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整治非法围网攻坚战:专家指形成类似“渔霸”利益团体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发自湖南岳阳、益阳 实习生 李蕊

2016-12-03 07: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南洞庭湖核心区现万亩钢丝围网,专家称若只清小网,不清理大户没有实际意义。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编辑 张若驰(02:45)
洞庭湖区内高耸的钢丝围网。  本文图片均来自 澎湃新闻记者 刁凡超
原本应当实行绝对保护、始终保持自然状态南洞庭湖湿地和水禽自然保护区(简称南洞庭湖保护区)核心区,如今却被钢丝围网层层割裂封闭,天然湿地被承包户占为己有,网围内鱼虾被“大小通吃”、“一网打尽”。
2016年11月下旬,东洞庭湖生态保护协会的志愿者在湖南省岳阳市与沅江市交界区域巡湖时,发现大片钢丝围网。
11月29日,澎湃新闻记者(www.thepaper.cn)赶赴现场。30日,益阳市沅江南大膳镇镇政府一位汪姓副镇长表示,湖中围网已存在至少6年,大者有3万亩。
湖南当地媒体的公开报道显示,仅湖南省十二届人大代表夏顺安位于漉湖芦苇场的围网,就有围湖面积近3万亩,至今未依法拆除。而夏顺安的围网正建在南洞庭湖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内,被多位受访者称为违法围网“最严重的区域”。
万亩围网不是一时建成的。在个别监管部门的“放任”下,大大小小的围网在洞庭湖尾洲、甚至在洞庭湖的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内野蛮生长,以至于《渔业法》、《防洪法》、《自然保护区条例》等法律法规成了“一纸空文”。
但自今年年初以来,湖南省对洞庭湖围网的打击力度逐渐加大。
2016年3月,湖南省启动了包括河湖围网养殖清理在内的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治理五大专项行动。2016年11月26日,湖南省政府再次开会要求面积在5万亩以下(以县为单位)的矮围网围全部清理拆除。
目前,“洞庭湖区打响畜禽退养、非法矮围网围整治攻坚战”。
自然生态已被围网改变
洞庭湖是中国第二大淡水湖泊,吞吐长江,接纳四水,担负着长江、湘、资、沅、澧的洪水调蓄任务。
洞庭湖分为东洞庭湖、南洞庭湖、西洞庭湖以及湘江河口的横岭湖,湖区内的两个国家级、一个省级自然保护区,已被列入《湿地公约》国际重要湿地名录。
北京林业大学自然保护区学院院长雷光春告诉澎湃新闻,洞庭湖分为东洞庭湖、南洞庭湖、西洞庭湖以及湘江河口的横岭湖,湖区内的两个国家级、一个省级自然保护区,已被列入《湿地公约》国际重要湿地名录。
目前围网最严重的区域漉湖位于南洞庭湖省级自然保护区内,雷光春说,这一区生物多样性极其丰富,是白鹳、黑鹤等许多水禽的重要栖息地。
不久前,雷光春团队在南洞庭湖进行动植物科考时,也发现大面积围网,在靠近东洞庭湖的南洞庭湖保护区核心区漉湖,有上万亩钢丝围网。
“漉湖那边形成了类似‘渔霸’的利益团体,任何人不准进去,有人大代表参与其中。”雷光春说。
“漉湖那边大得多,3万多亩的都有,而且是复合型围网,比较难拆。”11月30日,益阳市沅江南大膳镇镇政府一位汪姓副镇长也向澎湃新闻证实了这一情况。
围网对湿地的破坏很明显。益阳市林业局副局长何剑波说,围网使水生动植物种类及数量发生了变化,改变了原有的自然生态,“对候鸟栖息地产生了影响”,但目前市林业局还未作具体调查评估。
省人大代表被指拥有3万亩围网
东洞庭湖生态保护协会志愿者夏懶告诉澎湃新闻,洞庭湖中的围网可分为四级:小河里用竹竿撑起的小型拦河围、竹竿迷魂阵、高度与钢丝围网相当的竹竿塑料丝网以及钢丝围网。
洞庭湖区内高耸的钢丝围网。
夏懶说,钢丝围网是围网的“顶级”配置。
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检视了一片钢丝围网:钢管长约6米,插地约1米,地面高约5米,密集排列撑起钢丝网形成网围,并安门上锁。
澎湃新闻获得的一份“益阳市洞庭湖区矮围、网围拆除进度表”(该表11月29日由益阳市湿地管理局在向湖南省林业厅湿地中心汇报时提交)显示,围网面积最大的区域位于东洞庭湖南县水域(舵杆洲),面积2.2万亩;其次为湖南省十二届人大代表夏顺安位于漉湖芦苇场下塞湖的1.7万亩矮围。
然而,包括湖南省畜牧水产局、南大膳镇政府等多个信源都向澎湃新闻指出,益阳市辖区内夏顺安个人承包私建的围网超过3万亩。但“漉湖芦苇场3万多亩”的复合围并未出现在益阳市官方上报的统计表中。
“夏老四(夏顺安)那里的钢丝围网面积大得不得了,之前都曝光了,也没人管。”南大膳镇康家垸村村民指着远处的复合围网对澎湃新闻说,2015年至今,夏顺安等人仍用推土机、挖机等设备围垦湖泊,“好多年了没有人管,去年上面来人看看就走了。”
南大膳镇汪姓副镇长也指着远处的围网说,漉湖的钢丝围网、围垸更复杂,地跨沅江、湘阴和汨罗三地,“不好拆”。
雷光春认为,若“清网行动”只是拆除普通百姓几十亩的小网围,没有实际作用,也不会服众。
据潇湘晨报2013年报道,夏顺安自2002年承包芦苇荡,开发荒洲湖滩近8万亩芦苇,2012年底,因芦苇价格下降,夏顺安将部分芦苇地转型,创造出“芦、林、渔”一体化湖州经济发展模式,开辟了一万多亩面积的油菜、鱼池(围网)。夏顺安自称“耗时15年、投资1.6亿,围湖近3万亩”。
公开资料显示,夏顺安原是湖南沅江市漉湖芦苇场人,致富回乡后,与沅江市漉湖芦苇场场部签订开发承包合同,利用荒洲开发芦苇,并创办了湖南洞庭龙食品有限公司。其公司官网显示,该公司是一家综合性大型农业产业化民营企业,座落在"鱼米之乡"的洞庭湖腹地,享有"亚洲第一芦苇场"盛誉的沅江市漉湖芦苇场。公司通过"公司加基地加渔民"的模式建立了一个拥有外湖水域40余万亩、年产野生鱼虾1.4万吨的基地。
拆网:2017年要整治到位
2014年,夏顺安的围网被湖南省遥感中心通过卫星监测发现,称“影响行洪安全和水域生态”。夏顺安在接受潇湘晨报采访时称,只有2014年才有人阻止,以前一直没人阻止过。”
原本应当实行绝对保护、始终保持自然状态南洞庭湖保护区核心区,如今却被钢丝围网层层割裂封闭,天然湿地被承包户占为己有,网围内鱼虾被“大小通吃”、“一网打尽”。
12月1日,澎湃新闻从益阳湿地管理局获悉,早自2013年8月,益阳市就成立了由分管农业的副市长牵头的专门机构,制定方案多次开会落实拆网目标责任,“按属地管理的原则,每个围子明确一名县级领导为第一责任人,明确一名乡科级干部为具体责任人,组成专门班子,做到围子不拆,领导不换,班子不散。”
但澎湃新闻记者在围网区域走访时看到,多年存在的大面积围网并没有拆除的痕迹,村民也表示,有的人“做做样子,拍点照片就走了”。
2016年3月,湖南省启动了包括河湖围网养殖清理在内的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治理五大专项行动。2016年11月26日,湖南省政府再次开会要求面积在5万亩以下(以县为单位)的矮围网围全部清理拆除。
目前,洞庭湖区已打响了“畜禽退养、非法矮围网围整治攻坚战”。
益阳市林业局副局长何剑波对澎湃新闻说,因涉及到承包商与地方政府签署的合同问题,且利益复杂,省政府提出的期限,“我不是很乐观”。
何剑波说,“过去地方政府鼓励发展渔业,建保护区以前,陆陆续续把土地发包出去了,发包出去以后他们就围起来,搞养殖,形成如今这样子。”
高耸的围网中,不仅可以利用洞庭湖水的涨退当作鱼塘养鱼,还可以在洲滩上种菜。
“利益太深了,因为这些违法围网会产生很大的经济效益。” 何剑波说。
11月30日,湖南省畜牧水产局渔政处处长汪旭光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这个肯定不是说拆就拆的,它要有一个过程,力度不断在加大,今年的力度是最大的。”他补充说,“目前这些围都是违法的,没有说是合法的。不管是什么样的形式,什么样的组织,在2017年要整治到位,已经纳入政府的目标考核的范围。
一湖“九龙”,执法犯难
澎湃新闻记者在洞庭湖区走访获悉,从发展高产芦苇,到鼓励湖区养鱼,当地不同历史阶段的产业政策,对这些违法建围的业主产生误导。
并且,洞庭湖区河网密布,湖区划分与自然保护区划分交错复杂,管理部门涉及水利、渔政、环保、林业等多部门、多市县,没有一个统一的部门对湖区进行综合管理。“九龙治水”状态下,主管部门对法律明令禁止的违建情形置若罔闻,围网越建越多,越建越大,导致目前“清网”难度增大。
以南洞庭湖保护区为例,据雷光春介绍,2007规划调整后的保护区横跨沅江(益阳市下辖县级市)、益阳两地,“管理站设在益阳市林业局,但因保护区大部面积属于沅江,由沅江市主要管理,涉及渔政、水利、林业、环保等多部门。”
洞庭湖“水浸皆湖,水落为洲”的特点使多部门管理存在衔接“盲区”,湖南省林业厅保护处工作人员王伟告诉澎湃新闻,虽然《湿地公约》把南洞庭湖列为国际重要湿地,但实际上“水域部分只能渔政部门监管,林业部门没有管理权,林业部门只管保护区的湿地部分,超出保护区范围林业部门也没有管理权限。
益阳市林业局副局长何剑波说,目前仅西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经湖南省政府批准成立了综合执法大队,具有集水利、渔政、环保等八个部门在内的行政处罚权,可以对保护区范围内的违法行为进行统一处罚。
何剑波说,其他区域都存在“九龙治水”。
而“有些执法是相互矛盾的,例如,渔业部门可以给渔民颁发捕捞证,但是在哪里捕捞它不管,自然保护区要处罚他,他说他有证,很难对其处罚。” 雷光春建议,洞庭湖整体的生态保护急需建立统一的管理机构,打破“九龙治水”困局。
责任编辑:崔烜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洞庭湖 非法围网

继续阅读

评论(54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