这也是常识。我就问凭什么说人是最高级的动物,“谁定义的,你定义的?人给定义自己是最高级的动物不是扯吗?”老师也跟我吵。我们那个年代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要马上开除带回家。
现在年轻人问这些问题很正常,我们就不能问,老师认为还敢问就是扰乱课堂秩序,直接打家长电话就带走了,我就是这样一个时代的产物。所以我深知当面临全世界都在变化,人类知识都在大颠覆的时代,如果你是没有想象力、没有创造力的人,那就太可悲了,这是我对年轻人的看法。
澎湃新闻:虽然互联网等因素让全球的沟通互动更加频繁,但是年轻人的消费似乎更倾向于个性化,而非追求固定的品牌,那么耐克这样的企业会遇到危机吗?还有就是像耐克这样品牌全球化的发展模式在现今是更容易还是更难?
毛大庆:我觉得互联网的兴起对传统零售行业的冲击,各个行业都会遇到。但其实从互联网行业之后的新商业来看,我觉得耐克还是有很多创新的举动。一些店面都不是原来的传统经营模式,而是跟设计师联盟做了很多不错的设计,包括衣服和鞋。另外,耐克在全球的粉丝增长还是非常快的,因为他们跟着现在的“90后”年轻人在不断更新产品。
耐克还会生产特定的粉丝群,包括他们组织很多线下的体育活动。比方说在纽约耐克店,会看到早上很多人去那里跑步打卡,跑步的人一起在那里换衣服。其实他们已经深入到社群,不像原来只是卖鞋给你,现在是把喜欢耐克的同类人附着在耐克品牌上,让这些人因为跑步去交朋友。所以我觉得耐克自我更新和不断与时俱进的意识还是不错的。
澎湃新闻:为什么突然想要去翻译《鞋狗》这本书?
毛大庆:我写了不少东西,翻译是业余爱好。我每年都会翻译一本书,前面还译过两本好玩的杂记。第一本叫《奔跑的力量》,也是一个人的经历,是一个很励志的故事,去年还翻译过《朝圣波士顿马拉松》。我现在还在翻译一本叫做《斜杠人生》的书,也很好玩。
《鞋狗》这本书的翻译跟前面都不太一样,是我争取来的,因为它是今年美国第五大畅销书,而且体育大品牌中能够写自己的传记只有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其他人都不在了。所以我觉得他能够利用有生之年把这些事情写出来很有意思。第二,菲尔·奈特是一个跑步爱好者,我也是一个跑步爱好者,他讲的是一个创业故事,我正好也在创业,很有意思。
《鞋狗》。
澎湃新闻:这本书跟现在普遍流行的成功学的书有什么不同?
毛大庆:这本书还是有很多特点的,菲尔·奈特没有太多描述耐克的成功,写到耐克进入中国市场就结束了。基本上在讲他自己年轻因梦想走出村庄,山寨日本人的鞋以至于后来日本人不跟他合作,中间碰见很多资金流断裂的企业经营问题。他想代理日本的鬼冢虎品牌,但后来人家不跟他合作,没有办法只能被迫创造一个品牌,甚至耐克这个商标都是35美元买来的。书里写了很多不堪的事情,几乎没有什么光荣伟大的事件,非常真实。
菲尔·奈特还写到耐克上市后,他一下身家数亿美金的心态变化。他从略有膨胀到后来看到巴菲特、比尔·盖茨这些人,开始明白面对巨额财富要怎样处理自己的人生。我觉得他的经历能给创业者很好的启发:顺利的时候不要太高兴,遇到困境或者绝境的时候,也可能有希望。这本书里还有很多金句,像“弱者死于途中,只有我们在不断地前行”等等这些话。
责任编辑:臧继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万科,王石,毛大庆,创业,高管

继续阅读

评论(11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